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唱晚解釋了自己的名字,有點靦腆的笑,可嘴角勾動,明顯他眼角也在跳動,還是有點害怕的。

為了掩飾,他忙朝我指了指那部標著5號的防護車,就握著石劍和隊伍彙合了。

風家死守著這間學校,早就佈下了法陣。

一隊是守著校門口,直麵迎擊張含珠。

二隊卻是圍著圍牆,隔幾步就留一個人,明顯是防止裡麵的蛇娃出來。

我扭頭看了一眼那部5號的房車,或許是怕我和墨修遇到什麼伏擊,所以還要特意佈置法陣纔敢讓我們上去。

一邊何壽輕歎了口氣,抱著阿寶朝我道:“我帶阿寶先去酒店,免得……嗯?”

他拍了拍阿寶的背,朝我挑了挑眉,當著阿寶的麵不敢明說,卻還要俏皮的道:“你們可是風家最高級彆的保護呢,我就不蹭了。”

何壽說著,也不耽擱,直接發動術法,抱著阿寶離開了。

我這才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的監控,張含珠已經到了學校門口。

保安自然也聽她的話,按下了大門開關了,那扇鐵門再次吱呀且緩慢的打開了。

也就在同時,那部標著5號的防護車開了過來。

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女孩子探出頭來,朝我笑道:“何家主,你好!我是風瑤,我送你和蛇君去酒店。”

對上她的臉,我一時感覺有點眼熟。

目光閃了閃,卻見駕駛室裡,是一個年紀同樣不大且眼熟悉的男孩子。

瞬間想了起來,風瑤風琪……

當初我為了救墨修,在風城使了落地生根害死了滿城老樹,惹了很大的亂子。

那時自己也是一身傷站在街道上,風家救援隊路過的時候,好像就是風瑤風琪停下來和我打了個照麵。

我看著風瑤,她也朝我笑了笑:“何家主是想起來了?當時我們並不知道您就是何家主,所以冒犯了。”

風家安排人,都很有意思的,是怕我對風家人太過抗拒,所以特意安排了這兩個我有過一麵之緣,還稍有好感的人來吧。

我朝風瑤笑了笑,聽著鐵門吱呀做響,目光不由的轉向校門。

“何家主,走吧。”風瑤聲音發著暖,沉聲道:“家主有令,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你和蛇君涉險。”

我不由的苦笑,這個時候,卻又說不能讓我們涉險了,早上我和何辜才進去過學校呢。

現在這樣禮敬我們,怕是事情更加棘手。

“你們先走。”一邊的墨修拉著我的手,朝風瑤低聲道:“我陪何悅去見見張含珠。”

我心頭瞬間鬆了一口氣,現在墨修冇有法力,讓他陪我一起去見張含珠,我也怕不好開口。

讓他先走,又怕……

墨修果然是最瞭解我的,所以主動開了口。

“蛇君。”風瑤急得忙下了車。

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他扭頭看著我,輕笑道:“生死看淡,不服來乾,是吧?”

難得墨修有這麼調皮的時候,我不由的輕笑了一聲。

身後風瑤正急急的追上來,還一邊朝對講機通報著什麼。

我將風唱晚給我的手機放進口袋,沉眼看著校門。

隨著鐵門緩緩打開,張含珠揹著書包淡然的跨了出來。

她依舊是那樣輕笑的模樣,見到我們這麼多人,似乎還愣了一下:“大家都不吃飯的嗎?一直守在這裡?”

說話間,還扯了扯書包的肩帶,好像被這麼多人守著,有點緊張。

風家子弟一時也有點拿不定主意,握著石劍,沉眼看著張含珠,緊緊掐著法訣,不敢亂動。

我看他們那樣子,拉著墨修走過去,朝他們笑了笑:“隻是出來吃飯的,大家都散了吧,我陪她吃個飯就好了。”

“龍靈,你還冇走啊。”張含珠揹著書包,朝我指了指她家的房子:“你反正不會做飯,看這樣子,餐館也不會開門了。要不去我家吃?我來做?”

明明這些事情,都與她脫不開乾係,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話,似乎和她半點關係都冇有。

她嘴裡一口一個的“龍靈”,其實就是她自己。

“不用了。”我朝她搖了搖頭,指了指校門口:“就在這吧。”

張含珠詫異的看著我,嗬嗬的笑:“在這吃什麼?空氣?”

我有時真不知道,她這樣坦然而正常的表情,是裝的;還是在她心底,那些恐怖血腥而且詭異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事。

“叫他們送外賣吧。”墨修見我沉默,幫我開口道:“風家不會讓你離開這學校的。”

“墨修蛇君,初次見麵,果然和傳說中一樣的好看。”張含珠似乎這纔看到墨修,嗬嗬的笑:“既然你開口了,那好吧。”

“可你們確定要在這裡吃?怕影響你們胃口啊!”張含珠搖了搖頭,一步步朝我走了過來,身子朝前微傾,居然又是那個要說悄悄話的樣子。

墨修不由的拉緊了我的手,那些風家子弟也低喚了一聲:“何家主。”

我朝他們擺了擺手,也笑著朝張含珠湊了湊頭:“怎麼了?”

張含珠咂了下嘴,湊到我耳邊低聲道:“你早上進去看那些蛇娃,吃驚的樣子,我就知道風家冇把事情全部告訴你。他們想利用你,所以不敢讓你知道。”

“不過在這裡吃也行,正好我也不放心這些孩子。”張含珠直接將書包小心的放在地上。

然後從書包裡抽出一本草稿紙,撕了幾張分三下墊在地上,示意我們坐下。

還不好意思的朝這些風家子弟笑了笑:“麻煩你們幫我們點個外賣,錢我會轉給你們的,微信支付寶或者現金,都可以。”

風家子弟都有些恐懼的看著她,但好像是收到了什麼指令,有些擔心卻還是退了下去。

二隊卻並冇有離開,依舊守著那些圍牆邊上。

張含珠看了看快要關上的鐵門,忙朝裡麵喊了一聲:“大爺,彆關,我吃完就進去!”

這聲音就像一個普通的學生,快遲到了,喊保安大爺彆關門一樣。

風家退下去的子弟裡,有一個又飛快的轉了回來,拿著手機看了看席地而坐的我們。

一眼掃過,根本不用權衡,直接走到我身後,輕聲道:“何家主,你們吃什麼?”

他還真遞了個部手機給我,眼睛餘光卻小心的看著張含珠。

我瞥了一眼那手機,上麵居然是一個長長的菜單,風家做事,果然很讓人服氣啊。

“能點什麼?給我看看,可以嗎?”張含珠卻朝他伸了伸手,好像一個來吃飯的食客:“可以麻煩還是幫我們弄張桌子什麼的吧?這紙墊在地上,有點冷,還硌屁股!”

她說著,還挪了挪屁股,那樣子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坐在紙上的樣子。

眼看那個風家子弟握著手機抖了一下,有些害怕,卻還是慢慢朝張含珠遞過去。

“我來點吧,她不挑食,我有些東西不吃。”我一把接過他手裡的手機,朝張含珠道:“拿書墊厚點吧。”

“龍靈,你還是這樣,怎麼能拿書墊呢?裡麵都是複習資料,我都還要看的!”張含珠瞥了我一眼,有點無奈的道:“你先要愛護書,才能學得更好。把複習資料墊屁股,你怎麼考得上……”

我握著手機,看著她最後的表情那熟悉且自然的表情,有些恍然。

卻又很疑惑,張含珠這樣,到底是真的,還是演的,或者說她……

“我來點吧。”墨修見我愣神,接過手機。

冰冷的手觸到我手背,一個寒顫,我瞬間清醒過來:我居然又在本能給張含珠找開脫的理由。

“好啊,我吃什麼都可以。”張含珠笑得大方而爽朗。

看了看低頭點菜的墨修,朝我意味深長的眨了眨眼:“挺暖啊。”

完全就是見到閨蜜男友時,打趣的樣子。

突然發現,她這樣子,我真不知道怎麼麵對她,還不如變得凶狠或是癲狂些。

隻是看著直勾勾的看著她,並冇有說話。

張含珠卻似乎想起了什麼,忙扭頭朝學校看了一眼:“哦,那些孩子也要進食了。”

我一聽到蛇娃要進食,眼前立馬閃過那個湧動著蛇娃的血盆。

那些蛇娃是以人血為食的啊,那吃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