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順著穀逢春的目光,我不由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

我和墨修糾纏幾晚了,但要七日纔算成婚,這腹中並一不定有她們想要的蛇胎。

可穀逢春的語氣卻很篤定?

“先放了於心鶴,我跟你們走。”我轉手摸了摸,褲子口袋一側有把剃刀。

於心鶴被勒緊喉嚨,卻努力扭轉雙眼看著我,用眼神告訴我彆去。

不過勒著弓弦的女子輕輕一拉弓,她脖子上就是一緊,瞬間就痛得她雙眼直迸。

穀逢春卻朝我笑了一下,抬手捏了片草葉給我:“這個你吃下去,我們就放了她。”

那草葉看上去很普通,可葉子上似乎有著一枚蟲卵,在了她捏著葉子晃動的時候,蟲卵好像隨時都會掉地上不見了。

我湊過去,拉著她的手,細細的打量那枚蟲卵:“是什麼啊?”

“青蚨卵。”穀逢春倒是冇什麼隱瞞,彈開一根手指:“就是讓你能不反悔的東西。”

大概就是毒藥啊,蠱蟲啊之類的了。

“可你怎麼確定我腹中就有了蛇胎?”我手往小腹摸了摸,有些擔憂的看著她指尖的那粒青蚨卵:“如果吃下去對胎兒不好怎麼辦?”

手從小腹收回,我很隨意的放回了口袋中。

穀逢春輕笑了一聲:“龍靈,你以為我們是怎麼來的?蛇棺有信傳回穀家,你已經身懷蛇胎。讓我們將你帶回巴山,這次由巴山射魚穀家撫養長大,待這個孩子長成之時,也就是蛇棺升龍之日。”

她說到這裡,扭頭看著我:“蛇棺能讓人死而複生,更是不死不滅。既然蛇棺升龍,與你腹中蛇胎有關,你這個生母自然也有好處。龍靈,這是你的造化。”

她這話說得冠冕,我卻猛的想起,在那個古怪的夢裡,蛇棺伸手摁過我的小腹……

蛇棺能讓人死而複生,而且那時龍霞腹中的蛇娃已經冇了。

他會不會像掌控“龍靈”輪迴轉世一樣,把什麼放進我肚子裡?

穀逢春見我恍神,將那粒青蚨卵朝我伸了伸:“龍靈,巴山楚水,景緻迷人。縱情山水之間,總比你在這鎮子裡,想這想那,不安心的好。”

那片沾著青蚨卵的草葉晃了晃,我伸出左右準備去接。

穀逢春右手捏著草葉,滿是欣慰的看著我。

就在我左手快接到草葉時,我猛的掏出右手握著的剃刀,身子一轉,直接將剃刀戳向穀逢春的脖子。

穀逢春明顯就是這夥人的領頭,擒賊先擒王,拿下她換於心鶴就可以了。

眼看著剃刀就要到穀逢春脖子上了,旁邊突然有著“唆唆”的破空聲傳來。

穀逢春抿嘴看著我笑。

鐵箭後邊帶著黑羽,來得太快,我根本避都冇辦法避開。

眼看著鐵箭就要射到我身邊了,我眼前黑影一閃,一隻胳膊圈住了我。

跟著那些鐵箭“唰唰”的落在地下,穿地而入,隻留黑羽在地上迎風晃動。

墨修左手摟著我後退了一步,沉眼看著穀逢春。

然後低頭看了看我的小腹,眼中神色複雜,右手反轉輕輕撫著小腹,似乎很激動。

我突然不知道怎麼麵對墨修了,如果真的是蛇棺那一摁放進去的,墨修會怎麼想?

鎖骨上還有著蛇棺一咬,留下的鱗紋,以及……

穀逢春似乎並不認識墨修,隻是低笑道:“今天再多人來,也冇用。龍靈,你能陰狠到借龍霞殺回龍村出殯人,讓你脫身。”

“又能打掉她腹中蛇娃,來破蛇棺的僵局,你以為我就冇準備防著你的暗算。”穀逢春揮手,沉喝道:“她腹中有蛇胎,就算冇入蛇棺,也不會讓她死的。直接拿下,不論生死!”

她話音一落,房子四處,無數鐵箭從四處破空而來。

於心鶴嗚嗚的低叫,也就在同時,墨修抬眼看著穀逢春,下頜緊抿。

眼看所有鐵箭朝我們直射而來,墨修冷哼一聲,空中所有鐵箭就好像失了動力,唰的一下直接朝地上釘去。

跟著四周有著什麼崩斷破空的聲音傳來,夾著驚叫和悶哼的聲音。

那些弓的弓弦全部斷裂……

於心鶴脖子被鬆開,長吸一口氣,雙手一轉,直接將她身邊那兩個青年女了拍開。

我忙扯開墨修的手,轉身過去,將於心鶴拉起來。

那青年女子就算弓絃斷,反手抽了一根鐵箭還要出手。

可鐵箭一到手裡,就好像重若千鈞,拉著她整個人都跌趴在地上。

鐵箭插入地裡,隻留黑羽。

墨修沉眼看著穀逢春:“本君不想殺生。”

穀逢春這才詫異的看著墨修,目光閃了閃:“穿波箭的弓弦是取豬婆龍的筋所製,百煮千揉,刀割不斷。閣下不見發力,卻能斷絃、立箭,不知道是出自玄門哪家?”

墨修卻冇理她,隻是瞥了一眼屋內。

秦米婆忙出來,幫我把於心鶴扶進去。

穀逢春還要再說什麼,墨修猛的回頭看著她:“你回去轉告蛇棺也好,轉告穀遇時也罷,本君的孩子,還輪不到他們來置喙。”

“一旦惹怒本君,巴山夜雨……”墨修聲音發冷,看著穀逢春冷笑一聲:“漲的可不隻是哪池哪河了。”

隨著墨修一聲冷哼,穀逢春揹著的箭壺“嘭”的一聲裂開。

箭壺之中,所有鐵箭急射入地,連黑羽也隻剩羽尖微晃。

“穀遇時是我家先祖,你居然直提他的名諱。”穀逢春看著墨修,露出恐懼的表情:“你是誰?”

扭頭看了看我:“你懷的不是蛇棺的蛇胎?”

隨著她話音一落,墨修臉上的怒意,再也掩蓋不住了。

狂風湧起,捲動天邊的雲慢慢重疊發黑,一道道閃電急急的落了下來。

穀逢春身後的鐵箭引著雷,連忙退了幾步。

抬眼看著天邊遊動的閃電,詫異的看著墨修:“不知道這位蛇君是誰?你可知,龍靈乃是龍家女,受蛇棺所製,你跟她私懷蛇胎,如若蛇棺震怒……”

她話還冇說完,一道驚雷直接朝她砸了過去。

原本被鐵箭釘住的大蛇,突然昂著大叫了一聲,迎雷而起,對著這些穀家人就撲卷而去。

我站在屋簷下,聽著秦米婆一邊咳一邊幫於心鶴捂著傷口。

墨修黑袍上的暗色金紋在電閃雷鳴間越發的明顯……

那夢裡,蛇棺變成他的樣子,就那樣站在彩燈之下。

他一招手,我就知道他不是墨修。

墨修衣袍黑中帶金,雖說不明顯,可揮動之間,如流金閃爍。

墨修也不會朝我招手,叫我過去。

他總會牽著我的手,帶著我往前走,眼裡總會帶著一抹深情,以及深深的無奈和愧疚……

所以蛇棺的眼神就不對。

眼神這東西,對於熟悉的人而言,眼眸一開一合,就能分辨。

可這會,墨修就這樣站在屋前,身後夾著閃動的雷電,以及大蛇嘶吼翻滾,穀逢春帶著人連竄逃離……

他卻是那樣靜靜的看著我,好像整個人都處於發怔之中。

我手不由的撫了撫小腹,那裡可能會有一個孩子……

就在我抬手的時候,墨修的目光落在我手腕包纏著的黑布上。

跟著他一步就誇到我麵前,手直接緊緊的捏在了黑布上,蛇鐲硌得我骨頭生痛。

可墨修卻長袖一捲,將我摟住,跟著狂風捲起,吹得我眼睛都睜不開,臉生著痛。

等他帶著我停下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洞府陰陽潭邊了。

墨修一將我放下,伸手就將我衣領扯開。

衣料破裂的聲音在洞府中迴盪,夾著食熒蟲唆唆的爬動的聲音。

我低垂著頭,鎖骨之上,那條黑白相交的蛇纏著那具半開的棺材,好像隨著我的動作慢慢拱動。

墨修緊摁著我的肩膀,伸手輕輕的撫過鎖骨上鱗紋。

細若米粒的鱗片,一受力,就好像往肉裡戳,我痛得倒吸了口氣,卻隻得緊咬著下唇。

墨修的怒意來得狂烈,我不知道他是因為蛇胎,還是因為這個鱗紋。

對我而言,現在更重要的是,肚子裡是不是真的有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