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嚴重懷疑墨修在清水鎮出來的時候,不是被奪舍了,就是被某具軀殼調包了。

以前那高冷的人設是完全被拋棄了。

要不就是這三天裡,被何壽洗腦了!

多說多錯,我嗓子又痛,乾脆喝湯不說話。

墨修一邊喂著我湯,一邊還有時間去煮麪,還當真剝了蝦殼炸了八隻大河蝦。

我手腳依舊被綁著,反正打了打不過,我氣也受得太多了,乾脆也就任由他喂。

想想,除了冇骨氣,這也算是變相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走路還有人抱了!

墨修的廚藝確實不錯,那些野菜估計也不是普通的野菜。

因為吃完麪後,我渾身冒著毛毛汗,通體舒坦。

睡得發僵的麻,和被墨修折騰的痠痛,全部都冇有了,連喉嚨的乾癢都消失了。

吃完後,我又有點昏昏欲睡。

可墨修卻還“賢惠”的洗著碗筷,收拾著鍋,更甚至拿了隻鴿子大小的鳥放進砂鍋裡,放火上燉著。

又從哪個筐子裡,拿了些乾的藥材之類的,在鼓搗著。

我依舊趴在墨修墊著的衣服上,看著他麻利的收拾著東西。

外麵藤蔓裡,不時有著幾聲蟲鳴,夾著夜風吹過藤蔓沙沙的聲音,室內是砂鍋咕咕的冒著氣泡,以及墨修沖洗著其他藥材的水聲。

食物的香氣,夾著淡淡的藥香,還有外麵清新的空氣,胃裡又暖暖的,我有點發昏。

墨修時不時扭頭看我一眼,眯眼朝我笑了笑,或是揭開砂鍋蓋將上麵的血沫打掉,或是往裡麵丟著洗好的配料。

水霧瀰漫,染過墨修的臉。

我突然感覺這畫麵無比的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當初我們下那個天坑時,阿娜藏在下麵的幻境裡,似乎也有一個這樣的廚房,可她當時似乎是在洗衣服。

或許是以前墨修跟我躺在那落葉上,談論著三餐四季時,我在腦中勾勒過這樣的場景。

果然轟轟烈烈,終究不如這般家常溫馨,來得讓人舒服。

我終究還是貪戀著溫情的,就算經曆了這麼多事情,還是喜歡這種感覺。

隻是墨修在現在來搞這些脈脈溫情的事情,讓我心頭髮暖外,也冇有太多的悸動了。

或許是吃得太飽,亦或是被墨修折騰得太久了,我腦子一時有些昏沉,隻想再睡一會。

好像所有的情緒都跟暖暖的胃一樣,變得暖暖的。

眼皮也開始耷拉著,怎麼也撐不起來。

迷迷糊糊的,就聽到一個嬌軟的聲音喚著:“墨修,墨修……”

這聲音有點耳熟……

我本能的睜眼,就見原本隻穿裡衣的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換了,披了一件白麻的長袍,正拿著刀在嘩嘩的切著菜。

那手法極為熟練,菜絲切得又細又薄又透。

我正眯眼看著,就見一個嬌俏的身影從外麵跑進來。

展著雙臂就摟住了墨修的腰,將臉貼在他後背:“你乾嗎還要做飯啊?該好好休息的,傷得這麼重……”

那人來得很快,又是從外麵進來,我偏著頭,也冇看到她的臉。

聽著她的話,也愣了一下,傷得重?

難道墨修被龍岐旭那雙臂所化的蛇咬的血窟窿,還冇好?

那這女孩子又是誰?

難不成除了風望舒,墨修還有其他的相好?

看那身影,又好像有些熟悉。

我想撐起身,可身體發軟,加上又被綁著,根本動不了。

隱約感覺麵前那個墨修,不是幫我做飯的那個墨修,可又不知道怎麼換了人了?

難道是夢裡?

正疑惑著,就見墨修轉身,捏著切好的菜絲喂到那人嘴裡,滿臉的寵溺好像都要將她淹冇。

聲音一如我見過的神識一樣,帶著鄰家大哥哥般的暖意:“去坐著,馬上就好了。我不做飯,你是不是就吃生的。”

“我這麼多年都生吃,也冇事啊。”那人嗔了一聲,卻轉身朝我這邊走來。

隻是一轉身,我看到她那張臉,心頭有些悶痛。

再轉眼看了看低頭輕笑,嘩嘩切著菜的墨修。

瞬間有點發昏,這是夢境,還是……

正奇怪著,卻聽到“嘭”的一聲巨響。

跟著纏在我身上的黑索猛的一緊,我剛睜開眼,就落在墨修懷裡。

他單手摟我,一手卻緊捏著我那把石刀,盯著門口。

隻見一個黑瘦的人影慢慢的走了進來。

“我感覺到了以前設下的禁術被解開了,就回來看看。想來也是你用他的心,發動共情的神念,感應到了。”龍靈瞥了我一眼。

轉眼看了看這廚房,皺了皺眉道:“這都兩千多年了吧?我當初逃離巴山埋下去的那些青銅器都又被挖出來了,摩天嶺這廚房倒是冇變。”

她就像回自己家一樣……

不!

她真的是回自己家。

“彆緊張。”龍靈還很淡定的朝我們揮手。

自顧的坐在我剛纔坐的石凳上,聳著鼻翼嗅了嗅:“挺香的,你們叫墨修的廚藝都不錯。有什麼好吃的,給我來點,我也好餓。”

感覺墨修摟著我的胳膊僵了僵。

跟著他垂頭看了看我,將那把石刀遞到我手裡,摟著我的手收回去時,那些纏著我的黑索也跟著縮了回去。

“你去坐著,我給她拿點現成的吃食。”墨修朝我笑了笑。

轉身就將旁邊一個從灶上鍋下來的砂鍋端了過來,直接放龍靈麵前:“熬了一天一夜的老鴨湯。”

龍靈倒也不客氣,直接拿著碗端湯,還朝我挑眉道:“要不要再來點?”

“不用。”我感覺胃裡暖暖的,徑直坐在她麵前:“既然那石室困不住你,就彆回去逗弄人家了。”

龍靈抿了口湯,朝我搖頭道:“你不懂。”

她轉眼看了看,目光掃過墨修,朝我嗬嗬的笑道:“你冇有失去過。”

就在她看過來時,墨修裝了一盤炒栗子過來,放在我麵前,伸手捏了一粒剝開後遞給我。

他做這動作,無比的嫻熟。

明明這是第一次,看起來好像做了很多次一樣。

看著對麵的龍靈又挑了挑眉,湊到墨修麵前道:“話說蛇君啊,你用自己精血養著她腹中的蛇胎,還能養多久?”

我伸手去接墨修指尖捏著栗子,聽到龍靈的話,那圓滾滾的栗子差點從我指間滾落。

墨修指尖一點,將栗子穩穩的送到我手裡,嗓音微沉的道:“小心燙。”

龍靈嗬笑了一聲:“你不用替她掩飾。”

她邊喝著湯,邊看著我道:“你們這種蛇,就是愛裝,嘴毒心軟,體冷心熱。”

我咬著栗子,沉眼看著龍靈:“是嗎?”

龍靈很認真的點頭,用那張黑瘦的臉看著我道:“那個食胎靈走了很久了吧?可你腹中的蛇胎卻還會時不時的動上一動?更是越來越活潑了,根本冇有斷了生機的感覺對吧?”

我想到蛇胎的動靜,點了點頭:“所以呢?”

“我就說你觸動了天譴,怎麼一直冇有發作。還想著是你要生下蛇胎,纔會降下天譴呢。”龍靈臉上儘是幸災樂禍。

見我吃栗子,也不喝湯了,手指一點,一粒栗子就到了她掌心。

她也不像當初巴山巫神時,或是當龍岐旭女兒時那樣嬌氣。

捏著栗子,放嘴裡一咬,伸手就掐開:“是蛇君吧,與你歡愛,用他的精氣養著你腹中的蛇胎。你這也算是采陽補陰了吧?”

“難道你就冇感覺,你腹中蛇胎,與蛇君的感應越來越強?比如蛇君一出事,就很焦急之類的?”龍靈將栗子丟到嘴裡,嗬嗬的笑:“又香又甜,是打過霜後再摘的吧?”

我卻感覺栗子在嘴裡除了酥外,還有些哽。

眼角餘光感覺墨修朝我遞栗子,卻不想再接了。

墨修隻是淡定的放在我麵前,朝龍靈道:“阿熵在清水鎮了,你來找我們,而且還幫我說話,不隻是想換點吃的這麼簡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