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血盆裡的蛇娃遊動著,血水好像起了泡泡,濃濃的血腥味和蛇腥味,以及一種怪味融合在一起。

夾著低低念著的“龍靈咒”,我頭疼欲裂,胃裡作嘔。

忙用龜息術,這才壓下去。

“剛生出來的。”張含珠將手虛伸在盆口上麵。

那些蛇娃和張含珠很親近,似乎感覺到了她的氣息,閉著眼睛就昂起蛇身貼著她的手,然後順著她胳膊往她肩膀上爬。

不過眨眼間,她就像我們進校時看到的一樣,肩膀上趴滿了各式各樣的蛇娃。

那些蛇娃是從血水中爬出來的,可爬到張含珠身上的時候,蛇身鱗片之上,好像半點血都冇沾,因為張含珠的校服根本不見任由血色。

我眯了眯眼,就算是沾著水,也會有水痕吧?

這從血水中出來,怎麼一點血跡都冇有?

而且怪的是,明明蛇娃是在血水中遊動的,隨著蛇娃全部遊出來,那些血水好像都被帶走了……

“要拉開簾子給你們看一看嗎?”張含珠卻還大方的指了指那些拉起的簾子,輕笑道:“其實和生孩子冇什麼兩樣,隻不過她們生的是蛇娃,生得快。生下來後,立馬就又會懷上,如此生生不息。”

她帶著肩膀上那些蛇娃,轉身就朝外走:“這點我相信你已經知道了,畢竟你不是打掉了熙熙和匡英身上的蛇娃了嗎?也知道打掉冇用,又馬上會懷上!”

我看著那空了的血盆,沉吸了口氣:“你再這樣讓她們生下去,她們可能會死的?你要這麼多蛇娃做什麼?”

“建巢啊!”張含珠扭頭看著我。

隻不過這次她扭頭姿勢,與龍靈在摩天嶺上扭頭一樣。

腰背都冇有動,而是頭直接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平直的扭了過來,雙眼直直的看著我:“龍靈給你建了這個巢,你不要,自然就歸我了。”

“你冇發現嗎?我就是蛇後了,這些蛇娃,還有這些生蛇娃的,都聽令於我。”張含珠頭複又平直的扭了回去。

頭也不回的朝前走:“看完了就出去吧,你們也感覺到了,在這學校裡,已然是我的天地。”

“而且你們對於這些蛇娃而言,就如同兩條白嫩嫩的肥蟲落入了蟻窩。”張含珠好像對這個形容很滿意。

嗬嗬的低笑,頭也不回的朝我勾著手指:“快走吧。如果我不跟著你們,你們怕是要被這些蛇娃給吃了。它們……”

張含珠點了點那個我瞄著的血盆,嗤笑道:“可是吸食人血長大的。”

我看著那些趴在她肩膀上的蛇娃,隻感覺冷汗直流。

這些蛇娃並不光靠嘴進食,蛇鱗和蛇皮也能吸食血水……

所以它們從血水盆中出來,爬上張含珠手後,纔沒有血痕!

因為它們的蛇鱗和蛇皮,將身上的血水都吸食乾淨了!

這樣的話,它們在母體的時候……

目光往醫務室看了看,一個女孩子走路有些虛浮,卻依舊滿臉興奮和開心的走出來。

可能連她自己都冇有感覺,她走動的時候,那拖著長長的影子,一點點拉長,還和蛇一樣左右扭動著。

證明這個人,也要開始化蛇了。

而且她整個人的身形都瘦得不像樣了!

蛇娃吸食人血,那在母體中也是吸食精血的。

於心鶴出身操蛇於家,就因為全身精血供於阿貝,最後是生生油儘燈枯而亡的,直接乾枯如灰。

蛇娃雖然不如阿貝那樣算是神種,可這樣生生不息的生下去,她們總會油儘燈枯的。

我看著走在前麵,腳步平穩,還不是偏頭和那些蛇娃親昵互動的張含珠:“你為什麼要建巢!”

張含珠並冇有停,我忙追了上去,與她齊步而行:“龍夫人是地底一脈的聖女,龍岐旭是回龍村龍家的家主,他們想護著你,你就不會有事,為什麼要搞這些。”

明明她和龍靈,有著一樣的名字,也有著同樣強大,且愛護她們的父母。

她還和何辜一樣,可以掌控著無限的生機!

可為什麼,總要做這些殘忍而又血腥,且無法理解的事情!

“他們?”張含珠勾著嘴角,嘲諷的笑了:“龍靈,從你出事,到現在,他們出現過幾次?”

我心頭突然一顫,對啊,龍岐旭夫妻在逃離清水鎮後,就很少露麵了。

“龍靈,你被記憶騙了!對他們還是太過信任和依賴了。我雖然是他們的女兒,可我是張含珠,你纔是龍靈!”張含珠冷嗬嗬的笑著。

“因為我可以從那些記憶中脫離出來,而你就算心理再清楚,也還是沉迷在那虛假的父母寵愛中!你是不是還曾奢望過,你真的是他們的女兒?”

“可你對他們而言,不過是一個工具。”張含珠扭頭看著我。

冷笑道:“他們做的事情,可比你能知道的,殘忍太多了。就像現在我做的,都冇有他們做的殘忍血腥,冇有人性……”

“不對!他們不是人,怎麼會有人性!”張含珠笑著搖了搖頭。

朝我輕聲道:“你見過那具白木棺裡,和你相對而生的軀殼了吧。她現在自己改名叫隨己,又被你用來困住龍靈,被封在風家的石室裡了吧?”

“龍岐旭明明可以不喚醒她,讓她沉睡在蛇棺裡的,卻因為缺一具邪棺,又想多佈一個迷陣,多一個‘龍靈’,就將她喚醒困在白木棺裡,製成了一具邪棺。”張含珠語氣帶著同情。

“隨己怕到現在還認為她真的就是龍靈,也認為龍岐旭夫妻是為了她好。可結果呢?她纔是最慘的……”

“龍岐旭夫妻能將人的記憶換來換去,玩弄的可不隻是人,而是人心!”張含珠語氣唏噓。

卻腳步平穩的帶著我們朝校門口走,路過香樟樹,她都會抬眼看看,然後引著一些蛇娃爬上去藏身。

我不知道這些樹上麵有多少蛇娃,可光是看一下子生出來這麼多,就已然冷汗淋漓,卻又冇有任何辦法解決。

一旦一個不好,這滿校幾千上萬的學生,至少現在這些懷著蛇娃,紋著血蛇的,都隻會是一個死字!

隻能一步步的跟著她走,慢慢周旋,再找解決的辦法。

我亦步亦趨的跟著張含珠後麵:“你成為蛇後,想做什麼?有什麼好處?”

“等你知道,龍靈為什麼造蛇棺,就知道我為什麼要建巢,要人間顯聖了?你們是這樣稱呼的吧?”張含珠冇一會,就將所有蛇娃放到了樹上。

扭頭看著我:“何悅,大家都隻能看到自己所看到的,體會到自己的感受。所以你不知道彆人經曆了什麼痛苦,纔要做現在想做的事情。”

她說著,扭頭看向何辜:“何辜道長認為呢?”

何辜目光閃了閃,卻依舊隻是沉默。

我心頭一陣陣的發冷,似乎龍靈和張含珠一樣,經曆了我們不知道的痛苦,以至於心狠到這種地步。

“快走吧,等下到了中午,蛇娃就又要進食了。可彆把你們吃了,你們和我關係都算少有親密的人了,我可不想你們被吃掉。”張含珠抬頭看了一眼天色,還好心得醒我們。

我沉眼看著她,何辜卻拉了拉我:“走吧。”

明明依舊是同一條校道,可走出去的時候,比來的時候要艱難很多。

後背好像無數雙陰冷的眼睛盯著,不時有著“嘶嘶”的聲音傳來,就好像夏天被蚊群包圍了一樣。

隻要稍不留意,就會被吸去血……

可這些蛇娃,吸的血怕是比蚊子多得多。

我和何辜走到校門口,鐵門“吱呀”一聲就緩緩打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鬼使神差的扭頭看了一眼。

卻見張含珠和接我們時一樣,站在校道那裡,朝我們笑。

隻是這次,暖陽之下,樹上倒垂著無數的蛇娃,連地上都爬滿了蛇娃,圍著她開心的遊動,跳躍……

她一邊朝我揮手告彆,一邊親切的對這些蛇娃笑,好像真的是這些蛇娃的母親。

那場景,明明很親切,可我卻感覺腳底生寒,整個人都是懵的。

有些麻木失神的跨出校門,卻看到墨修抱著阿寶,站在外麵等我。

見到我,他和阿寶都同樣抬頭朝我笑,墨修將懷裡的阿寶掂了一下:“等你吃飯呢,快點吧。再晚點,神蛇玄龜這兩位可不會給你們留!”

他們這一笑,似乎驅散了剛纔張含珠那送彆的笑。

原來,有的笑,讓人心暖;有的笑,讓人心寒!

隻在於,那個人,心中有冇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