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剛纔在叢林之中出來,看到那些高低起伏、源源不斷往外生長的真菌時,我就隱隱感覺這南墟的叢林,肯定埋著一具生機很旺盛的軀體。

可這會看著那個由叢林聚成的巨大頭顱,我卻再次感覺自己想象的薄弱。

叢林中所有聳立的樹,就好像現在玩的那個3D列印一樣,完完整整的映出了那頭顱的模樣。

依稀可見,是一個眉目婉轉的女子。

而我們剛纔走進來的路線,估計就是頭顱斷開的地方,完全冇有踩過那個頭顱。

叢林中有些樹,已經幾個人合抱都抱不上了,至少得上萬年了吧。

可這樣一個頭顱,卻依舊能讓真菌上萬年源源不斷的生長,那原先的生機得有多強大。

龍靈身上長的真菌因為墨修和那道本體蛇的神識纏鬥直接就冇了。

張含珠的身體也就長好一段時間吧,可這得頭顱支撐了上萬年,而且還這麼大麵積的真菌……

我盯著那個巨大的頭顱,伸手摸了摸頭。

一時感覺有點慶幸,又感覺有點心悸。

也就是說,我和阿熵身體的原主,根本就不是這世間最大的神。

至少我和阿熵的軀體都還在,頭也還在。

那麼這巨大的頭顱又是誰的?

我舉目往四處看了看,這比金字塔更大,呈**型的祭壇,看不到背麵,不知道巨大的身軀是不是在這祭壇的背麵。

引著飄帶想要上升,可不知道為什麼飄帶一引動,極光根本就上升不了,隻會在我所站的骨階之上流動,或者往下湧動。

阿問就在我們下麵,見我引動極光,輕歎了口氣:“這是南墟,她的居所,這極光本就是她用來接引天地四極出入口的。在她的地盤,極光也好,小地母也罷,都得老老實實的。”

“這個她到底是誰?”我隻感覺這有點矛盾。

聽沐七剛纔的語氣,好像指的就是“我”,結果我自己還受控於我自己?

不是我所過的地方,建成這骨階的異獸血肉皆生,開始複活了嗎?

為什麼我用的飄帶,還要受控於這祭壇?

阿問隻是沉沉看著我一眼:“天禁最大的禁忌,就是她的名號,我們先走上去吧。”

我隻得瞥眼看著墨修,他看著這高聳的骨祭壇,朝我歎了口氣:“走吧。”

“嗬!”我朝墨修冷嗬一聲,連生氣都不想了,麻木的抬腿往上爬。

過了祭壇的中層腰部,再往上,就都不再是那種大得一眼冇邊的白骨了,而是一些堪比誇父族那樣巨大的生物。

可下麵中層和底部的生物已經完全長好了,我依舊隻能看到一麵。

最底下的鯤鵬,上麵的居然有很多我不認識的各種巨大,而且又長角的又長翅膀的異獸,全部就好像堆不平整的積木一樣堆積成一個個的抬階。

其中有一條至少二十來米長的網紋大蟒,像極了傳聞中的泰坦巨蟒,拉長正好是一層台階的一半。

可它好像很害怕上麵一層一隻長著利爪扁毛三個大尖嘴怪頭的異鳥獸。

那條巨蟒因為害怕嘶嘶的吐著蛇信,卻半點都不敢動。

這些異獸就算相生相剋,可也依舊貼合著在一起,絲毫都不敢動。

就算死了,他們的骨頭也完好的支援著祭壇。

小地母依舊在生氣,不過看到這麼多生機蔥鬱的異獸,生氣中又帶著饞和饑。

但無論她怎麼甩動觸手,無論那觸手上的圓型口型怎麼開合絞動,就是吃不到這些異獸。

連我的黑髮,都會不由的往下麵飄,想吸食著這些異獸的生機。

明明能感覺到蓬勃生機,可這就在腳下的異獸根本就不是真實存在的,隻是一個投影。

“這些都是被她吃掉了的。因為你回來,神念湧動,許諾讓他們與你長存,所以這些異獸就又出現了。”墨修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拎過我引出來的飄帶,幫我將黑髮纏好。

朝我低聲道:“你這一頭黑髮,本就不是用來當武器的。”

我看著飄帶將長長的黑髮一點點挽起來,想到阿熵黑髮飄展時的模樣,突然感覺有點厭惡。

但還是隨著墨修朝上走。

我倒是想知道,這祭壇和我,到底有什麼關係。

一邊說是我的,可那個頭顱又明明白白的擺在那裡。

到了上麵這一部分,最大的生物也就五六米高吧,正好幾個累積著。

而且這上麵的生物開始更多的有著人類的痕跡,而且正中開始是空的,搭建出了房間,有著珠簾被小地母的觸手尖尖晃動。

我假意避開小地母的觸手,往祭壇的最邊上走了走,想看清楚那個頭顱的身軀是不是在祭壇的對麵。

可走到一條邊的邊緣,放眼看去,入眼又是一個巨大的頭顱。

我再反眼看去,居然還是一個巨大的頭顱。

兩個頭顱無論大小,還是形狀,以及樹木的長勢,都是完全一模一樣的。

就好像一個鏡子的兩麵……

但那邊的邊麵上,好像湧動著白霧,什麼都看不清。

試著伸手往那邊伸了伸,卻明顯可以伸去過。

但那邊霧濛濛的邊麵上,居然也有一隻手慢慢的伸了過來!

這完全就是一麵看不清對麵,卻可以反射回來的鏡子!

“這是南墟。”墨修見我打量著,沉歎了口氣道:“墟,意為墟墓,也為廢墟。眼之所見,確不為真,心之所往,方能顯實。”

這話我聽不懂,走在前麵引路的沐七卻也走了過來,展眼看向那伸著手的對麵,朝我輕聲道:“我也冇去過那一麵,她隻讓我帶你來這一麵,我也就隻能走這一麵。”

一個祭壇,搞六麵,居然每一麵都是鏡像。

我真不太明白那個“她”整的是幾個意思了。

不過既然隻給我看這一麵,那就看這一麵吧。

我老老實實的將手縮回來,果然那隻手也跟著我用同樣的頻率縮了回去。

完全就是看不見的折麵鏡像!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意一動,又試著將左手伸了過去。

等那邊鏡像的一隻手也隨著伸過來的時候,我右手直接抓住了那邊伸過來的左手。

可也就在同時,我伸過去的左手好像也被一隻手抓住!

那種雙手被抓的觸感覺非常真實!

而且就在那好像鏡像的中間,我能清晰的看到,有四隻手交握在了一起!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盯著墨修道:“如果你用燭息鞭,砍斷那邊伸過來的這隻手,你說我伸過去的那隻手會不會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