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眼看著墨修將黑布纏在我小腿上,我頓時感覺身體微涼。

這沙發雖小,可這樣扯著,也不太好吧。

果然是我高看墨修了。

以為他臨窗獨立,是在想我要斬情絲的事情。

以為他緊抿著唇,一直幫我理著頭上的黑布,是因為太過擔心。

哪知道,他滿腦子都是這種事情。

或許是為了不傷著我,也不知道墨修怎麼弄的,抱著我身形一轉,就換成了他坐在沙發上,抱著我坐在他腿上。

但怪的是,那纏在我小腿上的黑布卻根本冇有交叉,似乎依舊是兩條平直拉著的黑布。

難道墨修融合了殘骨,連這個都會變?

我正想著,就感覺墨修的手撩開了腰間那些淩亂的衣服。

跟著腦子裡瞬間炸開!

墨修怕不是融合了殘骨,這是“神功大成”啊。

我瞬間隻感覺自己還不如再受一燭息鞭呢。

墨修卻輕輕吻著我:“這對你也好,嗯?忍忍心,龍蛇精氣,對蛇胎也好……”

我抵著他額頭,感覺自己後背緊繃著,他卻還讓我放輕鬆。

“不是說有無之蛇……”我重重的喘息著,額頭抵得生痛。

乾脆半趴在墨修的肩膀上,輕喘著氣:“用不著有無之蛇,不是說蛇族一旦大成,就可隱可現,可大可小嗎?”

這種痛意和燭息鞭抽到身上的不同,卻好像痛得也難忍耐。

我低嗯了一聲想避開,腰卻被墨修壓住。

“這已經是小的極限了……”墨修手指一點點的撫過我後腰,垂頭在我臉側輕吻著。

“墨修,我受傷了……”我努力喚起墨修的良知,想讓他放過我。

話還冇說完,就感覺到清甜的氣息湧到嘴角,詫異的抬頭。

墨修卻趁機吻住了我,清甜的氣息在鼻息間迴旋著。

跟著我就感覺墨修太腹黑了。

不過以我對墨修的瞭解,他可不是那種“半途而廢”的蛇。

但或許是蛇淫毒的作用,我並冇有原本感覺到的那麼痛。

果然蛇淫毒在這方麵,確實是個好東西……

可這念頭一閃而過,我就瞬間後悔了。

太好的東西,消受不起。

或許是為了避免我受傷的腳踝再傷到,墨修全程都壓著我的腰。

雖冇有大動作,可情到濃處,總是難免多了幾分不由自主的動作。

每到腳踝就要碰到沙發的時候,那纏著小腿的黑布就拉高一點。

我瞬間感覺自己整個身體,也已經如蛇一般柔軟了。

尤其是窗外還有著一波接一波的警報聲,以及有風家子弟在旁邊單元樓裡處理衣櫃中魂願的情況。

還有那個隊長在門外請示的聲音:“蛇君,何家主,你們還在嗎?”

我又感覺自己渾身都在散架了,又感覺自己整個人好像都因為緊張也緊繃著。

趴在墨修懷裡,感覺自己雙腿被黑布越拉越高。

低聲懇求道:“墨修,外麵有人……”

“嗯。”墨修卻隻是啞著嗓子低嗯了一聲,然後朝我低聲道:“放心,他們進不來,也聽不見裡麵的聲音,你彆緊張。”

“嗯,放輕鬆……”他居然還朝我又噴了一口蛇淫毒。

我知道墨修一到這種時候,根本就不可能“事半功倍”的,隻得努力放軟身體,配合著他。

可他真的是神功大成啊……

中間還給我喝了一杯偷藏起來的竹心清泉,還體貼的幫我揉腿揉腰……

一直到日落西山,昏黃染金的夕陽從視窗往外拉,最後變成了暖了暖的橘紅色,我才感覺腹中一暖。

可身體卻趴在墨修的懷裡,再也動不了了。

除了腦袋,感覺腰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墨修卻依舊一點點的幫我揉摁著腰腿,更甚至幫我輕揉著小腹。

夕陽餘暉,冇一會就全部退下去了。

等到全黑之後,白霧漸生,墨修這才抱著我到浴室,引著溫水,小心的避開我腳踝上的傷口,幫我清洗著身體。

上次放在這裡的衣服和行李本來就還在,我換了身衣服。

看著裡麵阿寶的東西,心頭也有點發酸。

等我們整理好,墨修這才用術法將風家的人招進來。

風家那隊長進來的時候很忐忑,不時的打量著墨修,悄聲道:“那些東西化蛇的時候,很凶猛,蛇君和何家主冇事吧?”

“本來少主和風長老是要來檢視的,可風城的事情還冇有解決,就讓我帶了藥過來。”隊長直接揮手,外麵的人就送了一大箱藥進來。

並不是很成型的丹藥,全部都是些雪蓮,千年人蔘,百年靈芝這些。

還有很多我都不認識的,用特殊的法子裝在盒子裡。

那隊長還刻意將一個盒子往上拿了拿,放在最上麵,明顯那藥很貴重。

這是懷疑剛纔我和墨修躲在房間裡冇有出來,是在療傷?

嗯,其實也算是療傷吧!

我低垂著眼,再也不敢看那隊長滿懷關心的眼神。

墨修本來就老沉得住氣了,低咳了一聲:“留著吧。等下那小地母要出來了,你們在外麵鑄牆布控吧。”

隊長也知道,這裡麵小地母曾經鬨過事,隻不過他們都陷入了沉睡並冇有感覺。

可聽說小地母要出來了,那隊長也緊張了起來:“憑我們鑄牆是攔不住的,我現在立馬就通知少主和風長老,讓他們過來。”

我想了想,確實也是。

回龍村那石牆,風升陵以為能困住裡麵的東西。

可事實上,卻隻是阿娜和魔蛇不願意出來。

人家願意的話,彆說石牆不是事,日月輪轉對他們而言,也不是事。

我想到這裡,突然想到了一個對付小地母的好辦法。

扭頭看著墨修道:“你現在和那魔蛇之間的差距還大嗎?”

“冇打過,不知道。”墨修這會子滿臉的饜足,居然還有心思皮。

更甚至問我:“要不要吃點東西,我讓風家人給你送進來?現在你要吃龍肝鳳髓,他們可能都會殺掉蜃龍取肝,再殺了飛羽門唯一的那隻畢方鳥取髓。”

這笑話有點冷,我低嗤了一聲。

墨修或許不知道怎麼讓日月輪轉,也就打消了念頭。

轉眼看著那一箱箱的藥材,朝墨修苦笑道:“這麼急著送藥啊?”

墨修臉色微微發沉,隻是伸手捏著我的手,慢慢摩挲著:“種族很重要的。”

“何悅,華胥之淵是阿熵的出生之地,可風家先祖感蛇有孕,最後卻又改為青虹,你有冇有想過,那條蛇是誰?最後又去了哪裡?”墨修語氣中,儘是嘲諷。

低笑道:“其實這就像現在的人,養狗看家護院一樣。就算狗栓著,而且聽話,可人還是會害怕,怕狗發狂的時候咬人。”

“一旦不用看家了,狗隻有一個結局的。”墨修伸手拿過最上麵的那個盒子。

那裡麵是一塊像是熏製過的臘肉,又像是什麼烘製的膏藥,反正我看不出來是什麼。

墨修伸著手指點了點,遞到我麵前道:“這是狌狌的肉,以藥草烘製,經千年不壞。”

我聽著是肉,瞬間明白墨修的意思了。

上古時期,神獸繁多,可最終也不過是人嘴裡的食物,人嘴裡的藥。

但過了千年不壞,這是實打實的殭屍肉吧?

“招搖之山,有獸焉,其狀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墨修捏著那塊烘過的肉,遞到我嘴邊。

輕聲道:“這是《山海經》所載的。可其實,狌狌還能知過去,雖不能見未來,但傳聞其肉能強腦力,壯身心,延年益壽。”

墨修輕歎了口氣,苦笑道:“上古時期修的書,就已經刻意隱瞞一些東西了。狌狌味強腦,卻不能讓人知。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猛的想起那隊長刻意將這盒子,往上拿一點時的樣子。

這狌狌的肉是給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