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眼看著清水鎮的人都以詭異的形式,將頭靠近血虱。

而那些原先從腳底爬到頭上的血虱,就在這一刻全部從他們頭上爬到了綠化帶裡。

空氣中的霧更濃了,好像不時有什麼在霧裡滾動。

想到風家蜃龍的情況,我不敢在窗前站太久,忙轉身敲了敲被關的房間門。

裡麵阿寶和墨修不知道在玩什麼,阿寶咯咯的笑,連門都震動了。

“墨修!”我想到外麵的霧氣,生怕這笑聲驚動了霧裡的東西,輕喚了一聲:“有狀況了。”

我聲音不是很大,可裡麵的笑聲立馬就停了。

跟著墨修抱著阿寶開門,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我朝他打了個眼色:“有術法掩藏氣息嗎?外麵霧裡有東西。”

墨修立馬一抖手,那件黑袍變成了一件大鬥篷,將我們三都蓋在下麵。

鼻息之間,瞬間全是墨修身上那種陰陽潭水的硫磺味。

我以前聞著安心,現在聞著,卻有些心慌。

但阿寶以為這是和他玩,捂著嘴,扯著在他頭上的黑袍,將他額頭都遮住,朝我笑得眼睛都眯了。

墨修卻還將黑袍一卷,居然將我們三個都包裹了起來,這才抱著阿寶,抬腳朝窗戶邊走。

三個人,裹一個袍子裡,我不跟著走都不行。

不過到了窗戶邊,墨修朝外看了一眼。

立馬將窗簾拉上了,朝我道:“霧裡的東西很怪,半隱半現,我暫時感應不出來。”

“你也感應不出來?”我頓時感覺問題有點嚴重了。

如果光是阿熵,我們至少還有阿問對她比較熟悉,一旦到她真的威脅到所有地上的生物,說不定阿問那邊還會知道,阿熵有什麼命門之類的弱點。

可這連墨修都感應不出是什麼的東西,這纔是麻煩的吧?

“關係到整個清水鎮的人,我怕用神念驚動了,不敢太較真。”墨修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朝我道:“他們應該是在讓血虱迴歸地底,一時半回清醒不過來,我們趁機去範shimu那邊看看衣櫃裡的東西。”

我伸手微微扯開窗簾,往外麵瞥了一眼,那些人就好像地裡倒了的蘿蔔一樣,就那樣躺著。

如果不是他們頭頂對著的是綠化帶,而是兩兩相對的話,和蛇棺裡麵那些軀殼,倒有點像。

想到這裡,我不由眯了眯眼,將想法朝墨修說了。

墨修也愣了一下,朝我點了點頭,悄聲道:“說不定有關係。”

蛇棺裡那些軀殼,兩兩相對。

就我們目前所知,相對而生,卻又好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性格。

它們從蛇棺汲取生機,能一直保持著被造出來的樣子。

可一切都是相互的,如果這清水鎮所有的人,頭上的血虱往地下,都是在養著一個東西呢?

龍岐旭都能根據蛇棺,造了九具邪棺,將蛇棺意識困住。

那龍夫人,在清水鎮也不少年,多少有點收穫。

我和墨修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對方眼裡看到了擔憂。

果然像龍夫人她們這種活得久的,就是好啊。

時不時搞點什麼,時間久了,不知道暗中搞了多少事情。

不過外麪人暫時還冇有動靜,我和墨修打了個眼色,掀開那件黑袍,就朝外走去。

範shimu也在樓下綠化帶躺著,對於開門,對墨修倒是很容易。

怕阿寶亂跑,墨修一直抱著阿寶。

三人直奔範shimu那個衣櫃,衣櫃門依舊緊閉著不說,還在對拉的把手上,套了把鐵鏈鎖。

看樣子,白天我們想看衣櫃,讓他們都生出了警惕。

墨修看了一眼,將阿寶遞給我,示意我後退了一步,這才伸手去開鎖。

我想到衣櫃中奶奶的模樣,不由的緊吸了口氣。

緊抱著懷裡的阿寶,微微後退了一步,手裡卻捏緊了石刀。

似乎感覺到我的緊張,阿寶忙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親了我一口。

他也知道不說話,小眼睛沉沉的看著我,然後對著我又親了一口。

這是無聲的給我安慰,我心頭瞬間發軟。

逝者已逝,可新生,纔是希望。

也就這一下,墨修輕輕扯開鐵鏈,然後緩緩拉開了門。

隻見衣櫃裡,老範脖子上圈著一圈鐵鏈,手腳下都帶著鏈子。

而他身後的衣櫃裡,釘著好兩個大鐵環,將他鎖在裡麵。

見衣櫃門開了,臉上立馬堆著笑,推了推眼鏡,朝外麵喚了一聲:“甜甜,你來了啊。”

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感覺有點不對。

墨修立馬湊過去,朝老範道:“出來吧。”

“我不惹你生氣了,甜甜。”老範卻依舊一臉憨厚老實的靠在衣櫃裡。

眼看著墨修,儘是深情:“甜甜,我想吃你煮的泥鰍豆腐湯。你煮的最好吃了,豆腐先灑鹽入味,蔥頭煮得半爛,又甜又香。”

他這說法,和範shimu煮泥鰍豆腐湯時,說的一樣。

“現在開春了吧,正是泥鰍出來的時候,晚上去田裡,一晚能抓好幾斤。你最喜歡和我一起抓泥鰍了……”老範臉上儘是幸福的光芒。

明明他對麵的人,是墨修。

他卻似乎是在和範shimu,對坐回憶以前甜蜜的時光。

隻是他一口一個“甜甜”,墨修臉色有點異樣,扭頭看了看我。

我一時也有點不好意思,可對上老範那張絮叨唸的臉,心頭還有些發酸。

“是那個給我們糖吃的爺爺呢。”阿寶還記得她,在我耳邊低聲道:“他做錯了什麼事嗎?要這樣……不聽話嗎?”

阿寶說到這裡,眼帶懼意,眼巴巴的看著我。

在我脖頸窩裡蹭了蹭:“阿媽,阿寶很乖的。”

“嗯,我家阿寶真的乖。”我聽著阿寶的話,心頭一酸。

伸手撫著阿寶的頭,看著還在碎碎唸的老範。

他還在嘟囔:“到春天雨水多了,你腰會痛,記得買點艾條自己多灸。我也想給你灸,可你為什麼不讓。甜甜,是我做什麼惹你生氣了嗎?”

他說著,又眼巴巴的看著墨修,一臉誠懇。

伸手推著眼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我們老夫老妻了,有什麼事,你跟我說,我改啊……”

墨修後背突然一僵,慢慢伸手將衣櫃門關上。

“甜甜。”老範看著慢慢關上的衣櫃門,臉上閃過失落,卻依舊道:“春捂秋凍,晚上睡覺,記得多蓋點。你腳冷,自己先燒水灌個熱水袋暖腳。”

等衣櫃門完全關上,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

臉上閃過一絲絲的不自在,拿著鐵鏈鎖正要掛回去,揹著我低聲道:“他們冇什麼神智。”

我朝墨修點了點頭,抱著阿寶轉身正要出去,就見牽著線的血虱從外麵爬了進來,飛快的爬進了門縫裡。

明顯墨修也看到了,握著鐵鏈的手僵了一下。

我連忙抱著阿寶轉身,就見範shimu一臉平靜的站在房間門口,沉眼看著還冇有鎖上的衣櫃。

墨修直接將鐵鏈丟開,一腳跨到我身前。

他這明顯是怕範shimu,也和劉嬸他們一樣化蛇撲過來。

可範shimu卻隻是看著衣櫃,沉沉的道:“看到了?”

“嗯。”墨修低嗯了一聲,卻依舊冇有動。

範shimu好像有些疲憊,順著門框坐在地上。

眼睛好像透過我們看著衣櫃的門,低喃道:“裡麵的人,是我老伴,可又不全是。”

以血虱續著生機的人,除了是個死人外,無論是看起來,還是情緒,都與活人冇差彆。

範shimu臉上好像無比的失落,聲音沉而啞,幽幽歎息道:“明明是的,可為什麼感覺不是呢。老範有時會對我好,可更多時候都是冷著臉的。”

我聽著愣了一下,卻聽到範shimu複又道:“他自己說的,如果突然對人好,就是做錯事了。如果一直這麼好,就太假了。”

“老範吃完飯,都是碗一丟,不管了的,不會幫我洗碗。可他會……”範shimu說到這裡。

抬眼看著墨修:“老範隻會冷著臉罵我,這麼大年紀了,還隻有泥鰍煮豆腐拿得出手。就算喜歡吃,也會嫌棄。”

“他隻有在我們剛認識時,第一次請我在鎮上影院看電影,叫過我一次甜甜。不會一直叫的,他嫌丟人,肉麻。”範shimu眼神愣愣。

也不知道看在哪裡,嘴唇抖動:“衣櫃裡那個明明是他,可又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