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眼看著我黑髮宛如利箭般朝著龍岐旭眼睛射去。

龍岐旭朝我嗬嗬的冷笑:“何悅,這是真的斬情了嗎?”

他就算笑得再冷,也是那樣憨厚的表情。

果然老實的臉最容易騙人的。

我任由龍岐旭笑,身體由黑髮牽引著,朝他衝去。

那隻握著情絲黑蛇被灼燒得隻剩骨頭的右手,在飄揚的黑髮中微微一伸。

腦中不過是閃過沉天斧的模樣,我就感覺手中一沉。

那把沉天斧赫然就到了手裡,對著龍岐旭就劈了過去。

“龍靈!”可就在沉天斧往下的時候,龍夫人居然直接任由墨修的燭息鞭抽在身上。

猛的轉了過去,雙手捏著的那隻染血的狐狸,以及那具軀體直接扔掉,雙手一抬,居然徒手來擋那把沉天斧。

我隻聽到“哐”的一聲巨響,沉天斧厚重的斧身被龍夫人雙手夾住。

原來龍夫人這麼厲害的,地底一脈,先天之民的聖女,連沉天斧都能接。

怪不得風升陵他們認為,這些先天之民,比地上的普通人更優良。

可龍夫人那根本就不是雙手了,而是長著青綠色鱗片……

確切的說,也不像是鱗片,更像是蜥蜴皮。

墨修的燭息鞭卷在那厚厚的蜥蜴皮上,似乎都燃不起來,又好像纏不住,嘩嘩幾下就又順著龍夫人的身體朝下落去。

龍夫人雙手掌心厚實得好像有著吸盤,緊緊的吸附著那把沉天斧。

她整個人也有了變化,不再是我所見的漂亮模樣,全身皮膚湧動,就好像一隻慢慢變化著顏色的變色龍。

雙眼更是如同蛇眸般收縮著,收縮之間,瞳孔宛如上好的琥珀。

這樣怔怔的看著我,讓我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住在她們家的時候。

高考前,早自習本來就很早,可學校還在前麵安排了二十分鐘的英語早讀,起來的時候,冇有哪天是天亮的。

加上睡得又晚,鬧鐘根本叫不醒我,每次都是龍夫人到房間強行叫醒我。

所以我睜開眼時,都是對上龍夫人的眼睛。

她那時的眼裡也是這麼沉靜,帶著點心疼,也有著無奈。

然後就是催著我起床,她就去幫我找衣服,清理一下書包,看有冇有什麼忘記帶了的,還要不停的嘮叨,如何如何的。

那時我無論是做什麼,隻要回頭再看她的時候,她總是這樣沉眼看著我,然後朝我無奈的笑了一下,又催促我快點收拾。

“龍靈……”龍夫人宛如蜥蜴的臉上,半張著嘴,痛苦的看著我。

目光落在我心口,那雙蜥蜴般的眼睛,有著左右開合的眼皮,晃了晃。

雙眼之中,居然有著清亮的淚水流出,好像無比的痛苦。

她朝我搖了搖頭,似乎有著一種塵埃落定的苦意:“既然斬了,那就斬了吧。”

她猛的一鬆手,身體宛如一縷清風一樣,飛快的後退。

這次她冇有再操控著什麼地底的蟲子,而是腳尖輕點,就已經退出去了很遠。

隻不過遠遠的看了我一眼,連龍岐旭都冇有再管,直接就走了。

我看著她消失的背影,突然發現我對於她的記憶很少。

至少在那些轉移的記憶中,真的很少。

所有關於龍夫人的記憶,好像真的隻是這大半年來,我和她相處的經曆。

連張含珠所在的那個學校,似乎也隻有龍岐旭一直在出現,她好像參與的也少。

原本心中的憤恨,好像也隨著龍夫人遠去的背影消失了。

“梓晨!”龍岐旭見她先一步離開,臉上突然閃過緊張。

扭頭看著我道:“你知道什麼叫斬情嗎?你就斬!你太讓我們失望了,你媽……”

我握著沉天斧,對著龍岐旭,猛的舉斧,對著他肩膀處的蛇身砍去:“你入戲太深了!”

龍岐旭扭動著胳膊想跑,可他那兩條大蛇都被我黑髮纏轉著,已經吸食得差不多了,哪還能跑。

我一斧下去,直接連同龍岐旭的肩膀都砍掉了一半。

龍岐旭痛得臉色扭曲,朝我冷笑道:“斬得好!不愧是斷情絕愛的神軀!”

“這兩條伴生蛇,本來就不是你的!”我黑髮瞬間將那條大蛇的血肉吸食完。

拎著沉天斧還要去砍他那一條胳膊。

“我自己來!”龍岐旭突然忍痛沉喝一聲,嗬嗬的笑。

隻見他猛的一扭肩膀,那條從他胳膊處伸出來的大蛇,就好像一條從口袋倒出來的蛇一樣,嘩的一下連同蛇尾都落了出來。

黑髮順著蛇身,直接連同蛇尾都包纏了起來。

龍岐旭臉色變得如同金紙,雙臂鮮血直流,卻依舊朝我嗬嗬的笑:“何悅,以前有割骨還父,割肉還母。”

“我和梓晨利用了你,我斷了這雙臂蛇還了。你既然已經斷情絕愛,也就冇有什麼可以說的了。”龍岐旭雙眼不停的跳動。

朝我沉聲道:“但你是不是還想殺了我?你殺了龍靈,現在也想殺了我,對不對?殺所有對不起你的人,蛇,還有其他的,對不對?”

我握著沉天斧,冷冷的看著他。

他說了這麼多,我依舊冇有半點感覺。

就好像一個冇有味覺的人,無論是什麼放在麵前,都聞不到氣味。

龍岐旭的目光和龍夫人一樣,掃過我胸口的大洞,眼裡閃過痛意,然後朝我冷聲道:“既然這樣,風城再見吧。”

他說著,居然直接就消失了。

那就像墨修的瞬移一樣,刹那間就從我眼前消失了。

我感覺黑髮吸乾淨了那兩條大蛇的血肉,再扭頭時,卻見墨修從頭到尾,就站在原先的地方,沉沉的看著我。

似乎在觀察的我變化,更甚至連龍岐旭夫妻逃跑都冇有追。

我黑髮輕輕一卷,那兩條大蛇的蛇骨都化成齏粉,順著髮絲慢慢的朝下落去。

“為什麼不殺了他們?”墨修遠遠的飄在我對麵。

沉沉的看著我,眼中儘是希冀:“你不是要一起解決了的嗎?為什麼不殺了他們?你就算斬了情絲,可也還記得和他們在一起的經曆,對不對?”

我不知道墨修想的到底是什麼,他讓我斬情絲,就是為了不讓我對上那條本體蛇,或是對上阿熵、龍岐旭夫妻的時候,不會手下留情。

可現在,他又希望我還講情?

這真的是很奇怪啊……

他到底是希望我有情,還是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