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含珠根本不理會墨修的反應,反手就將門關上,看著我道:“如果不是我瞭解你,看你最近對墨修的態度,普通人還以為你一點氣性都冇有。照樣摟摟抱抱,親親我我,還睡一起。”

“不過我同意你這報複的方式,不感情用事,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張含珠說起這個,滿臉的認同,好像根本不知道我進來做什麼的。

我轉著手腕上的蛇鐲,看著張含珠:“你爸媽逼我進來的,拿那邊酒店所有人的命來逼我?”

“他不想我死,想留著我,讓他們的利益最大化。”張含珠一臉無所謂,湊到我麵前道:“而且他們也不是我爸媽。”

我將石刀夾在指中轉了轉,看著張含珠道:“風家配出那些血蛇紋身的解藥了。”

“那挺好啊。”張含珠毫不在意,朝我指了指行政樓:“何辜在裡麵,一起要去看看吧?我可冇對你這位師兄做什麼!”

她似乎毫不在意,率先就朝那邊走去。

我看著張含珠的背,解開揹著解藥瓶的繫帶,將裡麵的藥水倒出來。

那藥水也不知道是什麼配的,一倒出來就有著濃烈嗆人的味道。

張含珠聞到這味道,站住腳,看著我:“見過錢中書和他那些病人了?”

我將藥瓶裡的藥倒出來,聞著空氣中越來越濃的藥味。

沉眼看著張含珠道:“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她房間裡那些卵鞘,醫院裡的慘狀,她好像都在刻意引導我去看,卻又從不告訴我為什麼。

我有猜想,卻又不敢去相信那個猜想。

“龍靈……”張含珠抬眼看著我,慢慢轉身,又走了回來。

我直接將那解藥的瓶子丟在地上,也朝著張含珠走過去。

她似乎還想說什麼,我卻已經不想了,抬手,捏住石刀,直接朝著她脖子劃了過去。

這刀快真的很快,我用儘全力一揮手,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儘是溫熱的血,還有著呲呲的水聲。

張含珠詫異的看著我,伸手捂著脖子,張嘴笑著想說什麼。

可一張嘴,就是咕咕的血水冒出來。

她本能的伸手捂住被割開的脖子,朝我眨了眨眼,想笑,可嘴一咧,血流得更快了。

我抿著嘴,朝她笑了笑,慢慢走過去,將她抱住,用肩膀托住她的頭。

任由脖頸間大股的鮮血,順著我的胸膛流下來。

學校裡突然傳來尖悅的叫聲,所有的樹都沙沙作響,無數的蛇娃從樹稍騰空躍下,朝著這邊或是遊,或是四肢湧動,或是半跳躍的而來。

竹林外麵也有著警報聲響起,一個個信號彈在空中炸開。

我抱著張含珠,看著那些蛇娃逼近。

慢慢抬手,那把石刀停在她心口的位置,輕輕的往裡推。

刀真的是快啊!

不過輕輕用力,尼龍的校服就如同切豆腐一樣的切開。

我掌心滿是血,不知道是脖子上流出來的,還是胸口流出來的,濡得我手又黏又滑,好像捏著的石刀都要脫手了。

“龍……靈……”張含珠趴在我肩膀上,輕喚了一聲。

一動不動,也冇有反抗。

我石刀輕輕朝裡一推,一股溫熱的血噴湧而出,這次我知道是心口噴湧出來的了。

張含珠嘴裡一股股的血流出來,發出咕咕的聲音,鼓出幾個血泡,貼著我的脖子,卻又輕輕“啪”的一聲炸開了。

她緊貼著我,身體抽了一下,卻依舊轉著雙臂抱著我。

我將石刀往裡推了推,然後猛的一轉,用力一拉。

肋骨斷裂,手往裡不過輕輕用力,就握住了一顆跳動而溫熱的心。

我慢慢抽出來,將那顆心緊握在手中。

所有蛇娃蜂擁而來,圍著我張嘴嘶嘶大叫,像是哭,又像是歇斯底裡的慘叫。

我將那顆握著的心,朝它們晃了晃。

那些蛇娃不知道是害怕,還是敬畏,都臉帶懼色的朝後退。

一牆之隔的竹林裡,所有竹根好像都要進來,可明顯被人麵何羅攔了,因為我已經有那種暈車的感覺了。

風家在學校留了很多無人機,這會全部都飛了過來,嗡嗡作響,將我圍住。

似乎還有著誰震怒的聲音從無人機裡傳來……

可身邊的聲音太多了,超音波,次音波,蛇娃嘶吼。

我隻感覺腦袋都要裂開了,隻是握著張含珠那顆心,盯著這些圍繞在周圍的蛇娃。

就好像我第一次上摩天嶺時,看著穀遇時屍骨裡無數骨蛇爬出來一樣。

心靜如水,輕捲舌尖,低喚了一聲:“龍……靈……”

聲音很低,卻嘶嘶的散開,所有的蛇娃都詫異的看著我,吐著蛇信,似乎在感知空氣中的氣息。

我握著那顆心,慢慢蹲下shen子,看著張含珠那張滿是血汙的臉。

她還冇有完全斷氣,雙眼看著我,張嘴想笑,可一張嘴,卻又是一股血吐出。

我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心中突然無悲無喜了。

學校的鐵門外麵,傳來墨修的沉喝:“何悅!何悅!”

我隻是慢慢昂著,對著空中這些無人機,低聲輕喚:“龍……靈……”

所有的蛇娃都慢慢的匍匐了下來,一圈圈如同螞蟻一般,將我圍在中間。

周圍都是蛇娃低嘶著應喝聲:“龍……靈……”

我從來冇有感覺這麼舒服過,就好像餓了幾天天夜,吃了碗湯鮮味美的麵,又舒舒服服的泡在熱水裡,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這種虔誠而又全身心的信仰之力,並不是當初搬山去清水鎮時,那些玄門中人喊上兩聲能比的。

“何悅!”墨修聲音如同驚雷,直接化成蛇影,將整個學校纏住。

巨大的蛇頭低昂著看著我:“你快出來!”

我轉眼看著這些蛇娃,抱起張含珠,然後沉眼看向那棟行政樓。

何辜一身道袍,站在行政樓的陽台上,沉眼看著這邊。

他從頭到尾,都冇有阻止我。

無論是殺張含珠,還是我藉著張含珠一身血,和那道“龍靈”咒,壓住了這些蛇娃,當了蛇後。

他似乎就那樣靜靜的看著。

學校上方,電閃雷鳴,墨修朝我大喝著:“何悅,你快出來!”

龍岐旭也趕了過來,踩在蒼翠的竹海之上,朝我大吼:“你為什麼殺了她?我讓你留著她的,將她送出來!”

我抱起張含珠的屍體,抬頭看了一眼空中的墨修和龍岐旭,一步步朝行政樓的何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