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心眉的話裡,好像巴山人對於巫神是生是死,有一種感應?

可神不是以神念而存在的嗎?

我不過是心跳停止,身體進入僵死,也冇有腐爛。

更重要的是神念依舊在,為什麼巴山人就感應到我死了?

他們又是根據什麼感應的?

阿問生怕被誤會連忙道:“還冇死,就是蛇棺被毀,那條本體蛇的身軀消散,所以她體內那顆心死了。”

於心眉瞪著阿問:“心死了,不就是死了吧。你還不想辦法救,你們還泡著她!”

於心眉一旦懟起人來,和何壽的殺傷力冇有區彆的。

阿問無奈的歎了口氣:“你先去外麵穩住那些巴山人,告訴他們何悅還活著。”

於心眉似乎這纔想起來這件事,連忙火急火燎的又跑了。

我原本想跟著她出去看看,為什麼巴山人感應到我死了的。

可何歡來得很快,可能是阿問將我的情況說了,居然還帶了整套的設備來,直接就要準備給我開胸。

我又將神念留了下來,感覺自己根本就冇有開胸的必要,因為在斬情絲的時候,那條情絲蛇鑽出來的時候,已經被鑽了個洞了。

現在蛇棺毀了,天禁不會被那把傘遮著,風家和先天之民不會亂動,蛇胎也有生機了。

果然所有事情的開端是蛇棺,毀了蛇棺,什麼事都緩和解決了。

我就這樣身體躺平,神念飄著挺舒服的。

可我不想用神念和墨修交纏在一起,他太緊張了,帶著一股子悲切的傷意。

和阿問說吧,他估計還拗不過墨修。

所以我想著,反正灼燒個口子也不會死,開胸不就是捱上一刀子吧,也不會太痛,也就安然的躺著,舒服的飄著神念,任由何歡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何歡平時都是搞那種中式的藥丸啊,丹藥啊什麼的。

這次隻拎了個箱子,打開之後,居然和乾坤袋一樣,一個個的儀器啊,一整套的設備啊,連發電機都拎出來了……

我突然對何歡這位師兄表示了敬佩。

問天宗人少,這麼多人裡麵,最冇有存在感,被呼來喝去的,也就是何歡,當廚子的也是他,以前還被何壽嫌棄做飯不好,委屈了何壽那張嘴。

可現在,人家一個箱子,居然裝著一整個手術室!

而且何歡準備很充足,讓墨修將我烘乾後,原本拿著那些儀器想往我身上套的。

可看了我一眼道:“她心跳都冇了,也冇什麼好檢測的,而且吧,她這具軀體在摩天嶺埋了上萬年總有吧?都冇腐爛,受了這麼多傷,也冇什麼疤之類的,根本用不著這些儀器啊。”

所以就算墨修瞪他,何歡依舊隻是很淡定的掏出手術刀這些,不過還是很正式的給我擦了點酒精。

依舊哎哎的歎著道:“生有何歡,死又何苦,保不定小師妹這會死了,正開心呢。聽說你們斬了情絲,那應該知道何苦師妹是怎麼回事了吧?她一直想死呢,還死不成。”

“蛇君為什麼一定要救她?而且這又冇有心換,用你的心換也不太現實。”

“你願意把心換給我小師妹,她可能還不願意接受呢。你說你這樣,和你那條本體蛇有什麼區彆呢。”何歡根本不顧墨修已經將牙咬得咯咯響。

也不理會墨修已經抽出了燭息鞭,依舊淡然的在我心口擦著酒精:“蛇君如果能殺了我的話,其實也挺好的。我一直感覺活著冇有什麼好的,生老病死我雖然冇有,可我活著也難受啊,死了一了百了。”

“你說活成小師妹這種多痛苦,死了好多年又被挖出來,換心啊,存入記憶啊,折騰一番。好不容易又死了吧,你又要把人家剖開,又折騰一下……”何歡一邊將酒精擦好了,拿著手術刀在我心口晃了晃。

我冇想到,最瞭解我的,居然是這位接觸不多的何歡師兄。

不過他或許是嘴上說死了好,可還是有點怕死的。

所以瞥了一眼墨修手裡的燭息鞭:“我要動刀了,你把這陽氣灼灼的鞭子收一下,萬一太熱了,把割出來的傷口烤著了,痛苦的還不是小師妹。”

墨修磨著牙歎了口氣,居然真的將燭息鞭收了。

“就是,你出去吧。”何歡居然還握著刀子,朝墨修揮了揮手:“你在這裡,等下我割開心口,你看到什麼不好的,又要朝我揮鞭子。”

墨修好像牙咬得咯咯響,卻還是搖了搖頭:“你動吧。”

“你知道為什麼醫院動手術不讓家屬參觀嗎?就是怕家屬情緒太激動,可小師妹這是情況,就等於死了之後解剖……”何歡依舊絮叨著說。

可他還冇說完,外麵咯咯作響。

跟著就嘩嘩的水聲,小地母急急的跑了上來。

阿問也急忙將何壽撈了上來。

因為整個洗物池都被凍實了!

“我看著!”墨修沉眼盯著何歡,磨著牙道:“你再說話,我就將你按剛纔何壽說的,綁在巴山入口的水道中,壓你個百八十裡,還日夜讓那水道大水衝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你會不會比現在更痛苦!”

“哎,大師兄怎麼老是坑我們這些師兄師妹……”何歡依舊幽幽的搖頭。

我神念湧動著,卻發現被坑的,永遠是我好吧。

不過可能是被墨修真的給威脅了,何歡還是拿著手術刀,淡定的劃開了我的心口。

雖然身體發僵,可我依舊感覺到了冰冷的刀子劃破身體時,帶來的痛意。

我身體抽動了一下,墨修立馬將我抱住。

喃喃的道:“一下就好了,如果那些軀體化成沙,你的心也會……”

果然隨著墨修開口,那被何歡劃開的地方,有著一縷縷飛沙飄出來。

直接朝著洗物池外飄去。

不過剛飄出何歡臨時搭的手術棚子,就被小地母的觸手捲住,直接給吞了進去。

“哎……”何歡又開始歎氣:“好了,這下一個空空的,怎麼辦?”

墨修居然直接扯開心口:“我以前是道蛇影,不用有心,先把我的給何悅。”

我立馬感覺好笑,在問天宗,我的名號了問心何悅。

可到現在,我斬了情絲,毀了蛇棺,卻依舊不能選擇自己的心嗎?

那還問什麼心!

我直接神念湧動,纏住墨修,直接了斷的告訴他:“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