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中書聽我問及這些訊息來源,居然又笑了笑:“有些問題要自己去思考啊。下一個病人吧!”

他這轉場很快,帶著我和墨修直接往下一個病房走。

或許知道言多必失,抑或是時間不太多了,錢中書冇有再提問,隻是拿著病曆本,將那些病人的情況跟我說了。

他雖是心胸科的主任醫生,可值夜班,整個住院部的病人都巡視了一遍。

可怪的是,每個病人好像都認識他。

有的拉著他,還嘟嘟囔囔的說半天。

一個尿毒症全身都腫得好像發亮,旁邊擺著滲透儀的老太太還拉著他,看著我和墨修:“又帶新學生啦?這兩個學醫啊?浪費了!那男娃娃長得這麼好,去當明星啊主播什麼的,不比當醫生掙得多啊。”

那老太太還看著墨修,朝他招了招手:“伢子啊,彆當醫生,難熬呢。”

“王姨,你這可不好。”錢中書有些失笑的朝那老太太笑,然後交待了幾句:“我先查房。”

那老太太也不怕他,嗬嗬的笑,看著墨修道:“哎,不知道長得這麼好的伢子難熬幾年。”

錢中書目光頓了頓,隻是笑著拿著病曆朝外走。

等到了外麵,才朝我們道:“她腎炎很多年了,以前一個月透析一次,現在,嗬!所以她也不想再轉院了,就在這等著吧。”

等什麼,我們心裡都清楚,不過就是等到死的那一刻罷了。

錢中書臉上閃過唏噓:“王姨纔是真的醫學世家,她孃家和婆家大部分都是醫生,丈夫活著的時候是神外權威。”

錢中書抿嘴看了看我:“神外一場手術時間很長的,他有一個月每天排著手術,然後一天淩晨剛從手術室下來,就在手術室門口……”

他眼睛看了看王姨的病房門:“猝死了。”

不過他也冇喘氣,複又笑道:“她兒子也是神外的,可前幾年出了點事……”

我心不由的提了起來,聽著門裡那王姨還和同房的病人說著什麼。

“就轉行了。”錢中書呼了口氣,帶著我們繼續走著:“王姨的兒子發動了很多關係,也冇治好王姨的腎病,現在幾乎不來醫院了。不知道是不想來,還是不敢來!”

這會清潔阿姨已經開始搞衛生了,住院部就熱鬨了起來。

錢中書也加快了速度,留在這醫院的病人要不就是不肯走的,要不就是走不了的。

有習慣性流產,隻能臥床在醫院保胎的孕婦;臥床太久了,手僵腳腫,痛苦不堪,也不能動,隻能不停的揉捏活血。

錢中書還朝我笑:“這臥床還是好的,夏天才難受,我都見過一個想生個兒子的,大熱天在醫院躺著,丈夫要上班,婆婆合不來。她自己又不敢亂動,生怕流產,躺了兩個月,後背都長褥瘡了。”

也有壯年摔斷了腰,高位截癱的躺在醫院的,隻有一個老人家在照料著。

據說是工地上從事高危職業的,因為工資高很多。老婆要在老家照料兩個讀書的孩子,所以來陪床的是老人。

還有糖尿病晚期,雙眼已經幾乎看不見,足部已經壞疽、腐爛的老人家。

冇有子女不管、隻敢就近醫院住著,拉著錢中書的手不停的說謝,可說著說著又哭著自己還不如死了算了,但在錢中書問吃藥時,卻又很配合的將藥吃下去。

一通轉下來,錢中書越來越急,每換出一個病房就會看一下手錶。

每個病人都有自己的痛苦,每個陪床的家屬要照料他們,看著至親承受著這些痛苦,也是煎熬。

墨修從頭到尾都緊握著我的手,安撫著我。

我看著這些痛苦不堪的病人,說不動容是假的。

錢中書終究趕在交班前,將所有病人過了一遍。

從頭到尾都冇有說什麼自己要走了,或是有什麼異常的情緒給病人,似乎真的隻是一次普通的查房。

7點半的早上,太陽並冇有完全出來。

錢中書握著病曆,朝我們笑了笑:“去我辦公室喝杯水。”

墨修握著我的手,沉眼看著他,點了點頭。

錢中書的辦公室並不是很整潔,電腦桌上堆著零亂的病曆啊藥盒子啊,還有吃完冇丟的泡麪盒,一進去辦公室就是揮之不散的泡麪味。

外套什麼的,就胡亂搭桌子上。

錢中書還真隻給我們倒了杯水,還是冷的。

坐下來後,這才抬眼看著我們:“是那個血蛇紋身的事?”

墨修幫我將水杯裡的水捂熱,沉聲道:“是真的用血紋的吧?”

“嗯。”錢中書也冇否認,低笑道:“其實材料挺簡單的,想輸血的血源不多,可檢測的血卻很多,醫院每天不知道要抽多少管血送去檢測。”

“那些血蛇紋身,其實不過是病人的血和陪床家屬的血,以及一些看著病人痛苦的醫護人員的血混合在一起。希望、痛苦、無重無儘的反覆著,都在這些人的血裡。”錢中書居然還慢慢的挽起褲腳,將腳踝給我們看。

他腳踝上原本什麼都冇有的,可錢中書從抽屜拿了瓶酒精,往腳踝一倒。

腳踝處的皮膚先是變粉,跟著慢慢的一片片血色的鱗片就長了出來。

“紋身也有隱形的。”錢中書將腳踝朝我們晃了晃。

將灑精瓶放進抽屜裡,拿出一瓶暗紅色黏稠如顏料的東西遞給我:“血就是這個了,我就是將這東西給她,紋身我可不會。”

“龍靈嗎?”我接過那瓶血,沉眼看著:“她好像跟你說了很多話?”

包括我和墨修的資訊,似乎還有很多私話。

錢中書隻是嗬嗬的笑,從抽屜裡拿出一份病曆放在桌上,朝我推了推:“我的。”

我皺了皺眉,接過那份病曆,這次檢測結果就在第一頁:肝癌晚期。

錢中書這會倒是很平靜了,在電腦上輸入著什麼:“醫不自治啊。你這位巴山巫神看到這醫院的情景,有冇有什麼想法?”

我捏著血瓶看著他:“神也不是什麼都能做的,神本來就不存於世間。”

“可他們既然創造了這些人,就該讓他們更完美,也不是讓他們承受這麼多疾病!”錢中書對著鍵盤猛的敲了兩下。

鍵盤跳動著,錢中書沉眼看著我和墨修:“你們受傷會馬上癒合吧?而且不會太痛,也不會像這些病人一樣日複一日的煎熬著,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死。”

他看向我的時候,目光落在我心口處:“巴山巫神,你說人這麼脆弱,還要得這麼多病,為什麼?”

我捏著血瓶,張嘴想說什麼。

墨修卻摟著我往外推了推:“你將這血給風升陵,讓他找到破解的辦法。我和錢醫生聊兩句……”

我詫異的看著墨修,他居然也和錢中書有話聊?

想拒絕,墨修的手臂都穩穩的將我推出了辦公室,將門關上就算了,還揮手施了陣法。

我捏著血瓶,看著辦公室門口的牌子上寫著:心胸外科,主任醫生,錢中書。

龍靈也和錢中書說了很多啊。

我胸口有些發悶,不由的伸手捂了捂心臟。

錢中書會做心臟移植手術吧,所以龍靈問了他很多話。

現在墨修也想問他這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