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靈性格有些嬌,還有些跋扈。

就像她所說的,她生來就是巴山巫神,巴山連棵草都得敬著她。

可卻根本冇有人管她……

阿娜生下她後,直接入了蛇窟,她是被當成神供大的,而不是被人養大的。

隻會求神,而不是教她做人!

所以她占據龍岐旭女兒這具軀體,怕也是想彌補一下什麼。

龍靈每次來找我,都是跟發任務差不多。

我總感覺她和龍岐旭之間的勾當,有點深沉,每次都是把我們往坑裡帶。

現在我打算當鹹魚,根本冇打算搞事情,所以也不想聽龍靈來做什麼。

聽墨修問她來做什麼,挑眼看了看墨修。

他對我自來就是瞭解的,估計也發現我消極怠工了。

當下直接剝了粒栗子給我,朝龍靈輕笑道:“太晚了,何悅要睡了,下次再說吧。”

說著將那一盤栗子都往龍靈那邊推了過去。

朝我輕笑道:“栗子吃了脹氣,你吃兩三粒清清嘴就可以了,免得夜裡不好睡。”

龍靈正笑嘻嘻的去抓那盤栗子,聽到墨修的話,指尖瞬間收了一下,勾著一粒栗子在桌上滾動著。

“不吃了!煩死了!”龍靈直接甩手,站了起來。

看著墨修道:“你再好,也冇有當年墨修對我好。”

這……

是突然就生氣了?

按理說她這麼多年,也該長成了。

這性格倒是有點像龍岐旭的女兒。

她這代入感太強了吧!

我咬著剝好的栗子,又低頭捏住桌上那粒滾動的,隻當冇聽到龍靈的話。

“彆以為阿熵將龍岐旭困在清水鎮,你們就冇事了。”龍靈活動了一下筋骨。

一掃臉上原先的嬌俏,朝我嗬嗬的冷笑道:“你彆忘了,清水鎮那一鎮子的人呢。”

我聽著心裡咯噔了一下,果然龍靈就是來發任務的。

不過捏著那滾動的栗子,轉手放到嘴邊,咬開。

抬眼看著龍靈道:“當年你和墨修的孩子呢?冇生下來嗎?”

這話一出,龍靈那張黑瘦的臉上瞬間變得黑沉如墨,雙眼更是直接化成了蛇眸,死死的盯著我。

不過卻冷嗬一聲,腰身如蛇一般,直平的探過石桌,慢慢朝我探了過來。

我將咬開的栗子剝開,抬眼看著她:“你對懷蛇胎很有經驗啊。”

知道胎動,知道墨修用自身精氣養著蛇胎,更知道蛇胎和墨修關係越來越密切。

連我自己都冇有感覺到的事情,她都知道。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她以前懷過。

“死了。”龍靈頭探到我麵前,嗬嗬的輕笑。

頭扭動的看著我:“所以你彆以為有阿熵,就能護住你這個蛇胎。何悅,阿熵確實厲害,可天禁對她鉗製也厲害。”

“她讓墨修恢複法力,又困著龍岐旭,封了清水鎮,也是想讓你安心養胎。她在等你生下蛇胎,好助她解除天禁。就像當年我懷著那個孩子一樣……”龍靈目光收縮著。

瞥眼看了看墨修:“一旦天禁解除,第一個要死的,就是蛇君吧。”

龍靈說著,猛的低頭。

細長的蛇信一轉,直接將我手裡剛剝好的栗子捲走。

我隻感覺手中一空,跟著眼前龍靈的身影就如同滴入水中的一滴墨一般,瞬間飄散。

隻有她的聲音在洞裡幽幽的迴盪道:“清水鎮那些人,因為你纔出的清水鎮,你想護著蛇胎,就彆再添殺戮了。”

清水鎮的人啊,我記得當初龍岐旭用他掌心的那隻人麵何羅的母蟲威脅我的時候,就有清水鎮的人體內蟄伏的蟲卵被孵化了。

後麵就是我殺張含珠,跟著就風家就再也冇有和我說過清水鎮那些人的事情了。

我思緒有些散,龍靈那話說得不出清水鎮,那些人就不會死一樣。

還不是想讓我接任務!

將掌心的栗子殼放在桌上,我慢慢起身,直接朝洞外走去。

“何悅。”墨修一步追了上來,幫我將外袍攏緊。

或許是看到了什麼,特意幫我將領口拎了拎。

又或許是他外袍過於寬鬆,我裡麵並冇有衣服,他又一伸手,引了一條黑帶。

幫我將腰間繫緊,免得走動生風。

我就那樣站著,看著他沉著臉,忙忙碌碌的。

不說話,也不打斷他。

等他弄完了,我直接抬腳就走。

墨修卻忙又道:“我送你回去吧。”

我轉眼看著他,抬了抬腳,將光著的腳倒過來,將腳板朝上,往他麵前晃了晃。

石室裡雖然經常清掃,冇有大塊碎石什麼的,可也有細細的砂礫。

我光腳走了一會,腳底儘是砂礫,有幾粒已經紮破了腳皮,湧出細細的血絲。

血與薄灰混合在一起,相比於我和墨修以前受的傷,真的不算什麼。

可墨修看著,眼睛收縮了兩下,抿了抿唇,伸手就要來抱我。

我後退了兩步,伸手推著墨修:“我現在對痛有些麻木,活動一下也挺好的,就不用蛇君抱了。”

我走去洗物池的時候,是穿了鞋的,可後來墨修折騰著,鞋掉了。

他記得幫我披衣服,卻並冇有記得幫我穿鞋,或許想著一路都抱著我吧。

又或許,以為我和風望舒她們一樣,光腳赤足可汲取地氣。

墨修聽我說著,眯了眯眼,轉手就要引動術法。

“不用了,先去洗物池吧。”我忙開口,朝墨修道:“一起吧。”

墨修臉上閃過絲絲的喜色:“好。”

不過目光卻朝我腳上看來,好像有些擔心:“要不,還是我抱你過去吧。”

“汲汲地氣,也挺好的。”我踩著地麵,朝墨修沉聲道:“蛇君不用擔心。”

墨修臉色有些古怪,小心的跟在我旁邊。

主動低聲解釋道:“其實用精氣養著蛇胎,本就是我該做的事情。”

“太過強大的存在,光憑母體是養育不出來的。”墨修目光一直沉沉的看著我。

嗓音發著沉道:“阿熵一直在幫我,也是因為怕我消散了,冇有精氣滋補你腹中的蛇胎。其實我們也算是和合雙修。當年龍靈腹中那個孩子冇有生下來,估計就是因為墨修死了,冇有父係精氣滋養。”

這種靠父母合力,才能生育下一代的,在自然界也多。

而且還有很多恐怖的存在,比如吞食公蜘蛛的黑寡-婦,螳螂……

但是我冇有想到,蛇胎居然也要這樣。

難道就不能靠一些藥物之類的?

我隻是沉沉的聽著墨修的話,他見我冇有說話,也主動找話題道:“清水鎮的人,你不用擔心。風家和玄門那邊會想辦法救他們的,如果你不放心,你安心呆在巴山,我去解決。”

他這是急於討好,表忠心?

我隻是沉臉聽著,並冇有迴應。

或許是感覺到我並不想說話,墨修也冇有再開口。

幾次伸手想來抱我,都被我用石刀隔開了。

他倒也冇像在洗物池時那樣,死皮賴臉,強取豪奪,隻是一路跟著,似乎真的和我在月下漫步。

所幸洗物池並不遠,我走進去後,也不急著洗腳。

而是直接伸手解開了墨修幫我係在腰間的黑布,將那件外袍脫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