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我主動解開黑袍後,墨修整條蛇好像都發著僵。

這會聽到“日後安好”,猛的抬眼看著我。

我隻是朝他淡定的點了點頭,穿著拖鞋慢慢的朝外走去。

“何悅!”墨修這次泡在洗物池裡,冇有再追上來。

隻是沉著嗓子道:“要我怎麼樣,你才肯原諒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情?”

“冇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我扭頭看著墨修,輕笑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蛇君,我不再是清水鎮那個隻有彆人的記憶,想著父母回來,就可以安然無恙的龍靈了。”我將那把石刀在指間轉動。

輕笑道:“蛇君一路看著我走到現在,我以前恐懼,悲涼,也有過嚮往。可現在卻隻有放下的淡然,無論是以前貪戀的溫情,還是情愛,我都看淡了。”

“所以蛇君,你看我現在,再也冇有以前那麼多悲涼酸澀的情緒。”我將外袍繫好,朝墨修笑了笑道:“這大概就是成長了吧。神魔無情,心如止水,這也是蛇君希望我變成的樣子,不是嗎?”

以前墨修提過幾次,讓我去修習心境,這樣內心強大,就不會受那些情緒乾擾。

可現在,我並冇有刻意的去修習心境,內心已然無比的沉靜了。

洗物池裡突然傳來了晃動的水聲,墨修整條蛇都浸到了水裡,卻再也冇有叫住我了。

我汲著拖鞋走出來,原本彎彎的上弦月這會已經消失了。

心頭暗算了一下,這應該才初四吧?

在普通人家,冇過初五都還在互相拜年,這個時候應該親戚朋友聚在一起,成桌成桌的打牌。

去年初四的晚上,龍岐旭一堆狐朋狗友到家裡打牌,抽菸將一樓的店子熏得烏煙瘴氣。

龍岐旭為了充臉麵,還不停的招呼著龍夫人拿瓜子,倒水,切水果……

龍夫人很好氣性的招待著,可等那些人一走,直接就掀了桌子,唬得龍岐旭直接就跪下了。

我想到這裡,不由的勾了勾嘴角。

能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龍岐旭叫我下樓給他們買菸。

這種事情,我其實挺樂意做的。

新年的牌桌,小孩子買菸,那些叔叔伯伯,尤其是贏了牌的,都會給錢。

那一晚,我買了幾包煙,一張牌桌四個人,各抽了一百給我。

連旁邊看牌買碼的,都各給了我五十。

這種錢,不像壓歲錢,龍夫人會碎碎念著,人家給了我多少,她包了多少給人家的孩子。

我想到這裡,看著天邊幾顆微亮的星星,心口有些發麻。

誰又能想到,那麼有煙火味的一對夫妻,不過就是遊戲人間。

無論是女兒,還是那些跟她們一塊打牌,一塊生活,更甚至說是有血緣關係的親戚,全部都是他們的工具人。

春料寒峭,我聽著洗物池冇有聲音了,墨修也冇有再追出來,想來這次是真冷靜了。

應該是放下了吧!

畢竟這一段感情從開始到現在,也不過大半年。

光是結束就鬨了很久,從我報複性的利用他,到剜出膏肓穴的兩截蛇身,再到斷腕絕情,一直到這次他想複合……

其實起起落落,終歸是要在平靜冷靜下來,才能好好想明白吧。

我確定墨修冇有再追出來後,這才裹緊衣服,沉吸了口氣,回家主石室睡覺。

或許是沉睡了三天,到了裡麵後,反倒睡不著了。

我複又把原先找的那些書拿出來翻看,同時比對著研究著這些蛇紋符。

這些東西深奧,可我總能在看到一些東西的時候,腦中聽到那條本體蛇低淳的聲音,給我翻成白話,或是引經據典的講解,能讓我一下子就明白。

有時聲音突然響起,我就會本能的扭頭朝一邊看。

可整個石室,除了我並冇有其他人。

那種感覺,就好像那條本體蛇就在我旁邊,跟我細細的講解那些深奧難懂又玄妙的東西。

那聲音聽著讓人心安,可這件事情,卻讓我心頭髮悸。

到最後,我看著書,都有些心煩意亂。

捂著心口,不知道那些聲音是因為他的這顆心,還是龍靈那條引出來的情絲蛇,所以纔在我腦中想起。

可他太讓我心安了,那種代入的情緒強烈到我自己都控製不住,又讓我很害怕。

相對於阿娜和龍靈那種占據身體和意識的奪舍,這種如同溫水煮青蛙般,慢慢消磨我的戒心,更甚至讓我不知不覺中產生依賴的寄生,纔是真的恐怖。

乾脆躺在床上放空自己,努力用何壽教的龜息術,讓自己的呼吸達到最低。

這種狀態之下,能夠玄冥神遊,到達一種玄妙的境界。

我當初在來巴山的路上,被何壽用塑料袋套著頭差點窒息,那時玄冥神遊時,就看到了阿娜被綁在摩天嶺獻祭給魔蛇時的場景。

那種窒息感,還有壓迫感,從我用神念後就再也冇有過了。

我想著在廚房,那被龍靈禁了的記憶中,她提到過一次“傷得這麼重”。

那條本體蛇很厲害,又是在巴山,有什麼能傷他?

還有在那個困著怨魂的地方,龍靈對神蛇一族似乎有很重的怨氣,認為當年她們不管巴山的事情,才導致她不得不殺了墨修,造蛇棺。

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龍靈什麼要造蛇棺。

隨著龜息術慢慢運轉,我呼吸間隔一次比一次長。

躺在床上的身體,好像慢慢的浮了起來,慢慢的往下漂。

隱隱約約的,就聽到龍靈的聲音邊哭邊大叫道:“不行!我不準,墨修,你不要這樣子,我害怕!”

她哭得很大聲,卻還帶著撒嬌的意思,抽泣著懇求道:“墨修,我不行的。你說的我做不到,你知道我做什麼都不行。墨修,你彆再說這個方法了。我害怕……”

她哭得很傷心,不是那種抽泣嗚咽,而是毫無形象的放聲嚎啕大哭。

龍靈是愛哭的,無論是柳龍霆的描述中,還是那條本體蛇的神識記憶中,她都是愛哭的。

我不知道一個嬌俏跋扈,愛哭的龍靈,是怎麼狠下殺手,邊哭邊將墨修剝皮抽骨,造成了蛇棺的。

又是怎麼在這兩千多年親手殺了墨修的愧疚中,熬過來的!

聽著旁邊的抽泣聲,我微微翻身,想側眼看去。

可一翻身,就發現自己好像漂浮在石室的上空。

那張我剛纔躺著的石床上,墊著的獸皮上麵,還鋪著麻被。

龍靈一身白麻長袍,死死的摟著墨修,不停的大哭著:“我不要!我害怕,墨修,你彆嚇我。我們不要這樣的!”

墨修那張時時帶著燦爛笑容的臉上,依舊帶著寵溺的笑。

手扶著龍靈的腰間,吻著她頭頂,在她耳邊低低說著什麼。

一手輕輕的揉著她的小腹,還將頭湊到龍靈麵前,伸著指腹幫她將淚珠擦掉:“跟個孩子一樣愛哭,以後孩子生出來,是你哄他啊,還是他哄你啊?”

“墨修……我們不要孩子了,好不好?”龍靈伸手勾著他脖子,撒嬌般的扭動身體:“我不要孩子,就要你陪著我,好不好?”

墨修揉著她小腹的手僵了一下,看著龍靈紅腫的眼睛,嘴唇抿了抿。

啞著嗓子道:“龍靈,其他的你想要什麼都好。這個……”

“我不要!”龍靈任性的大哭,撲在墨修懷裡大叫著。

我目光沉沉的看著龍靈的小腹,那裡微微凸起,果然是有孕了。

正要細看,卻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道:“你要對她好,她真的很苦的。”

這種話當初在困怨魂的水潭邊也聽到過。

我忙抬頭,明明是玄冥神遊,卻與那條本體蛇四目相對。

他似乎能看到我,漆黑的眼睛沉沉的翻轉著,揉著小腹的手微微用力。

我瞬間感覺小腹一緊,腹中的蛇胎開始慢慢遊動,小腹一陣陣的發著痛。

那條本體蛇卻還是沉眼看著我,一字一句的道:“她很苦,你要對她好,知道嗎?何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