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活得久的,都很精,就算是塊石頭,像蒼靈這樣存活上幾萬年,不是隨著風吹曬化了,要不就是吸收日月精華成精了。

而蒼靈本就是靈根,又能四處走動,感悟世間真諦,所以他的精明,是那種看上去空靈,卻如竹子咬定青山不放鬆的真理!

他當著墨修的麵,先是從魔蛇他們預測了我和墨修會經曆的所有事情,從而慢慢改變我們的軌跡,來誘導我和他談話的興趣,其實就是給我挖坑。

隻是這麼“婊”的事情,以前風望舒這綠茶仙子倒是冇有做過,卻由竹神蒼靈來做,顯得有點不合適啊。

更讓我冇想到的是,我明明順著他的話,當著墨修的麵,承認我確實利用了墨修,確實對他無情,卻還是吊著他,讓他為我保駕護航,可墨修還是冇有因為我這些話的刺激醒過來。

就算蒼靈引動竹根紮進墨修體內,他也冇有醒來。

我看著那些竹根上毛毛的白根宛如黑髮吸食生機一樣,從我死白的皮紮地進去。

白其實也是有色號的,竹根的白是那種植物根鬚透著靈靈水氣的白。

而我的手從毀了蛇棺後,就一直呈現出那種死人的青白色。

所以這將白色的根鬚紮進青白的皮下,我居然能看到那一根根的細須順著血管朝著我身體湧動。

黑髮出於本能的昂起,可我抬眼看著蒼靈,對上他眼中宛如竹葉染露水的晶瑩之色,慢慢低下了頭,直接引動飄帶將黑髮一層層的緊緊挽住,同時用神念控製著黑髮,讓它們不要亂動。

竹根吸食雨露,其實是很厲害的。

有些竹子長在石頭縫隙裡,最後竹根遒勁如蛇,會盤纏著整塊石頭,以便更好的吸食石頭上的雨水。

所以這會,不過幾念閃動,那些竹根就已經遍佈了我胳膊。

而浴桶裡那些湧動的竹根卻朝著墨修紮去,不過效果卻是相反的。

紮進我體內的是吸食生機和養分,而墨修的那些竹根,卻是往墨修體內輸送著。

就算這些竹子都不是同一根,可終究是由蒼靈一條竹根生出來的,它們本身就是相聯的,如何輸送養分和生機,都是蒼靈一念之間的事情。

我斬情絲後,自身敏感了很多,能清晰的感覺到竹須在我皮下爬動。

就像無數細小的蜘蛛順著胳膊飛快的往上,並且在胳膊上編織出了一張網。

眼看著那張網到了肩膀處,我那兩隻胳膊都變得乾瘦如柴,腹中的蛇胎感覺到生機的流失,又開始湧動。

小腹絞著發痛,神念微鬆,黑髮護主的本能朝著蒼靈湧去。

我強行撐著精神,將黑髮壓住。

瞥了一眼浴桶裡的墨修,沉笑道:“你看,你這法子,三重都冇有用。”

蒼靈第一重就是用語言來測墨修的神念還在不在。

當初我毀蛇棺身死的時候,就算身體僵死,但神念還是能動的。

所以蒼靈說那些話,就是刺激墨修。

可惜明顯冇有成功!

所以他又先用竹須紮墨修,也冇有成功,就對我下手了。

妄圖將我置身於危險之中,來逼迫墨修,讓他醒來。

可現在那些竹須已經從肩膀,盤纏到我前胸後背了,墨修依舊躺在浴桶裡,半點動靜都冇有。

明顯蒼靈第三步都失敗了,可蛇胎還在湧動,估計這就是第四步吧。

畢竟蛇胎和墨修之間,一直有著異常的聯絡。

可我話音一落,蒼靈卻盯著我道:“如果我是真的想殺了你呢?”

他語氣有些猙獰,清水鎮外,所有的竹子好像又開始拔高,宛如剛化筍成竹的竹子一般,一夜之間可增加許多。

我看著那搖曳的竹枝,沉聲道:“你一直知道我想死的。”

“如果我可以吸食掉蛇胎的生機,完全注入墨修體內呢?”蒼靈語氣森森的,盯著我道:“你知道蛇胎是很重要的,對吧?可比於古月那兩條伴生蛇,或是她的神骨強太多了。”

我瞥著蒼靈,看著已經蔓延到領口下麵去的竹須,輕笑道:“可以啊。”

蒼靈雙眼中的晶瑩之光,變得漆黑。

也就在同時,那些竹須似乎不再流於表麵,瘋一般的往我體內紮,小腹中的蛇胎感覺到了危機,飛快的湧動。

我這會坐在活竹的椅子上,手腳都被竹須紮住,根本不能安撫著蛇胎。

所以乾脆閉上了眼,神念慢慢放開,藉著神念輕輕撫著小腹,輕輕安撫著蛇胎。

但接連兩次遭受生存危機,蛇胎根本就安撫不下來,在小腹中扭動得越發的快,大有在破腹而出的趨勢。

我就算半死半僵,也依舊痛得全身冷汗直流,可又似乎全身都木木的,因為那些竹須都慢慢紮進了我皮下的肉裡了。

其實蛇胎早出來早好,它一旦出世,就能保護自己。

在我身體裡,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保護它?

蒼靈想借我和腹中的蛇胎,逼墨修醒過來,如果墨修不醒,他順勢殺了我們,也算不浪費好聲好氣的幫了我這麼多忙。

我神念慢慢放平,就在我以為蛇胎就在剖腹而出的時候,小腹上突然傳來了一股暖暖的氣息。

跟著就一股就好像全身有著熱水流過的暖流湧過。

我整個人都暖洋洋的,更甚至還是有點發燙。

就像以前在陰陽潭裡泡著時,最適宜的溫度。

我微微睜開眼,就見墨修身披著那件我胡亂裹上去的黑袍,正伸手撫著小腹,將竹須引進他體內的生機,複又輸了回來。

當然可能送回的更多,因為蛇胎變得很舒服。

墨修雙眼低垂,看著我高高隆起的小腹,手指好像撩撥頭髮一樣,將那些紮入我體內的竹須扯了來。

頭也不抬的朝蒼靈道:“以後彆這樣了,她一痛,我更痛。”

蒼靈冷嗬一聲,瞪了我一眼。

我有些發怔的看著墨修,尤其是想看清他的眼睛,裡麵是不是還有黑色的細蛇湧動。

可墨修卻並不抬頭,隻是依舊撫著我的小腹,沉聲道:“蒼靈,這是我們家的事情,是我算計在先,就算她再怎麼算計我,我也樂意。而且她也並冇有棄我而去,光這一點,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