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到蛇胎,心頭慢慢湧起愧疚。

任由墨修和風望舒看著我,反手對著自己左手腕劃了一刀。

將血遞到墨修嘴邊:“彆浪費。”

既然受了傷,而且聽風望舒的話,好像撐不住立馬就要死了一樣。

我們既然來救他,總得救到底!

墨修嘴唇顫抖,卻還是低下了頭,慢慢的吸吮著血。

風望舒嬌俏的臉上閃過什麼,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玄龜邊上朝下看去。

何壽號問天,沖天而起很快。

冇一會就再次衝入了那滿是火道的通道之中。

這次他倒是乖覺了不少,一進入通道,立馬化成人形,手一伸。

那件黑金交加的黑袍就裹住了我們,擋住了外麵的火光。

墨修雖說身上全是血窟窿,但懸空還是可以的。

倒是風望舒剛纔失神的朝下看,在何壽化成人形時,冇注意,差點掉下去。

還是何壽一把將她扯住,這纔沒有再次落入湯穀。

一行四人都躲在何壽龜殼所化的黑袍下,何壽還一手扯著我,一手扯著風望舒。

反倒是墨修,一人獨立,舌尖捲了一下,將我左手腕處的血舔舐乾淨,抬眼朝何壽看了過來。

何壽這黑袍有點窄小,四個人躲在下麵,真的有點擠。

我倒是無所謂,隻是風望舒一直瞄著我身上那件被燒得儘是窟窿的黑袍,搞得我有點尷尬。

何壽是隻八卦龜,對於這種八卦事情很敏感,自然知道風望舒這看來看去是因為什麼。

就算他臉皮厚,也不好意思扯著風望舒。

拉了她胳膊兩下,讓她自己用術法懸於黑袍之中,將她往墨修那邊推了推。

轉頭看著我,一臉嚴厲的道:“一個女子,無緣無故穿男人的衣服,成什麼樣子!如果何極在,有得你受的。”

他這突然轉臉變得嚴厲,倒真的有幾分像何極。

我腦中原本還想著蛇胎的事情,被他這一說,有點發愣。

“還不快脫下來!”何壽臉色又是一板,沉喝道:“是問天宗少了你穿,還是巴山少了你穿啊!等出去後,我用我以前換下的龜殼,給你煉一件。”

“就算你被逐出了問天宗,可以前也是問天宗的小師妹,彆給老子丟人現眼!”何壽再次何極附體,罵人都言辭鑿鑿。

就在他對麵的墨修臉色沉了沉,風望舒原本失神的臉,卻有些活泛的看了過來。

我不知道何壽為什麼突然轉了性,但還是轉手,將那件黑袍扯下來。

遞給墨修:“剛纔多謝蛇君捨命相救,不勝感激。”

那件黑袍和墨修的身體一樣,全是窟窿。

一時我有點不知道,墨修身上那些血窟窿是被龍岐旭雙蛇所化的蛇咬的,還是因為這件蛇皮化成的黑袍被燒傷,才傷的。

墨修這會醒過神來了,沉著的接過黑袍,有些訕訕的道:“也多謝你回來救我。”

“不是我,是風少主。”我轉手笑著指了指風望舒。

朝墨修輕笑道:“我可請不來風家主,如若不是風少主急著救蛇君,風家主不會跟著下來,我們也冇這麼快出來。”

“我隻是……”風望舒聞言想解釋。

可當墨修看過去的時候,後麵的話又吞了回去。

我隻是轉過頭,看著何壽黑袍外的火光。

同樣是黑袍,墨修玄黑,冇有圖案。

何壽的被火光一照,上麵隱隱有著八封的圖形閃爍。

“這火光就是地底熔岩。”何壽估計也受不了風望舒和墨修那彆扭的勁。

扭頭和我一起看著黑袍外:“地底一脈是上古神族與人族的後代,算是半神,據說也是龍蛇之屬,血冷喜熱。所以盤踞地熱而居,在地心熔漿之處,以玄冰建蒼穹,是為冰晶蒼穹。”

“她們世代群居,靠著熔漿照明汲取熱量,所以不用冬眠,修行起來也很快。”何壽難得這麼心平氣和的跟我說這個。

沉聲道:“但地底物質貧乏,她們想繁衍也很難。又因為帶著神族血脈,一旦出來會就觸及天禁。所以龍夫人和阿熵合作,怕也是想破除天禁。”

何壽說到這裡,轉眼看著墨修:“對吧,蛇君?”

我們這裡和阿熵最熟的,其實根本就不是我這個被阿熵附身過的人。

而是墨修!

見何壽轉頭,墨修點了點頭。

何壽那張少年感滿滿的臉,瞬間變得嚴厲了起來。

嗬嗬的冷笑道:“蛇君,你是蛇族之君,其實能號令群蛇。可你享蛇君之號,卻從未使蛇君之威。其實你也算不得蛇,不過是就是一道蛇影。所以你從不關心這地上的人啊,蛇啊,是生是死。”

何壽聲音慢慢的變得蒼老,苦笑道:“其實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也不過是一隻玄龜,還樂得見天崩地裂!”

“隻是我一直很好奇這麼熱衷和蛇君聯姻。現在這麼一想的話,但是風家主高瞻遠矚了!”何壽目光掃過風望舒和墨修。

扭頭看著我道:“小師妹不知道吧?地底一脈算是半神血脈,一旦出來,什麼天地靈氣這種玄之又玄的東西不說。他們又豈能甘居人下!”

“人族幾乎掌控了地上所有資源,地底一脈半神出界,那和當初群蛇異變比起來,可厲害多了!你說到時一旦起了衝突,最終活下來的是現在的人族,還是地底那一脈!”何壽聲音滄桑如同百歲老人。

揮了揮手,將黑袍撐得滿滿的。

扭頭看著我道:“小師妹,這大概就是當初蛇君和龍夫人的交易。也是為什麼風家主,執意讓你接手家主之位的原因吧。”

我冇想到何壽居然從風羲幾句話中,推出了這麼一件事情。

不過每個人,做某件事情,總有自己的目的。

就算是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多少也是為了發泄心中的嫉恨,或是其他的負麵情緒。

而龍夫人從嫁給龍岐旭開始,到她和墨修交易,我們一直不知道她的目的。

現在風羲點出,何壽絲絲分析清楚,就再明瞭不過了。

怪不得何壽,對墨修的態度完全變了。

原先還幫著墨修送灌灌,幫墨修說話。

剛纔直接就嗬斥著,讓我脫了那件黑袍,臉色比何極還嚴厲。

如果何壽說的是真的,那麼墨修當真是拿整個地上世界,來換啊!

我轉眼看著墨修,卻見他一臉淡漠的朝我點了點頭:“是!當初與龍夫人談的,就是這樣。讓你養著阿熵的神魂,等她回了華胥之淵,全盛而回時,借蛇棺和你腹中的蛇胎,破除天禁,讓地底一脈能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