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神念湧入墨修眼中的時候,他瞳孔裡麵的立馬有著什麼慢慢的湧動。

跟著好像瞬間清醒了過來,朝著我眼睛慢慢的鑽了過來。

也就在同時,小腹的蛇胎慢慢的因為懼意開始湧動。

不過因為我早一步用飄帶層層裹住了,至少也多了幾層保護。

旁邊的胡一色,卻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輕聲道:“你小心點,如果一旦有無之蛇的意識化成的細蛇進入你眼睛,就很麻煩了。”

蒼靈卻似乎想到了什麼,引著一條條的竹根,纏在我小腹的飄帶之外,好像結成了一道竹根圍牆。

也不管我聽不聽得見,朝我輕聲道:“我冇想到你居然還相信要殺你的我,既然這樣,就算為了墨修,我也護著你這個孩子。”

而墨修依舊在喃喃的道:“我真的很多次想掐死阿寶,可他阿媽卻真的把他當成寶……”

也就在這時,那口水井裡,阿寶因為隻是被**不動,所以清醒了過來。

聽著墨修的話,一臉濕漉漉的小臉,不知道是因為凍著,還是因為失血過動,或是因為害怕,變得蒼白無色。

我不敢扭頭看阿寶,隻是神念猛的朝著墨修的眼中灌去。

就算是普通人,突然瞪眼看人,也會有一定的威懾力。

可就在我突然朝墨修的眼中彙聚神唸的時候,墨修眼中那些昂首的有無之蛇,突然猛的嘶吼朝我眼睛撲了過來。

它們來勢太快,我隻感覺眼睛好像瞬間有一種被眼藥水滴入的微微刺痛感,能清楚的看到那些細蛇的蛇頭已經探到了我眼眶裡了。

跟著那些細蛇好像要鑽入我眼中,那種刺痛感越來越強,好像被針紮的一樣。

我又不敢閉眼,如若再讓墨修說下去,他真的像被懲戒的那些人一樣自儘了呢?

“閉眼!閉眼!”胡一色立馬低聲喚著。

同時他好像還掐著法訣,對著我太陽穴就點了過來,似乎想放倒我,免得我的這具身體被有無之蛇侵占了。

可就在這時,我耳邊突然聽到一個溫和而清淡的聲音:“沉神,輕喚龍靈。”

那聲音和龍夫人的聲音很像,很溫和,也很好聽。

而胡一色和蒼靈,卻同時低吸了口氣。

我知道是這聲音是誰的,也知道現在她不會讓我死!

連忙按那個聲音說的,沉神死死的盯著墨修,同時在腦中輕喚了一聲“龍靈”。

或許是態過於專注,隨著我腦中一聲“龍靈”輕喚,遠處竹葉沙沙作響,跟著那些蛇娃好像感知到我在喚咒,也跟著昂首輕喚。

隨著“龍靈咒”起,那些已經從墨修眼中湧出來,竄入我眼眶的細蛇,好像又慢慢退了出去。

同時對著我嘶嘶吐信,也跟著輕喚了一聲“龍靈”。

隨著這些細蛇湧入墨修的眼中,他好像悶哼了一聲,直接就暈了過去。

不過幸好,不再喃喃的說著那些“認罪”的話。

胡一色立馬檢查了一遍墨修的身體,更甚至扯開墨修的衣服檢查著。

我微微鬆了口氣,卻不敢放鬆,慢慢扭頭朝旁邊看去。

果然就在我旁邊,因為阿寶從井中起身,而濺起水花的地麵上,有著幾個清晰的腳印。

那腳印很漂亮,五趾圓潤,腳掌是一個橢圓形也很漂亮,足弓清晰無比,還有著圓圓的腳跟。

雙腳之間的距離也很勻稱,好像每一步都走得很輕快,而且很穩。

隻不過這足印的走向,並不是通向清水鎮外的,而是走向了竹屋。

因為水痕越來越少,所以足印越來越淡。

蒼靈看著那足印看了看,收回了目光,盯著我的小腹道:“食胎靈再次出現,至少證明蛇胎越來越強壯,有出世的可能。”

他慢慢收回竹根,將那把石刀複又放回我掌心,輕聲道:“也算好事吧。”

我握著冰冷的石刀,感覺蒼靈的安慰真的跟竹心一樣空啊。

墨修昏厥,不過因為脫離了**術的掌控,自身法力恢複,所以身上那些被普通人啃咬的傷,瞬間就癒合了。

卻不知道為什麼,冇有清醒過來。

我也不知道墨修醒來,會不會像昨晚在睡夢中那樣,突然“夢遊”,所以讓蒼靈先將他帶到竹林觀察一下,如果冇事最好,如果有事,也有蒼靈和蛇娃緩衝一樣,至少可以阻止墨修去啃那些界碑。

蒼靈也挺無奈的,抱著墨修朝竹林走前,還朝我道:“我雖不分公母,可你就不怕,我對墨修有什麼想法嗎?就不怕我把他當肥料?”

“你想的話,也可以啊。”我有點無力的起身,引著飄帶,將趴在井邊,有點失落的看著墨修的阿寶撈了起來。

蒼靈瞥了一眼阿寶,似乎也想到了什麼,抱著墨修直接就走了。

我將阿寶抱上來,將他摟在懷裡,輕聲道:“阿寶可以自己引火烘乾衣服的,對吧?”

阿寶終究是血肉之軀體,被咬的肩膀和後背,泡過水後,越發的顯得猙獰。

可他好像很失落,任由那身衣服濕噠噠的也冇有烘乾。

我輕歎了口氣,將他的衣服解開時,這才發現,他穿的依舊是何壽用他的蛻下的龜殼製成的小黑袍。

現在很流行這種漢服,尤其是穿漢服的小朋友,很可愛,街上也越來越多。

阿寶這身黑中夾著金絲的黑袍,襯得他很神氣,帶著上街,也冇有什麼不妥當的。

和一身黑袍的墨修,看起來挺像父子的。

可就是這樣一身衣服,在那廣場的時候,依舊被普通人給咬透了。

也就是說,在神母的神力之下,無論是任何神念還是法力,或者說神獸的甲殼,都是無用的。

可到我腹中蛇胎出現,又被什麼衝擊回小腹後,那種被神母控製的場麵才消失。

我捲回阿寶的時候,那個抱著阿寶啃食的少女,後麵在見到我,也和普通人一樣嚇得連滾帶爬的尖叫逃離。

也就證明,那個少女,也和舒心怡一樣,隻不過是普通人。

但在神母的神力之下,所有人、所有生物,也不過是普通人。

所以他們才能啃咬破何壽龜殼所化的衣服,能嘶咬墨修的血肉。

我幫阿寶將衣服退下,拿出竹心清泉給阿寶喝了一口,然後抱著阿寶準備找藥。

可阿寶卻突然抓著我的手,輕聲道:“阿媽,阿爸真的有很多次想殺了我嗎?”

阿寶嘟著小臉,儘是委屈,和墨修清醒時一樣黑亮的眼睛裡,帶著微微的水光。

用力抿了抿髮白的嘴唇,本來就冇了血色的小嘴唇都被他抿得好像要破了。

卻還是用力眨著睛,幽幽的道:“因為阿寶不乖嗎?還是因為阿寶真的不是阿爸親生的。”

阿寶最後那一句話,冇有用疑問句,而是無比失落的陳述句。

證明他不認為自己不乖,隻是認為,他不是墨修親生的。

所以墨修纔會很多次想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