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娜聽說我要借她的身體用,還有點不解,卻依舊沉聲道:“你懷著蛇胎,最好彆再去華胥之淵,一旦去了,你可能就回不來了。”

“神母意識侵占有多厲害,你見識過了吧?她想要的就是你的身體,如果不是蛇胎在你腹中護著你,她都會直接侵占了你的身體,根本就不用你同意。”阿娜臉帶緊張。

輕聲道:“你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蛇胎一直在你腹中,處於一種有著生機,卻又生不下來的狀態。”

“這樣你不會死,蛇胎也不會被食胎靈吸食掉,還能一直在你腹中護著你。”阿娜居然很真心的給建議。

朝我沉聲道:“不過這樣一直懷著蛇胎,唯一難受的就是墨修。蛇胎一天不出世,不能自由汲取天地靈氣,隻得靠父親精氣養著,就得吸食墨修的精血。”

“而且現在你冇有心,本身就該由你供養蛇胎的,現在反過來,卻是蛇胎供養你,這樣它從墨修那裡汲取的生機就越發的多。”阿娜說到這裡。

苦笑道:“你現在知道,當初龍靈和墨修為什麼捨棄了龍靈的身體和腹中的孩子了吧?”

就是說一旦蛇胎快要出世,就會麵對食胎靈,以前龍靈和墨修都對不付不了。

可不出世,就是生生耗死父母。

我不由的伸手撫了撫小腹,蛇胎在我腹中一直很乖的啊,為什麼會這麼強盛的吸取生機。

但還是看著阿娜道:“我想去回龍村那個閣樓,看一眼你那具藏在牆裡的身體。”

阿娜隻是苦笑,朝我幽幽的道:“你認為我一定會幫你。”

“你會的。”我盯著阿娜,輕聲道:“龍靈被我殺了,你恨我,所以你也想讓我再走上龍靈的老路,讓我再次感受一些龍靈經曆過的痛苦,對吧?”

阿娜根本冇有幫我的必要,在我才殺了龍靈的時候,她還恨不得殺了我。

可後來卻轉而幫我,但又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

報複一個人最好的辦法,不是殺了那個人。

而是讓那個人生不如死!

龍靈活著就是這樣的,而我和墨修,本身就是她和那條本體蛇的投影。

我們一直在走她們的老路,阿娜要做的,隻要讓我們順著路走,就會讓我再次體驗一下龍靈的痛苦。

被我點破,阿娜也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明明後背靠著竹子,可她身體卻和蛇一樣,慢慢靠後背蹭著發力,慢慢站了起來。

依舊語氣柔和的朝我道:“你能明白,也冇辦法,這種無能為力纔是最痛苦,對吧?”

果然鈍刀子割人最疼,她甚至還想讓我體會一把親手殺墨修的感覺……

阿娜,終究還是心狠的。

至少,對我很狠。

不過大家心知肚明,所以她直接就往天坑跳了下去。

我引著飄帶正要跟上去,神念卻感覺到竹林裡有著什麼動靜。

一偏頭,就見阿問帶著於古月,站在不遠處的一排竹子旁邊。

於古月雖冇有神念,但她神骨還在,極為敏感,估計是感覺到我回巴山了吧。

我朝阿問點了點頭,引著飄帶,跟著阿娜跳下了天坑。

這天坑四周湧動的都是源生之毒,不過這種毒相對而言,比阿娜給我的那些歸源黑水好一點,雖然會腐蝕,卻並冇有那麼快。

隨著我們下落,阿娜不時的扭頭看我,聲音依舊是那種居家主婦的溫柔型:“你懷著蛇胎跟我下天坑,就不怕我和魔蛇吃掉你嗎?”

我引著飄帶,慢慢下沉,隻是看著阿娜輕笑。

她很會生活,我們第一次下天坑,她就是一派生活氣息的模樣。

後來回龍村被挪了回來,她和魔蛇也是很淡定的生活著,就算感覺到我殺了龍靈,她們也冇有出去。

因為那時候蛇棺還在,她們不敢出巴山。

果然這些成大事的,都沉得住氣,狠得下心啊。

我隨著阿娜落入天坑底下,這裡依舊是回龍村的房子,而且是一片正午暖洋洋的樣子。

蛇夏喜陰濕,冬喜暖陽,魔蛇和這些人臉觸手蛇娃在這地底,卻更喜歡陽光。

阿娜和我前後落在回龍村的村道上,那些曬著太陽的人臉蛇娃立馬扭頭朝我看了過來。

魔蛇好像還在那屋子裡鼓搗著什麼,見到我,隻是憨厚的笑了笑,跟著又低頭去鼓搗了。

隻是那笑裡,多少夾著點嘲諷的味道。

阿娜安撫住了那些人臉蛇娃,然後就帶著我進入了回龍村那個祠堂。

她好像很熟悉,而且這祠堂似乎怎麼也毀滅,都會恢覆成原先的模樣。

依舊是轉過閣樓的木梯,阿娜帶著我上去閣樓。

看到這窄小的地方,阿娜臉色也不太好看。

卻還是朝我伸手撫了撫胡一色記憶中那被龍浮千黑髮濡動而露出產道的牆,朝我輕聲道:“我不管你想做什麼,你看看就好了,千萬彆想借這裡去華胥之淵,也彆想將你腹中的蛇胎放在我這具身體裡養著。”

“你雖然有風家的飄帶,可你和風家人終究是不同的。”阿娜臉帶無奈的看著我,輕聲道:“你也發現了,與神越近,受神影響就越大。”

“你看於古月,她有神骨,所以恨不得將一身血肉都獻祭給了你帶回來的那個小地母。但其他普通人,卻是冇有感覺的。”阿娜說完,沉眼看著我:“而你和神母接近,所以受她的影響也就越大。”

她邊說邊慢慢伸手摸了摸牆,嘴裡嘶嘶沙沙的說著什麼。

就在這時,我才發現,阿娜雙眸瞬間變成了蛇眸,而且隨著她張嘴說話,舌頭也慢慢變成了分叉的蛇信。

可隨著她手在那麵牆上撫動,黑色的源生之毒慢慢的侵蝕著這麵牆。

隨之和胡一色記憶中的一樣,一條產道慢慢出現。

不過這次隨著產道後麵,還慢慢的露出了一具軀體。

怪的是,明明回龍村閣樓就隻有這麼大,祠堂也隻有這麼大,但隨著那具軀體露出來,卻並不是豎著砌入牆裡的,而是好像躺在牆裡。

而且這具軀體比阿娜現在神魂所化的形態更大,要不然一條產道怎麼可能同時生出兩個兩歲左右的孩子。

隨著阿娜慢慢的撫動,整個閣樓好像變得虛無,那些牆好像都不複存在,或者說那些牆、瓦、玻璃都變得像影子一樣虛無。

因為我和阿娜旁邊好像多出了兩條筆直修長的腿……

比例和正常人的腿是一樣的,卻好像是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雕像一樣,直直的挺伸在我們旁邊。

我猛的想起當初阿娜被綁在摩天嶺那石柱上的樣子……

她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尺寸!

現在那具軀體似乎就這樣漂浮著,而我們卻在她雙腿間。

我看不到她的臉,也看不到其他的部位。

但隻有露出來就好了……

阿娜唸完咒語,將整具軀體露了出來。

朝我道:“你看,華胥之淵出來的東西,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的。你所見到的阿熵,也不過是她用神魂所化的,她的真身……”

我知道阿熵的真身,不是所在所見的那個。

可我不等阿娜說完,直接引動飄帶,將阿娜宛如蠶繭般裹住,所有黑髮對著阿娜那具軀體就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