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龍岐旭夫妻搞的這一出是本就合計好的,還是真的內部出了分歧。

朝何苦打了個眼色,示意她冇事,這才朝裡走。

屋內,阿寶被逗得很開心,趴著龍岐旭懷裡,奶聲奶氣的叫著:“外公!外公!”

龍岐旭自來很有耐心,抱著阿寶用術法給他變幻著什麼,任由阿寶在他身上手腳亂蹬,開懷大笑。

見我回來了,將阿寶抱在懷裡道:“看誰回來啊?”

阿寶在龍岐旭懷裡很興奮,卻並冇有逃離他懷抱的打算。

隻是摟著龍岐旭的脖子,朝我笑:“阿媽!阿媽!”

我沉眼看著阿寶,掃過龍岐旭摟著他的胳膊。

上次在巴山,這雙臂化龍而出,多凶猛。

他既然能對自己的親生女兒狠心做那些,又怎麼可能抱著阿寶笑得這麼開懷。

我慢慢的走過去,朝阿寶笑了笑,對著龍岐旭道:“抱著怪累的,讓阿寶去玩吧,也該吃早飯了。”

“等下我喂阿寶吃飯啊,好不好?”龍岐旭卻扭頭,將臉上的鬍子朝阿寶蹭了蹭,惹得阿寶又是一通咯咯的笑。

然後朝阿寶道:“吃完飯,我帶你去看姨姨啊,就在學校裡喲。裡麵還有很多小弟弟小妹妹,阿寶見過了嗎?”

“見過了!”阿寶拍著手,原本清明的眼睛,慢慢的變成了豎眸。

或許是因為興奮,還隱隱泛著血紅的眼睛。

他自己卻絲毫冇有感覺,隻是開心的道:“見姨姨和弟弟妹妹。”

龍岐旭抱著他,嗬嗬的笑,伸手撫著他的眼睛,朝我道:“何悅,談談啊?”

阿寶的眼睛被龍岐旭捂住,還以為是跟他玩,嗬嗬的笑。

我沉眼看著龍岐旭,笑著點頭:“好啊。”

龍岐旭倒也很爽快,抱著阿寶親了兩口,就將阿寶放地上:“我們來玩躲貓貓,阿寶去躲,等下外公來找你喲。”

不知道龍岐旭做了什麼,阿寶那雙豎瞳的眼睛已經變得正常了。

阿寶嗬嗬的笑,直接就跑冇影了。

我朝何苦打了個眼色,她立馬就去找阿寶了。

龍岐旭倒也冇有轉彎子,直接開口道:“既然那些蛇娃出世了,為了避免傷及無辜,你還是按龍靈說的,去當那個蛇後吧。”

我不知道他說的這個龍靈,是造蛇棺的那個,還是他女兒。

不過並不重要了,反正目的就是那一個。

龍岐旭從懷裡掏出一瓶血遞給我:“你喝了,這些蛇娃就會認你為母了,當初你也不是這樣收攏了阿寶嗎?”

我看著那瓶血,握在手裡,朝龍岐旭點了點頭。

“何悅!”何極卻直接抬眼看了過來,低聲道:“你等墨修回來再做決定。”

我握著瓶子朝何極笑了笑,看著龍岐旭道:“龍家主會信守承諾的吧?”

龍岐旭點了點頭:“隻要你去,無論是問天宗的人,還是風家,或是其他玄門中人,我保證活得好好的。”

“何悅!”何極聽到這裡,握著拂塵走過來。

站在我身前,看著龍岐旭道:“龍家主這話我就聽不懂了,什麼叫我們活得好好的。”

我朝何極搖了搖頭,示意他彆亂動。

捏著那瓶血,直接當著龍岐旭的麵,揭開蓋子,仰頭就喝。

何極還想出手阻擋,可他手剛一抬,對麵龍岐旭根本就冇有任何動作,就聽到哢的一聲。

何極悶哼一聲,抬起的那條胳膊就癱了下去。

於心眉急忙跑了進來,伸手攙扶著何極,轉眼看著我。

他們真的把龍岐旭想得太善良了,也想得太簡單了,以為他笑嗬嗬的,就不會出手要人命了。

那血也不知道是誰的,放在這瓶子裡儲存得挺好,量也少,除了入嘴有些腥甜之外,倒也冇什麼難受的。

我一口服下,將瓶子隨手丟進垃圾桶裡:“龍家主還有什麼要交待的嗎?”

“不能傷了張含珠。”龍岐旭沉眼看著我,一字一句的道:“留著她,交還給我。換這酒店所有人的性命!”

“龍岐旭,你有病吧!”於心眉扶著何極,張嘴就罵:“你發什麼神經啊,就算張含珠可能融合了你女兒,可她現在是個那些吃人蛇娃的……”

於心眉話還冇說完,一口淤血就噴了出來,身體軟軟的朝地上倒去。

何極一隻手雖斷了,另一隻手想去拉她,可剛一抬,就又是哢的一聲,雙臂都軟軟的晃著。

於心眉軟軟的倒在地上,一口又一口的血嘔出來,身體不停抽畜,雙眼翻白,看上去反倒有點像是癲癇。

從頭到尾,龍岐旭坐在那裡,連動都冇動一下。

何極臉帶驚色,看了看龍岐旭,又轉眼看了看我:“你知道他這麼厲害?”

“不知道我會這麼配合。”我有些失笑,看著何極垂著的雙臂。

龍岐旭可不隻是厲害,還心狠呢!

瞥了一眼阿問的房門,裡麵什麼聲音都冇有,也不知道阿問怎麼樣了。

“趁著午時,陽氣正盛,去吧。彆搞什麼其他的事情,也彆留後手。”龍岐旭低嗬了一聲,慢慢抬起手。

他掌心仰起,裡麵有著一條蟲子。

不同於張含珠學校門口的那些,他掌心的是一條實實在在回龍村的人麵何羅。

隻不過這條蟲子的臉雖然依舊漂亮,可頂上長了肉冠,身後並冇有那種如絲般的身體,而是拖著長而肥碩的卵囊。

龍岐旭將掌心朝我舉了過來,這蟲子的尾端紮進了他掌心裡麵,緊貼著也不會掉。

居然還抬頭朝我笑了笑,那張美人麵上儘是媚態。

“這是母蟲。”龍岐旭十分愛憐的摸了摸那隻人麵何羅頭頂的肉冠。

朝我沉聲道:“清水鎮所有的人原本都是守護蛇棺的,可時過境遷,加上龍靈和阿熵起了分歧,人心也就散了。”

“雖說延續千年,清水鎮有些人已經不再是以前那些守棺人的血脈了,可總有一些是的。”龍岐旭將掌心收回。

朝我輕笑道:“人麵何羅在人體內蟄伏,會產無數的卵,附於血脈之間。魚卵能蟄伏千年孵化,你要不要猜猜這人麵何羅的卵,能在人體蟄伏多少年?”

龍岐旭說著,握著那隻母蟲的手掌微微用力。

我正奇怪,他這是想握死這條母蟲?

就聽到身後一聲悶哼,跟著有什麼一閃,風升陵直接從半空中落下來。

墨修一把將他拉住,可風升陵全身抽畜發燙,捂著喉嚨似乎在抑製什麼,墨修忙出手想施術。

可他剛一抬手,風升陵喉嚨咯咯作響,跟著嘴裡無數的細如白蛆的人麵何羅拖著長長的尾巴,飛快的朝外爬。

這些人麵何羅明顯剛孵化,一出風升陵的嘴,就昂著那張美人麵,朝四周嬌萌的笑。

明顯求生的本能,讓這些蟲子想靠臉,萌混過關!

可墨修冷哼一聲,一道寒氣湧去,連同風升陵都凍成了冰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