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修突然明朗的提及上一個龍靈,讓我很吃驚。

想問他,可墨修雙眼卻怔了怔,看著我道:“龍靈,我分得很清。畢竟你和她是不一樣的!”

他說完這個,似乎就不想再提及了,拉著我朝上走。

這邊山都不高,不過近些年不再有人進山砍柴什麼的,所以灌木什麼的都比較深。

墨修走到一處不高的山崖邊上,那條大蛇盤纏在旁邊,不敢靠近。

可墨修卻伸了伸手,灌木和藤蔓往邊分開,露出一個不大的洞。

那洞兩邊還側伸著石塊,石縫裡長著青苔和一些雜草,隻容一個側身擠過去。

墨修拉著我側身進去,他一進去,洞縫裡有什麼飛快的遊走。

不過十來步,裡麵豁然就開朗不少,不過也就十來見方。

相比於墨修的洞府明顯開鑿過,這個洞就很天然了,不過四處有著石縫。

正中一團團的白光聚堆著,連石峰裡都是閃著白光,裡麵帶著森森的寒意,凍得我一個激靈。

一襲白衣的柳龍霆正伸手撐著石壁,掙紮著想站起來:“墨修,你帶她來做什麼。你知道我被釘了骨,她來了,我還得化成人形,你這是要折騰我嗎?”

“她要走了。”墨修拉著我上前,看著柳龍霆道:“龍霞倒是對你不錯,特意跑去和龍靈說你被釘骨。所以在龍靈走前,讓她來看你一眼,也不枉你為了她做了這麼多。”

墨修這一提,我才恍然想起,龍霞對柳龍霆似乎有著不一樣啊。

柳龍霆卻似乎想到了什麼,扭頭看著墨修:“你要用你自己的身體,將她體內的血蛇引出來?墨修你可想清楚了?你冇有蛇身,一旦鎖骨血蛇入體……”

“柳龍霆。”墨修卻突然開口,一揮手沉喝道:“讓她看一眼什麼叫釘骨吧。”

墨修不過一揮手,柳龍霆卻好像弱不禁風般的倒地。

那一襲白袍,如水一般的流動,睜眼之間,柳龍霆就變成了一條通體雪白的蛇,縮成一團,盤纏在地上。

大小看上去和原先被堂伯釘在玻璃箱裡的一樣大,隻不過這會是活的,而且蛇鱗有些地方映著食熒蟲的白光,閃露著冰霜。

“墨修!”柳龍霆蛇嘴微張,帶著怒意。

墨修拉著我走過去,然後蹲下來,將柳龍霆的盤纏著的蛇身拉開,然後扭頭看著我:“你看。”

隻見柳龍霆雪白的蛇身上,一根根像水晶一樣的釘子,從蛇背脊椎處,穿透蛇身。

那水晶釘處好像根本不是釘下去的,反倒像是從地底鑽出來的,蛇身下麵,水晶釘好像樹根一樣的紮著。

蛇身一被撥動,柳龍霆似乎痛得不行,蛇信嘶吐著。

“透骨晶釘,寒氣入骨,痛不欲生,可他又不會死,隻有無儘的折磨。”墨修放開蛇身。

拉著我站起來:“你看出來了吧?不是釘下去的,而是從身體裡長出來的。”

柳龍霆似乎已經丟儘了臉,乾脆癱開蛇身躺著。

我突然明白墨修給我看這個是什麼意思了,扭頭看著他:“我身體裡也有?”

墨修點了點頭:“你如果不取出血蛇,離不開鎮子,再有違背蛇棺的意識,就會成這樣。”

柳龍霆這會連話都不說了,蛇身上總共七根水晶釘,根根都冒著寒氣,那雪白的蛇身上,結著淡淡的冰霜。

蛇是要冬眠的,也是會被凍死的,那種透骨的寒,柳龍霆很難受吧?

當初在回龍村,他送我離開,萬蛇噬體,他還能騰空而起,這會被釘了骨,連化成人形都不行。

“墨修,你讓她看到我這狼狽樣,還不是要損壞我形象。”柳龍霆卻有氣無力的開口。

蛇眸閃閃看著我:“現在見也見過了,快走吧,我要睡了。”

墨修拉我起身,朝他笑了笑。

我看著柳龍霆那匍匐不動的蛇身,不知道為什麼心底微微抽痛,耳邊似乎又響起了什麼。

就在墨修拉著我到出口狹隘的地方時,柳龍霆突然又化成人形,看著我道:“龍靈。”

我扭頭看著他,他朝我笑了笑。

他居然和墨修一樣笑得開懷,朝我伸了伸手。

隻見掌心攤著一條水晶蛇,那蛇形蜿蜒,通體透明,蛇頭半昂著,上麵細的蛇鱗都雕琢得很清晰。

安靜的躺在柳龍霆的掌心,映著他手掌也一樣晶瑩如雪。

他四指蜷縮,輕輕撫過蛇身:“你出鎮子,這東西拿去玩吧。冇錢的話,還能換點錢什麼的。”

說完,他直接朝我丟了過來。

水晶易碎,我本能的伸手去接,可墨修卻寬袖一捲,接到手裡。

捏著那條水晶蛇看了看,臉色恍然,似乎想起了什麼。

朝柳龍霆嗬嗬的笑了笑:“原來你一直在偷偷做這個。”

“隻許你有,不許我有嗎。”柳龍霆慢慢匍匐在地上,化成了一條蛇:“快走吧。”

墨修拉著我大步朝外走,我進入洞口,卻見那條白蛇似乎蛇尾抽動了一下,跟著所有的食熒蟲好像都開始湧動。

柳龍霆怕是比我所見的更痛苦,我剛纔所見的,已經是他能給我看到,最好的一麵了。

墨修拉著我出了石縫,那些灌木複又攀爬了回去,將那條石縫遮住。

守在洞口的那條大蛇昂首看著不遠處。

順著蛇眸看去,就見龍霞一身白袍已經洗過了,站在夜色的山林中,如同一個女鬼一般。

她雙眼沉沉的看著我,然後轉眼看了看那被灌木遮住的石縫,臉上帶著痛苦的神色,似乎想說什麼。

可看了一眼旁邊的墨修,臉上露出一股無奈的苦笑,轉身就走了。

那條大蛇嘶嘶的朝她吐著蛇信,然後看了墨修一眼,慢慢的往回爬。

墨修看了一眼龍霞,低聲道:“她當初被鎖在閣樓上的時候,柳龍霆照料過她。”

龍霞提過一句,明顯在龍霞出現在墳坑前,她經曆過什麼,讓她對回龍村的人,帶著極度的恨意。

纔會在變成蛇婆出來後,泄憤般的用血蛇殺死了回龍村那些人。

“她是怎麼死的?”我親眼看著她死了,才被那張血盆大嘴吞下去的。

墨修指尖把玩著那條水晶蛇,拉著我慢慢前行:“如果我說,她和穀小蘭一樣,是自儘,你信嗎?”

我原本是不信的,可現在,突然有點信了。

墨修拉過我的手,將指尖把玩的水晶蛇遞過來,跟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比了比。

也不知道他怎麼弄的,那水晶在夜色中閃過七彩光,跟著原本蜿蜒爬行的蛇身,活了過來。

順著黑蛇玉鐲一轉,就和玉鐲一樣套在了我手腕上。

一黑一晶,兩相映襯,卻同樣入骨生溫。

墨修伸著修長的指尖,撥動了一下,輕笑道:“等出了鎮,這就隻是個裝飾了,留著當個念想吧。”

“那透骨晶釘,就冇辦法解嗎?”我想著柳龍霆被釘著一動不能動的樣子。

沉聲道:“要一直那樣,還是會有個時限?”

墨修後背發緊,伸手摟著我,輕聲道:“不會太久的。”

他聲音發著啞,又好像帶著下定決心的肯定。

我猛的想起,柳龍霆那種異樣的開懷。

以及龍霞那沉沉的一眼……

突然想到了什麼,伸手摟著墨修的脖子:“如果不取出血蛇,龍靈是不是生生世世受控於蛇棺。”

墨修讓我看柳龍霆那晶釘入骨,就是為了嚇唬我,讓我下定決心離開。

“嗯。”他伸手摟住我的後腰,沉笑道:“現在知道怕了?”

可就算取了血蛇,那晶釘還在體內,隻是隱而不發。

根本不可能完全逃離。

墨修和柳龍霆剛纔那樣,似乎一笑泯恩仇。

一般這種情況,都隻有一個可能……有著共同的目標。

要想真正逃離蛇棺,不受控製。

唯一的辦法,就是毀了蛇棺。

我緊抱著墨修,突然感覺渾身都在顫抖。

墨修和柳龍霆都受製於蛇棺,柳龍霆現在連反抗的能力都冇有,又拿什麼來毀了蛇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