-

我額角靠著石壁,偏頭看著墨修,苦笑道:“蛇君累嗎?”

他一來,就知道往我嘴裡渡蛇淫毒,幫著將那根被何辜心裡青蛇纏住的頭髮給拉出來,知道讓何物斬了情絲。

對這件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少吧。

就算他有瞬移,可在清水鎮和巴山之間,這樣來來回回的,就不累嗎?

墨修沉了沉眼,伸手捏著一塊黑帕來幫我擦嘴角:“何辜很重要,不能對你有情,他心境不能落差太大,所以隻能由你來斬情絲,不能由他斬你心中的情絲……”

“我知道。”我將他握著帕子的手揮開。

我心中對何辜無情,他想斬,也冇得斬啊。

可聽墨修的意思,居然還在探我心中的想法。

苦聲沉笑道:“蛇君自己去吧,我累了,想睡了。”

“那蛇淫毒……”墨修看了看我,輕聲道:“你冇有感覺了,對吧?”

“蛇君可以去問下何物,斬情絲的反噬是什麼,就知道了。”我手撐著石壁,卻發現手發著軟,乾脆引著黑髮,一點點的攀在石壁上,這才穩住身體朝外走。

出了山洞,我看著摩天嶺外,山花爛漫,草木蔥鬱,就算是夜間,還有著蝴蝶和細小的蟲子成群的飛過,一片春意盎然。

我靠著洞口,看著外麵的春景,突然明白什麼叫還春了。

昨晚我在這裡,心意亂動,也不過是長出了一片青草。

可何辜不過是情緒失控,整個巴山就還春,他怎麼可能不重要?

我伸手掐了一朵小花,捏在手裡。

那花一被掐下,花藤肉眼可見的捲了卷,居然從斷口處,又長出了一根藤,眨眼間就開了滿藤的花。

像極了何辜那斷了,立馬就新生的手。

我看了看手裡捏著的花,直接丟在了地上,居然落地,就又生出了根。

這樣的生機,好像什麼都是活著的,太過恐怖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山洞裡,墨修已經不在了。

也不知道是回清水鎮了,還是去找何物問斬情絲的反噬了。

我靠黑髮支撐著,步步的走回到家主的山洞。

腦中還完全沉浸在何辜的那種煎熬且剋製的情感中。

斬情絲,隻能心繫的一方斬,就是讓對方代受那種情劫的煎熬。

這樣將情感強加對人身,有違天道,所以纔是禁術。

就算躺在床上,我腦中還儘是何辜的那種心聲,時而剋製,時而癲狂,時而酸澀,時而微微的甜。

我在這樣的情緒中反反轉轉……

或許是經曆得多了,我就任由這些情緒湧動,躺在床上,居然也慢慢的睡了過去。

睡夢中,好像夾著什麼蛇鳴嘶吼聲,還有著誰厲聲喝問。

就算天雷滾滾,我也不想理了,就這樣懶懶的躺在床上,連眼皮都不想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麵突然又安靜了下來。

我依舊閉著眼睛,躺平……

“何悅。”床邊卻傳來何壽低沉的聲音。

我睜眼看著他,卻見何壽極為狼狽,黑袍好像被燒得發焦,有的地方已經燒出很多細小的窟窿。

看那窟窿的形狀,像是一條條線上的,明顯就是墨修的火鞭抽的。

他手裡端著一碗藥,朝我遞了遞道:“起來喝藥吧。”

“不用,多謝。”我感覺整個人都懶懶的,拉過被子往頭上蒙了蒙:“再睡會。”

“何悅。”何壽伸手扯過被子,沉聲道:“我知道你怪我們,可你不知道何辜有多重要。”

我閉著眼,何壽居然難得好脾氣的說著:“他三四歲的時候吧,看到一隻斷翅的蝴蝶,哭了,想救活那隻蝴蝶。”

“可你昨晚該看到了他的生機了,那隻蝴蝶活了過來,不過一夜,問天宗外就多了上千隻蝴蝶,還有無數的蟲卵……生生不息,繁殖極快,不過兩日,整個九峰山就都是那種青蟲。”何壽現在說起來,還有點唏噓。

苦笑道:“它們沾染了何辜的一縷生機,最先的那一隻不會死,後麵生出來的也不會死,這樣重重疊疊,第三日的時候,九峰山全都是青蟲和蝴蝶,草木都快被啃食殆儘了。冇啃食掉的葉子上麵,卻排著麻麻密密的蟲卵。”

“青折動用術法,都冇有殺儘,最後……”何壽深吸了口氣,苦笑道:“是青折用嫁生術,讓何辜吸回了那一縷生機。可事情已發生,根本不能再逆轉,那些蝴蝶青蟲有吸收生機會,全都死了,九峰山全是它們的屍體,何辜哭了三天。”

“何悅,你也知道,何辜隻能心繫蒼生,不能偏愛。”何壽將藥朝我遞了遞,苦笑道:“尤其是你這樣的。”

我側趴在枕頭上,沉眼看著他:“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早點搬出去吧,我好封山。要不然連這穀家家主的山洞,你都能隨意出入,讓我太冇安全感了。”

“這是我當初修祭壇的時候,留下的術法。”何壽見我肯說話,臉色鬆了不少。

朝我嗬嗬的笑道:“當初墨修原本是打算讓何辜送你入巴山的,你還記得嗎?”

“嗯。”我記得,他在龍家樓下的時候說過,何辜會在清水鎮外等我,可後頭來的卻是何壽,當時我還奇怪了一下。

“那時何辜為了救你,擋下了阿問的一擊,身體受了傷。可也就是那次,我和阿問都知道,他為了你,可以連命都不要。原本定的是他,臨時換成了我,隻不過是我們不敢讓他和你再相處太多。”何壽晃著藥碗,朝我遞了遞:“你不好好喝藥,他不會走。”

“何辜肯走?”我想到心底那股情感,慢慢坐了起來:“你們這是要打包帶走他。”

“墨修是當著何辜的麵,問的斬情絲反噬。何辜自己知道情劫煎熬是什麼樣的,就算這會斬了情絲,也不會留在巴山,讓你看著他,時時想起那些情感,讓你受著那情感如蛇,嘶咬心頭的痛苦。”何壽將藥直接送到我嘴邊:“所以,喝吧。”

“你們還真的是成精了。”我接過藥碗,一口喝了下去。

這一個個的,算無遺策,必達目的。

藥不知道是什麼熬的,居然還有點酸澀。

“這是何物的清心咒,可以壓下那些不屬於你的情感。”何壽卻又遞給了我。

我接過來,點了點頭:“何物是什麼?”

“八尾妖狐。”何壽看著我,嗤笑道:“冇見過公狐狸吧?狐族多情,不少都被困於情。何物……”

何壽嗤笑了一聲:“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我也不想知道。”我看了看張上寫的心法,倒也是比較容易懂:“你通知何苦,將阿寶送回來,你們就離開吧。”

何壽好像也鬆了一口氣,端著碗就走了。

問天宗的人,能早一步走,也是好事。

他們一走,摩天嶺就隻有我一個人了,想躺著,想站著,或是什麼都不想,就隻有我自己,多好。

我撐著疲憊的身體起來,換了身衣服。

穀家穿林登嶺,衣服倒也都是輕便的。

隻是等我出去的時候,就見何苦何物站在洞外,何物臉色蒼白,臉上還有一道鞭痕。

何苦不停的抬眼看我,我往她身邊看了看。

又瞥了瞥外麵,並冇有看到阿寶,心裡咯噔了一下。

不由的看向何物,他目光閃爍,看著我滿是愧疚。

等我再轉向何苦的時候,她隻是直直的看著我,好像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

我心跟著深了深,卻又不敢往那個方向想,看著何苦道:“回來了?阿寶呢?又跟何壽去抓魚蝦了嗎?”

旁邊的牛二看到我,嗬嗬的笑:“阿寶媽媽,阿寶被人搶走了喲。阿寶被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