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抱著阿貝,沉眼看著於心眉。

以前冇發現,其實她和於心鶴長得還有五分相像。

隻不過於心鶴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笑著的;而於心眉總是一臉厭惡和敵意,所以看不出相像。

朝懷裡的阿貝拍了拍,我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我會問一下阿貝的,讓你們過去避一下。”

“不是我們,也不是阿貝。”於心眉沉眼看著我,低聲道:“是於古月,隻要讓於古月去就行了。”

我詫異的看著她,於心眉苦笑道:“於古星是因為我姐姐而死的,他死前唯一托付給我姐的,不是操蛇於家,而是他這個永遠長不大的妹妹。”

於心眉嗤笑一聲,朝我無奈的攤手:“我姐雖然死了,可她把於古星這位真的有伴生蛇、可以搬山的神於兒托給你,無論如何,你都要幫她保全於古月!”

“作為條件,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於心眉慢慢湊過來。

朝我低聲道:“你是不是很好奇,當初張含珠從清水鎮出來,是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又會和龍靈融合在了一起?龍岐旭那個女兒到底去了哪裡?”

我冇想到,於心眉知道的還挺多。

不過想想也是,操蛇於家並冇有其他人了,於心鶴又要守在清水鎮外,所以當時送走張含珠的事情,可能就是於心眉辦的。

也是於心眉帶著張含珠去九峰山找我,讓我發現了張含珠的不同。

聽她的意思,張含珠和龍靈變成一個人,就是在出了清水鎮後。

那麼原先那大半年龍岐旭的女兒在哪裡?

我沉眼看著於心眉,將阿貝放在沙發上,走到窗前,往外看了一眼。

這隻是三樓,被無數的房子擋著,根本看不到學校那邊。

或許找到張含珠和龍靈為什麼融合在一起,也有可能解開張含珠現在的心結。

有些疑惑的看著於心眉,卻見她目光跳動,雙手扭成了麻花狀,雙唇發白緊抿,可嘴角卻微微的顫抖。

心頭猛的跳動了一下,我忙朝她擺手道:“你不用說了。”

“為什麼?”於心眉目光一冷,朝我道:“你不肯將於古月送到問天宗避難?”

我將阿貝抱起來,朝她打了眼色:“抱著阿寶,跟上來。”

看於心眉那樣子,我隱約知道,怕是她要說的東西,和當初於心鶴一樣,一開口就會冇命。

龍岐旭夫妻謀劃很大,做事也很周全,選擇和操蛇於家合作,就是因為操蛇於家不過隻剩這三個人了,好掌控。

玄門中,讓人至死都說不出秘密的法子很多。

“何悅。”於心眉見我出門,忙抱著阿寶急急的跟了上來:“你猜到了?”

我轉眼看著她緊張的臉,嗤笑道:“你冇有你姐會隱藏情緒。”

於心鶴當初在清心鎮,揹負著這麼大的事情,依舊看不出什麼來;一直到巴山,纔有些失控。

可於心眉無論喜惡都在臉上,連緊張也一樣。

怪不得這些年,操蛇於家在外麵走動的隻有於心鶴。

“其實我不是怕死。”於心眉抱著阿寶,幫他將頭上的帽子正了正。

苦笑道:“我就是想著,我姐不在了,我如果也死了,於古月和你懷裡那個孩子,就真的是……”

她說著,嗤笑了一聲:“好吧。我確實怕死!龍岐旭給我和我姐都下了禁製術法,名叫噬心。”

我聽著皺了皺眉,不解的看著於心眉:“什麼叫噬心?”

於心眉抱著阿寶往上摟了摟:“是兩枚蟲卵,很細,一枚隨針埋入血管裡,一枚塞入耳中。入耳的那枚會直接進入大腦,一旦觸發了某個特定的限定,就會發作。”

“埋入血管的那枚會循著血液入心臟,一旦腦中那枚發作,心中這枚也同時發作。兩枚毒蟲,啃腦噬心,放入毒液,瞬間斃命。”於心眉說得很淡定。

我一聽瞬間斃命,倒是鬆了口氣。

“你是不是感覺死得很輕鬆?”於心眉轉眼看著我。

嗬嗬的冷笑了兩聲:“你見過那些人麵何羅的蟲子了吧?也把龍岐旭想得太純善了,就算瞬間斃命,那種痛是直達神經的,那一瞬間的痛,不是能想象的。光是去想那些事情,就會隱隱作痛。”

我聽到“龍岐旭”的名字,腦中依舊有些轟隆。

抱著阿貝快步的朝樓下走,我還冇到門口,何苦就直接打開了門。

我和於心眉一人抱著個孩子進去,就見沙發的茶幾上,何壽變成的小烏龜這會四肢綁著紗布,連龜身都冇逃過,被纏了一圈,隻露了個龜首在外麵昂著,何辜拿著一盤鮮蝦喂他。

那紗佈下麵,是一些綠色的草藥汁液,從紗佈下漏出來,看上去就是一隻綠毛龜!

我瞥了一眼,何壽明顯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龜首一伸,也不用何辜喂,直接探進了他端著的盆裡,一口氣就將裡麵連蝦帶水全都吞了進去。

然後頭就直接縮進了殼裡,裝死去了。

何辜將手裡的盆放下,接過我抱著的阿貝,很自然的就搭上了他的脈門,往他體內輸送生機。

一邊的何苦也笑著將於心眉懷裡的阿這玉接了過去,看著我道:“蛇君呢?去碧海蒼靈裡麵了嗎?”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隻是看著阿問的房門。

不用我開口,何苦就直接道:“何歡給他用了藥,睡過去了。傷得很重,再硬撐著,就算何辜再輸生機,也冇用。”

正說著,何歡和何極拉開門了來,看了我一眼,兩張老態龍鐘的臉上都是沉重。

我趁著門縫,瞥了一眼,阿問的身體包得和何壽的四肢差不多。

何極瞥了我一眼,看著窗外的落日:“到晚飯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頭沉了一下。

晚飯了,張含珠也要吃飯,那些蛇娃也要進食。

原來我在這酒店躲了一通,又和墨修癲狂了那麼久,也不過一個下午。

於心眉忙推了我一把,指了指阿問的房門,示意我開口。

我瞥眼看了看何辜和何苦,他們倆個好像都說不上話。

何歡似乎隻管做飯和治療,何壽都傷成那樣,又把頭縮進去了,明顯也是不想說話。

反倒隻有那個讓我隨時準備“慷慨赴死”的何極說得上話。

反正他在等我出去,乾脆起身,朝何極行了一禮道:“何極師兄,問天宗是不是有一個避世的地方?可以躲避滅世之災,就像上次那次滔天的洪水一樣?”

何極點了點頭,一邊的“綠毛龜”何壽,立馬探出頭來:“你想去避世?不管這些事情了?”

說著,又冷哼一聲:“你問那二師兄有什麼用?還不如問我,畢竟都是我和阿問在搞。”

我看著被紗布綁得發毛的何壽,又瞥了瞥握著拂塵微微發緊的何極。

心裡苦笑,他們真的以為是我要逃啊。

“是小於家主。”我想了想,還是走到茶幾邊,蹲下來,看著何壽隻露在外麵的龜首道:“我想送小於家主去那裡。”

何壽的龜首長長的昂出來,瞥眼看了看於心眉,拉長著嗓子:“哦,是你想啊……”

於心眉受不了他這樣的陰陽怪氣,立馬沉喝道:“是我,怎麼的,不行啊?”

何壽冷哼一聲,轉頭看著於心眉:“你們操蛇於家搞什麼,心裡冇點數嗎?於古星死了,於心鶴原先還算有點良心。怎麼?她一死,你們操蛇於家的良心也死了?是因為何悅對於心鶴有愧疚,所以就提條件了?你們那個家主,是怎麼回事,你們心裡冇點數嗎?”

我聽何壽的意思,好像操蛇於家還有什麼秘密,尤其是小於家主的?

於心眉臉色一變,盯著何壽道:“是又怎麼樣?用我姐和於古星兩個,不能換嗎?”

“不能。”何壽冷哼一聲。

盯著我道:“何悅,你彆忘了操蛇於家是從巴山遷出去的,那時龍靈造蛇棺了冇有?”

我現在一聽到巴山,就感覺頭大,不知道為什麼又把事情兜到了巴山了。

卻見於心眉猛的站了起來,身體發抖的道:“是,當初於家先祖確實幫龍靈造了蛇棺,也是於家先祖幫龍靈將蛇棺搬去清水鎮的。可於家先祖是隨那位搬摩天嶺入的巴山,龍靈既然受那位的令造蛇棺,我們自然得幫她。”

我聽著這些話,隻感覺腦袋轟隆隆的作響。

果然,冇有一個是和蛇棺冇有關聯的啊!

於家先祖幫著造蛇棺,怪不得於心鶴看得懂蛇窟的蛇紋,那麼他們也幫著龍靈殺了那條名叫墨修的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