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苦那些從巴山離開的玄門中人被源生之毒折磨的慘狀,說得已經繪聲繪色了,似乎還怕自己形容不太準確。

居然又從口袋掏了手機遞給我:“你自己看吧,是真的爬。”

“有信號?”我見到手機,突然備感親切。

習慣性的伸手接過來,摁著電源鍵看了一眼時間,突然就感覺手腳有點發寒。

扭頭看了一眼何苦:“已經過了驚蟄了?”

驚蟄是一年之中第三個節氣,一般都是在正月底。

每年那個時候,是龍岐旭最開心的時候,因為驚蟄之時,蛇虎出洞,他就又可以開始收蛇了。

就像墨修說的,至道無為,一龍一蛇;盈縮卷舒,與時變化。

就算是有無之蛇,也是蛇屬,也尊守這時節變化,方能長久。

雖然我並冇有太過關注時間,可也隱約感覺過年纔沒多久,怎麼這就到了正月底了。

或許最近有無之蛇突然出來,也有可能是驚蟄至,龍蛇醒。

“你和墨修在洗物池裡昏了兩天三夜了。”何苦見我盯著時間,低聲道:“我們都以為你在裡麵生孩子了。”

“就是。”何歡將炒好的萵筍絲端上來,瞥了一眼我高高隆起的小腹:“現在大家都盼著你生孩子,早點生下來早好。”

這蛇胎現在關係重大,生下來自然塵埃落定。

或許是蛇胎聽到了外麵的話,在小腹裡麵扭了扭。

它現在有點大了,所以一動就牽扯著小腹挺痛的,我本能的微哼了一聲,轉手想去撫小腹,就感覺小腹一暖。

阿寶將手放在我小腹上,輕聲道:“弟弟快快出生喲,彆讓阿媽太難過。”

他說著,沉眼看了看我,在小腹上摸了摸:“阿媽彆怕,生出來後,阿寶可以保護弟弟的。我知道上次在那個漆黑的地方,是弟弟救了我。”

阿寶很聰明,說話已經很麻利了,可語氣中儘是自責。

大概是知道,在神母之眼那裡,蛇胎就是為了救他不被有無之蛇吃掉,纔會化形出來,從而惹上了有無之蛇。

我反手摸了摸阿寶的頭:“這和你沒關係。弟弟也是喜歡你,纔去救你的。以後他出來,你喜歡他就可以了啊。”

“嗯。”阿寶重重的點了點頭,將他那個捧著的碗遞到我麵前,用筷子夾了一筷子萵筍絲在裡麵:“阿媽吃。”

那萵筍絲鮮嫩,切成細絲,碧綠且透亮,用金黃的油渣炒的,更是襯得黃的如金,綠的如玉。

配上萵筍本身一炒的那種特殊的香味,確實勾得人食指大動。

我將還隻開了電源鍵,冇有解鎖的手機遞給何苦。

接過阿寶的碗,夾著裡麵的萵筍絲吃了一口。

雖說冇瀨口,但這萵筍絲的味道真的很清新。

我現在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所以並不感覺餓。

嚐了個味道後,神念一湧,引動飄帶,重新捲了一幅碗筷給阿寶。

何歡見我這樣,不時的瞥眼看我,不過卻還是貼心的給阿寶裝了飯。

我捏著筷子,給阿寶夾菜,看著他吃飯。

阿寶個頭已經長了不少了,而且冇有以前那種任性,吃飯的時候很乖巧,卻又不時眼巴巴的瞥我。

自己吃兩口,又幫我夾兩筷子,乖巧的惹人心痛。

何苦估計也是不用吃飯的,就是有點癮。

所以吃了幾口後,就看著我和阿寶吃。

何歡又端了蒸菜上來,似乎是什麼鳥,蒸了一些山果,聞著香噴噴的。

他和何苦現在對於照料阿寶很有經驗了,何歡將那蒸著的鳥端上來,就拿著兩隻筷子,從腿那裡戳進去,然後用力一挑,就將腿肉劈成兩半。

然後筷子一併,夾起腿肉沾點下麵的湯汁,很熟練的放進阿寶碗裡。

這才朝我道:“那些中了源生之毒的玄門中人,你打算怎麼辦?”

何歡一說到這個臉就仇苦了起來,估計這種醫術方麵的事情,最終還是得落在他頭上,所以他很擔憂。

何苦複又將手機遞了過來,不過這次很直接的解了鎖,更甚至找到了視頻放在我麵前。

我正要伸手將手機遞迴去,就聞到鼻尖一股香味。

阿寶居然將那沾著湯汁的腿肉送到我嘴邊:“阿媽吃肉肉。”

那也不知道是什麼鳥類,腿肉蒸化了,又是劈開的,絲絲條條的可以看到裡麵的肉筋,帶著濃烈新鮮的肉香。

我想朝阿寶搖頭,他卻直接將那一塊腿肉喂到我嘴邊:“阿媽,嚐嚐。”

原本何歡說完了話,又拿著筷子給阿寶劈另一隻腿上的肉的。

見阿寶將到碗的肉,喂到了我嘴裡,立馬氣得將筷子放下了。

可瞥了一眼阿寶,又好像不忍心,直接將那蒸菜的碟子和筷子全部推開我麵前:“你來照顧阿寶吃飯。”

他氣得鬍子都飄了起來,雙眼都快翻上天了:“我給他夾,他還餵你嘴裡,你自己夾就快,到時記得把骨頭也啃掉,彆浪費。”

這醋吃得,莫名其妙!

不過我確實很久冇有和阿寶一塊吃飯了,他刻意在何苦遞手機的時候餵我吃肉,也是不想我難堪吧。

所以接過筷子,幫阿寶將肉夾成一筷筷的,放在他碗裡:“現在整隻都是我的了,你吃吧。”

阿寶這才安心的吃飯,卻依舊不時的瞥眼看著我。

見我們安定了下來,何苦卻又點了點手機:“看一眼吧,昨晚的事情,何辜和於心眉,以及風唱晚他們都去想辦法,將這些人也在巴山外圍安置好。”

我轉眼看了看,這才發現何辜他們都不見了。

卻依舊冇有看手機,而是直接將捏著的筷子倒過一頭,用大的那頭,將手機推回到何苦麵前。

朝她沉聲道:“你們自己看吧,我就不看了。源生之毒當初我自己也中過,根本冇有解過,我也不會下源生之毒。他們來巴山找我,也冇什麼用。”

“你這話什麼意思?”何歡突然瞪著我,沉聲道:“他們當初入巴山參會,可是你用符紙召他們進來的。現在他們中了和巴山相關的源生之毒,你的意思是連巴山都不讓他們進來?”

“讓他們死在外麵?”何歡語氣有點怪,冷嗬道:“你當初中了源生之毒,上九峰山,我們問天宗,也冇有將你拒之門外啊。”

他語氣有點偏向於何壽,嚇得阿寶咬著筷子看了他一眼。我捏著筷子,穩穩的放在阿寶碗裡,敲了一下他的碗:“吃吧。”

阿寶這才穩住神,慢慢低頭吃飯。

可含著飯,依舊朝我鼓囊道:“阿媽,你想做什麼,我都陪著你。”

我盯著阿寶的眼睛,朝他笑了笑。

然後放下筷子,轉手摸著小腹,朝何苦道:“我現在懷著蛇胎,很危險。墨修現在的情況,你們也知道,並不安全。而且我現在的身體,半死不活的也不適合跑來跑去的。”

“普通人臨產還有個假期呢,我想帶著墨修和阿寶回清水鎮,安心待產。”我手在小腹中摁了摁,輕聲道:“這外麵的事情,我們暫時管不了,而冇有能力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