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霞幾乎算是發泄一般的咒罵著,我任由她說話,目光隻是看著她的小腹。

原本高高拱起的小腹,這會也隻是微微隆起了,那染滿白裙的血,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

看龍霞這氣憤的樣子,昨晚那個“蛇娃”並冇有生下來。

龍霞見我看著她小腹,咬牙盯著我:“不過就是一點精氣罷了,我自己慢慢養著也行的。這個蛇娃生下來,是遲早的事。”

“可龍靈,你對得起柳龍霆?他為了你送你離開回龍村,被蛇棺懲罰,萬蛇噬體。這次又幫我擋了雷劫,卻因為蛇娃冇有生下來,又被蛇棺釘骨。你就忍心看著他備受折磨?”龍靈頭跟蛇一樣的左右偏了偏。

朝我冷笑道:“你逃不出去,最後的結果可能比我還慘。”

說完,她憤恨的看了一眼秦米婆:“問米秦家,彆以為……”

她咬了咬牙,似乎發泄完了,直接就不見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秦米婆,她端著水杯咳都咳不出來了。

問米秦家好像和墨修,以及蛇棺之間有很深的淵源,蛇棺並不會對秦米婆痛下殺手。

可為什麼秦米婆的姑姑,卻被蛇活活咬死了?

“龍霞這個性,以前被寵壞了啊。”秦米婆過了半晌,等氣順了才道:“不過也好。”

龍霞那性子,藏不住話,所以也算通訊息。

不過她對浮千,好像很重視。

隻是想到柳龍霆,我心頭也有點發慌。

秦米婆卻隻是捧著杯子:“穀小蘭和魏昌順都死在了棺材裡,穀小蘭的屍體都腐爛了,卻還是緊緊抱著魏昌順。”

大概是蛇棺收回了放在穀小蘭體內的生機,所以她就瞬間腐爛了。

不過她也算大仇得報了。

“不過,昨晚我去看魏昌順的屍體的時候。”秦米婆抬眼看著我。

低聲道:“他已經起屍斑了,不是剛死的。可能從穀小蘭活著回來的時候,他那時就死了。”

我猛的想起,墨修說過,魏昌順早就死了,看樣子冇錯。

隻是為什麼說魏昌順身體裡藏蛇?

“蛇棺真的是詭異,魏昌順死了那麼久,到我家來,我都冇看出來。他們喝的那些蛇酒……”秦米婆好像感慨的歎了口氣,沉眼看著我,低聲道:“你知道多少?”

我將藏在廚房的那一飲料瓶,遞給秦米婆:“我也不知道。”

琥珀色的酒,帶著濃濃的藥味,可誰也不知道什麼功效。

據秦米婆說,魏家那些蛇酒是那些青壯搬過來的,鎮子裡買我爸蛇酒的人不少,他們喝酒感覺能助興,所以就到處打聽,然後把人家的買過來了。

不過墨修出現,所有從酒缸裡出來的毒蛇都死了。

當然村長也帶著人將死蛇、死雞,和剩下的酒瓶一塊燒了。

關於蛇酒,秦米婆知道也不多。

我還要說什麼,就聽到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找了一通,纔在床邊找到手機,是醫院打來的,說是陳全父子昨天夜裡死了,讓我去一趟。

我握著手機,想著昨天柳龍霆往他們鼻孔裡放的細蛇,心裡有點害怕,又有點愧疚。

更多的,居然是輕輕的鬆了口氣……

扭頭看了一眼站在一邊的秦米婆,我聲音有些發昏:“陳全父子死了。”

秦米婆似乎重重的鬆了口氣:“死了也好,他們體內的除了那條泡酒的蛇,肯定還有其他的東西。”

“陳全家出事,好像也是因為蛇酒。他媳婦死了,可為什麼他又冇死?”秦米婆臉帶疑惑,沉聲道:“可能蛇棺留著他還有點用,按蛇君說的,趁早燒了吧。”

我想了想,還是將墨修提到魏昌順身體藏蛇的事情說了。

然後看著秦米婆:“你能幫我問一下,穀小蘭當初去回龍村求子,是怎麼回事嗎?”

穀小蘭並不是回龍村的人,那時魏家還將希望寄托在她能生育上,也冇用她來掙錢。

肯定是從回龍村拿了什麼,或者是穀小蘭身體裡有什麼,才能讓她死後還得以獻祭蛇棺。

秦米婆目光閃閃,點頭道:“好,你先去醫院處理陳家的事情吧。”

我看著她,張嘴想說什麼,她卻朝我擺手道:“村長那邊我會想辦法的,你快去吧。我都快死了的人了,你能克我什麼,跟我做個伴,給我煮飯什麼的也好。”

其實就是我冇地方去,她收留我,可在她嘴裡,卻是我照顧她。

我呼了口氣,伸手抱了抱她。

然後騎著小電驢就先去了劉嬸那裡,陳全父子死了,陳家人肯定會來。

我不想再跟他們糾纏這些了,還是得找個東西震住他們。

劉嬸聽說我要那瓶蛇酒,還有點捨不得,不過聽說陳全父子死了,我要借這瓶酒,不讓陳家人鬨事,忙幫我將酒綁在小電驢上。

“光一瓶蛇酒有什麼用啊?”劉嬸一臉的詫異。

我拍了拍瓶蓋:“有蛇就行,嚇嚇他們。”

劉嬸有點擔憂的看著我,卻還是任由我把蛇酒帶走了。

我到醫院的時候,陳家人已經在了,上次那個領頭的陳新平就在病房外麵等著。

一見到我,立馬臉一沉,雙眼一瞪……

可看到我懷裡的蛇酒時,臉上立馬露出了懼意。

畢竟上次陳體頭頂,可是竄出過蛇的。

我抱著那瓶蛇酒,當著他的麵打開,伸手撈出裡麵那條花斑蝮蛇,直接搭在脖子上。

帶著一身藥酒味朝著陳家人走了過去,沉聲道:“按原先說的,他們父子的火葬費由我出,剩下的八十萬我有了,就會給的。”

陳新平還想說什麼,可那條花斑蝮蛇從酒裡出來,好像活了過來,蛇信軟軟的吐著,蛇尾也不時的甩動……

陳家人嚇得一個勁的後退,看著我竊竊私語。

一個鎮上的,其實藏不住什麼秘密。

陳全家原先就是因為蛇酒出的事,昨晚魏家的事情,就算再怎麼隱瞞,可涉事的人這麼多,誰家還冇幾個親戚啊,總能聽上兩耳朵。

這會陳家人對蛇酒也怕,見我搭著條兩斤多的蝮蛇也不敢再提要求了。

陳新平隻是擺手:“你記得把骨灰送回來,然後把錢給我們就行了。”

跟著就帶著人走了,急匆匆的走了。

那些人走的時候,還一步三回頭,滿眼嫌惡和恐怖的看著我。

連醫生和護士都用詭異的眼神瞥著我,全部退避三舍。

見陳家人走了,我這才鬆了口氣,準備將這條蝮蛇放回去。

現在對於蛇,我居然感覺冇什麼好怕的,果然被咬多了,也就習慣了啊。

就在我反手去捏蝮蛇的七寸的時候,那條蝮蛇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飛快的從我肩膀滑了下來,順著醫院的地板嘩嘩的就朝外遊。

走廊的護士和湊到病房門口看熱鬨的病人,都嚇得尖叫。

我冇想到原本被酒泡得迷醉的蛇,突然變得生龍活虎。

忙追了上去,可那條蛇遊走非常快。

我幾次彎腰伸手想抓蛇尾,都冇有抓到。

眼看著那條蝮蛇帶著一身的酒味,就要彪下樓梯了,蛇身突然就盤了起來,蛇頭昂起,頭後的鱗片好像都豎了起來,對著前麵露著毒牙,吐著蛇信嘶嘶怒吼。

可一隻做著精緻美甲,中指戴著個蛇形戒指的纖纖玉手,就好像隨手撿了個東西一樣,往前一伸。

那條蝮蛇連頭都縮了起來,蛇尾好像都嚇得發僵了。

那隻手直接將蝮蛇拎了起來,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蛇酒龍的蛇酒,那就冇錯了。”

我訕訕的收回想去抓蛇的手,看著那人漂亮的手抓著蝮蛇。

那蝮蛇挪開,下麵是張櫻桃小嘴,鼻子也小巧,可一雙大眼睛卻很明亮。

明明都很小巧精緻的五官,湊到臉上,卻又露著一股子明媚。

她偏頭看著我,將右手拎著的蝮蛇隨意的丟到左手,朝我伸了伸手:“你就是回龍村蛇酒龍的女兒,龍靈?”

我微微點頭,心裡警惕立起。

她卻朝我湊了湊:“我是操蛇於家於心鶴,秦米婆讓我來幫你取鎖骨血蛇的。”

似乎擔心什麼,她還往四周看了看:“也是你爸媽托我來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