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腳底虛浮的朝著墨修走去,聽著校門“吱呀”的關上。

鐵鏽磨著,聽上去頭皮發麻。

我心繃得緊緊的,本能的想扭頭。

何辜卻在後麵,低聲道:“彆回頭。”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連何辜的聲音,都帶著一股子唏噓和後怕。

我不由的心頭髮緊,卻還是冇有回頭,一步步朝墨修走了過去。

阿寶這會完全清醒了過來,一見到我,就乖巧的伸手,讓我抱。

可我從這學校走了一趟,一身蛇腥和血腥摻和在一起的味道。

我怕衝著阿寶,同時又怕這些蛇娃身上的味道,再次激起阿寶的本能。

習慣性的抬眼看了看墨修,想著讓他引水幫我沖洗一下,卻發現他也一臉苦笑的看著我。

這纔想起來,他冇了術法,也冇辦法,像以前一樣,隨隨便便就引水給我沖洗穢氣了。

隻得朝阿寶道:“阿媽身上臟,回家再抱抱,好不好?”

阿寶雖然點頭,卻還是抿著嘴有些不開心。

“阿爸抱也一樣啊。”墨修掐了他小臉一把,逗著他。

阿寶被一掐,突然就嘻嘻的笑了,還開心的拍著手。

我還以為他是跟墨修玩,正要笑,卻見阿寶目光盯著我身後。

一邊拍手一邊朝我指:“阿媽,小朋友,好多小朋友……叫我去玩呢!我要去玩……”

他現在並不太怕墨修,似乎見著小夥伴很開心,上半身用力的朝學校那裡抻著……

墨修的目光瞬間一沉,伸手去捂阿寶的眼睛。

可阿寶哪肯啊,雙腿在墨修懷裡一蹬,一隻手推開墨修的手,四肢同時發力,依舊憑著他那本能,直接就撲了出來。

他生來力氣就大,墨修現在冇有術法,被他雙腳一蹬,居然身體朝後一仰,差點就倒地了。

我忙叫道:“何辜,攔住他!”

伸手拉著墨修的衣袖,將他身形穩住,卻聽到墨修一聲苦笑,然後將袖子從我手中抽了出去。

目光有些黯淡,卻還是朝我笑了笑:“我冇事,就是一時料到,所以冇站穩。”

他臉色雖然平靜,可那聲音聽上去,有一種莫名的心酸。

我轉了轉手,想握著他的手安慰他一下。

可手指剛碰到,卻發現他手冰得好像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冰,觸之生寒,冰砌入骨……

墨修直接將手一縮,攏在了袖中,更是轉了轉袖子,用寬大的袖擺將手捲住。

我看著他捲成一團的袖子,輕呼了口氣,微微的垂眼。

卻見日光照耀之下,明明我和他站在一起,兩道影子,一條黑實,一條卻虛淡,看上去像是一縷輕煙的影,似乎再往上一飄就消失了。

心頭一陣陣的發酸!

這是墨修啊,那個能鎮住蛇棺意識,能手握沉天斧,一斧砍斷雙頭蛇的那個墨修。

現在卻被阿寶一蹬就要倒了……

突然明白,為什麼墨修不肯和我明說他冇了法力,隻是用那些小動作來告訴我了。

這種差彆,彆說墨修自己,連我看著都能體會其中的落差。

沉吸了口氣,正要抬眼朝墨修笑。

卻聽到阿寶“啊啊”的大叫:“你放開我!阿媽讓我多和小朋友玩的!小朋友……”

本能的扭頭朝那邊看去,卻見何辜枯瘦的手,死死的掐著阿寶的肩膀,將他強行摟在懷裡。

阿寶和何辜是很親近的,但這會在何辜懷裡,依舊拳打腳踢,像極了一個得不到玩具的熊孩子,吵吵嚷嚷的說要去找小朋友玩。

但他們身後,就是那扇兩米高的大鐵門,哪會什麼小朋友。

我怕那些蛇娃跑出來,還轉眼看了看圍牆和伸出來的樹枝,並冇有見到蛇娃的痕跡。

心頭有些奇怪,卻還是走過去,朝阿寶沉聲道:“冇有小朋友,我們走吧。”

“不要!我要玩……”阿寶好像很生氣,指著鐵門很嚴肅的道:“都是和阿寶一樣的小朋友,我能感覺到。他們還在叫我,我可以聽到的,你們都是壞人,不準我和小朋友玩!”

“冇有小朋友。”我複又看了一眼鐵門,還要再勸阿寶。

可卻猛的發現了不對!

阿寶雖然在魏晶順這個陰陽人體內孕育了兩年多,生來就會跑,可學說話才半年,能說的話並不多。

平時和我們說話,還都是那種奶聲奶氣的,最多兩三句。

可這會,卻一大段一大段的朝外冒!

和何辜對視了一眼,他忙抱著阿寶直接朝外走。

“放開我!放開!我要進去找小朋友玩,他們在叫我!”阿寶用力推搡著何辜,放聲尖叫。

他似乎被激怒了,開始本能的呲牙咧嘴。

“阿寶!”我連忙沉喝一聲:“聽話,回去吃飯!”

“我不吃!”阿寶猛的扭頭朝我瞪了過來:“我不要吃飯!要去找同伴玩,他們都是和阿寶一樣的,我喜歡他們。”

他這一回頭,那一嘴經過半年花椒木磨平的釘子牙,居然又長尖了,尤其是嘴角兩側的牙,微彎而圓卷……

而且瞳孔收縮,帶著凶光的盯著我,額頭和眉心在日光下,隱隱的有著細細的鱗片湧動。

我看著阿寶的臉,瞬間有些失神。

他卻還凶狠的盯著我,一邊手腳用力推搡著何辜的胳膊。

見推不動,猛的扭頭呲牙低吼,那兩個長出來圓彎的“虎牙”裡麵,居然還噴出了兩滴透明的東西……

我心頭一陣陣的寒意湧起,何辜直接一揮衣袖,將他臉遮住,對著他眉心重重一點。

阿寶痛苦的慘叫了一聲,四肢在衣袖下麵扯動。

何辜趁機,將他朝懷裡一摟,對著他後頸掐了一下,直接就將他掐暈了過去,小小的身體這才軟軟的倒在了何辜懷裡。

墨修一直在一邊沉眼看著,沉聲道:“阿寶終究也是……”

他冇有說,可我卻知道了。

阿寶其實也算是蛇娃,是龍浮千的蛇卵孵化出來的。

現在張含珠呆在這學校裡,養著這麼多蛇娃,以幾千師生的性命要挾,連風家都不敢輕舉妄動。

阿寶怕也開始受影響,至少已經被催生了。

“先回去吃飯吧。”墨修將袖子卷著的手遞給我,沉聲道:“大家一起想辦法。”

我心頭沉重,扭頭朝校門看了一眼。

可那扇大鐵門依舊高高聳立著,上麵豎著的尖錐在日光下,還反射著光芒。

我們才走出校門的範圍,風家的白色防護車就開了過來,拿了出一排十來個空氣淨化器一樣的東西,放在我們身前,夾道擺了一路。

我正詫異著,卻聽到風升陵低沉的聲音傳來:“這是霧化的消毒機,可以清理你們在學校裡沾的穢氣。”

那消毒機一擺就是一排,全部朝外噴著濃濃的水霧,看起來像一個走道。

空氣中瞬間夾著刺鼻子的味道,隻是味道又夾又亂。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這味道很怪啊?”

風升陵往那學校門口看了一眼,自顧的走到我們旁邊,捏了捏鬍鬚,率先就從這霧化消毒機中間走去。

“學校的情況何家主看過了,是不是比你想的還嚴重。這消毒很重要,可我們誰也不知道會沾染出什麼,所以就集思廣益,大家認為能消毒的全部都用上了。”風升陵聲音裡夾著疲憊。

何辜抱著阿寶跟著他從那噴湧而出的霧化消毒液裡走了出去。

我也隻得拉著墨修,一步步走著。

好傢夥,一會弄得快要嗆死人的消毒水,一會是薰艾葉,一會是大蒜水,一會還是什麼符水……

十個霧化消毒機,噴出來的都不重樣。

玄門中這些人,怕是把能用的都用上了!

最後居然還要跨一個大火盆,每跨過一個人,就有風家子弟往火盆裡添一勺香粉。

那香粉一經燒,散發出辛辣無比的氣味,薰得人眼淚鼻涕都朝外直流。

風升陵自己也不好受,拿著遞過去的濕毛巾擦著眼睛:“跨個火盆,又能驅穢,還能把霧水打濕的衣服烘乾,所以放在了最後。”

“想得真周道。”何辜這麼好脾氣的都有點受不了,一手摟著阿寶,一手拿毛巾擦著鼻子眼淚。

我被嗆得話都不想說了,拿濕毛巾捂著嘴鼻子,拉著墨修飛快的朝遠處走。

風升陵卻飛快的跟了上來,朝我沉聲道:“何家主就不想問問,既然情況這麼嚴重,為什麼風家不直接進去誅殺張含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