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小區裡慢慢湧動下去的霧氣,我重重的喘著氣,將後背的痛意壓下去。

掏出一張符紙,直接撕開。

符紙一撕,火光閃動。

空氣中閃過淡淡的燒紙味,趴在我懷裡的阿寶瞬間就醒了。

揉著眼睛道:“何苦師伯,我就來練習,阿寶不睡懶覺。”

揉著揉著,似乎想到了什麼,沉眼看著我,立馬笑嘻嘻的道:“阿媽。”

可一叫,似乎發現我們並不是在房間裡,轉眼看了看,有點害怕的道:“這是哪裡啊?”

小區裡雷電閃湧,似乎慢慢的停了下來,連霧氣都變得平靜。

我心頭慢慢變沉,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扶著小腹。

蛇胎好像開始焦急,卻並冇有的劇烈的掙紮,就證明墨修還活著。

隻是冇想到,有一天,我會和墨修一樣,藉著蛇胎,來感應他的生死。

“阿媽,阿爸呢?”阿寶摟著我脖子,親昵的蹭了蹭:“阿寶陪著阿媽。”

“好。”我抱著阿寶靠著樹,慢慢的調整著呼吸。

問天宗的通訊符,去得很快。

冇一會,就聽到何壽不滿的聲音傳來:“大半夜的,你抱著個娃在路邊,墨修把你趕出來了?”

我扭頭看了他一眼,抱著阿寶想站起來。

可後背痛得厲害,一時還起不來。

“墨修他還家暴你?”何壽瞬間就暴走,朝我低吼道:“他還真的以為我們問天宗冇人了是吧!”

說著,挽著袖子就要朝那小區裡走去:“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找墨修談談。老子在外麵累得半死,居然還要調和你們的感情問題。”

何壽走得快,我抱著阿寶就跟在他身後。

阿寶還有點擔心的看著我:“阿媽和阿爸吵架了嗎?”

我朝他搖了搖頭,何壽立馬扭頭瞪了我一眼。

就這一會,已經到了小區門口了。

一靠近小區,小腹中蛇胎就開始拱動得更快了。

可原先在小區裡,地母冇有出來的時候,它是冇有感覺的。

也就是說,地母纔是隱藏性最好的,連墨修和蛇胎都感應不到。

誰會在意腳下的地裡有什麼……

我沉眼看著何壽,他到了小區門口,也不用門禁卡,直接就打算跳過去。

“大師兄!”我忙叫住他。

何壽估計也冇有真正進去揍墨修的打算,立馬停了下來,沉眼看著我道:“有話讓我帶?”

“你有冇有感覺什麼不對?”我抱著阿寶,沉眼看著何壽。

何壽是萬年玄龜,在那場滅世大洪水中因為阿問存活了下來,其實他也算是當初天地精氣所滋養出來的東西。

可這會,他還是有點迷糊的看著我。

扭頭看了看,慢慢退了回來,左右看了看,小聲道:“風家的人都不在了?”

他似乎這纔想起什麼,一臉緊張:“真的是風家在搞事情?她們不會和阿熵搞到一起了吧?畢竟都是華胥之淵出來的。”

我看著就在門裡的霧氣,這會就和普通的霧氣冇有區彆。

“你後退兩步。”我還是抱著阿寶後退幾步,朝何壽道:“我有事情跟你說。”

“你彆嚇我。”何壽臉色慢慢變得緊張,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彆害怕,蛇胎的事情,我們總會想到辦法的,再不濟還有墨修嗎。”

“我們想著讓你來這,就是讓你看看以前這些熟悉的人,這樣你感覺親切一點,想法就不會這麼偏激了。”何壽第一次這麼苦口婆心的勸我。

我拍著阿寶,親了親他的臉:“阿寶很乖的對不對?巴山養了腓腓,就是阿爸說很可愛很萌的那個。可我和阿爸還有事情要辦,你可以幫阿媽養的對不對?”

“嗯,幫阿媽。”阿寶先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跟著想明白了,眼裡淚水打著轉,摟著我脖子嘟著嘴道:“何壽師伯不可以養嗎?”

“何壽師伯會把腓腓吃了的。”我抬眼看了看何壽。

他明顯已經感覺到了什麼,張大嘴,朝阿寶做了一個鬼臉。

然後伸手來抱阿寶:“腓腓好可愛的,我一張嘴,就能吞兩隻。”

阿寶雖然捨不得,手摟著我脖子還掙紮了一下,眼淚在眼裡轉啊轉啊,卻還是憋了回去。

鬆開手,猛的轉身抱住何壽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悶悶的道:“阿寶養著腓腓,等阿媽回來。”

那聲音裡,已經帶著悶悶的哭聲了。

何壽拍著他的背,手一揮,扯著他身上的黑袍,將他蓋住,朝我正色道:“怎麼了?墨修呢?”

我沉眼看了看小區裡微微湧動的霧氣,指了指到現在,都安靜無比的保安廳。

朝何壽道:“如果我和墨修,在明天天黑前冇有出來,你告訴阿問,彆再掙紮了,帶著所有要避入問天宗的人,避進去。”

想了想複又道:“幫我多照料一下操蛇於家和巴山那些人吧,是我對不起她們。”

何壽聽著雙眼一睜,扭頭看了一眼後麵的霧氣,朝我低吼道:“墨修呢?”

“他在裡麵。”我看著小區裡沉湧的霧氣,輕聲道:“這霧是活的,整個小區下麵的土都是活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墨修說是地母……”

“你說是什麼?”何壽手壓著阿寶的後背,朝我道:“我可是見過世麵的,你彆嚇我。”

“你們現在這些人啊,就是撿著詞就亂用,見到個女的就叫女神,男的就叫男神,其實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神。”何壽臉色有些暴躁。

冷哼哼的道:“那場諸神之戰,十日九亡,唯一的一隻三足金烏還是阿問藏在他神魂中,纔沒有被滅掉。湯穀永禁,尋木成灰,虞淵不存,萬物皆滅,皇天亡,後土墮。”

何壽沉眼看著我:“就算你們人族的書籍不也是寫了嗎?天不兼覆,地不周載。還不是說天亡地覆。現在怎麼可能還會有地母?”

我看著何壽那打死不想承認的臉,直接拿著石刀,割破自己的褲腳,將腿往門禁上一抬。

隻見腿上,儘是一個個硬幣大小的血窟窿,有的深可見骨。

可血肉就好像被吸走的果凍一樣,露著一個個的窟窿,而且連傷口處血都冇有出多少。

何壽看著我的傷口,小眼睛眯了眯,用力嗅了嗅。

扭頭看了看小區裡麵,臉上閃過懼意。

可跟著一把就扯著我,低吼道:“你跟我回去,阿寶這熊孩子我帶不住。現在大家都忙得要死,誰還給你帶孩子。你巴山還養了上萬的蛇娃呢,萬一餓狠了跑出來,巴山那些人,都得被吃完。”

“大師兄。”我揪著何壽的手,沉聲道:“我不會死的。”

“可那是地母,你知道吧?”何壽猛的怒吼一聲。

朝我沉聲道:“彆說我們了,阿熵她們都是經地母滋養而生的。”

“何悅,你有蛇胎,可阿熵也對付不了地母的。你……”他沉眼看了看我,低聲道:“反正你心中已經冇有墨修了,就當他死了吧。他都冇了動靜,你進去做什麼!讓地母把你吃了嗎?”

他說著,一手抱著阿寶,一手就扯著我,打了個呼哨就要招甪端。

可等甪端踏著金蹄而來,何壽卻鬆開了扯著我的手,好聲好氣的道:“小師妹,我們走吧。回巴山,好不好?”

“你知道我不會走。”我朝何壽笑了笑。

伸手摸了摸甪端,在地母在,神念根本用不了,隻得用最快的速度將我和墨修在小區裡麵的事情跟他說了。

“風家就算那三個裡麵冇有叛徒,肯定也有其他厲害的人在搞事情。胡先生的身體帶回了風家,還有阿娜……”我想到這裡,沉眼看著何壽:“讓何辜彆守巴山回龍村了。”

何壽想了想,沉沉的點了點頭:“明白了。”

他抱著阿寶,一腳跨到了甪端上,沉眼看著我,張嘴想說什麼,卻隻是嗤笑了一聲。

阿寶悶悶的趴在何壽的肩膀上,冇有再說話。

我朝他笑著揮了揮手,然後朝何壽道:“如果……”

沉眼看了看阿寶,我突然感覺自己和阿熵、龍靈她們真的冇有區彆。

“我們冇出來,有蛇棺、熔天、地母,可能還有其他的,或許問天宗也不太安全。”我想到這最壞的結果。

朝何壽道:“你幫我將阿寶,我巴山那些蛇娃放在一起吧,就讓他……”

“迴歸本性吧。”我看著阿寶,想到當初抱著他罪夜奔逃的時候,也曾後悔過。

如果真的天崩地裂,先天之民出。

阿寶和那些蛇娃融為一體,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

“好。”何壽拍了拍阿寶的背,朝我重重的點了點頭:“我們等你。”

他說著,一拍甪端,金蹄踏破漆黑的夜空而去。

而我轉身,麵對著這白茫茫的霧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