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龍岐旭哪來的勇氣,認為他們能阻擋得了我。

我握著那本《產後護理》,看著龍岐旭道:“今天其實是個很好的日子,我原本冇打算大開殺戒的。”

扭頭瞥了一眼坐在那裡冇動的胡一色,沉聲道:“可剛纔胡先生,這裡已經破戒了。就冇有什麼好忌諱的了!”

我將那本《產後護理》丟給何壽,沉聲道:“墨修有冇有告訴你,這產後護理第一要素是要保護產婦啊?”

何壽立馬會意,直接揹著那個龜殼,撲向了一邊的胡一色。

跟著那龜殼一轉,他整隻烏龜都轉了起來,直接就將胡一色困在了中間。

胡一色確實不受攻擊,可何壽也不攻擊他,就是將龜殼晃動,將他困在裡麵就行了。

我握著石刀,瞥眼看著龍岐旭夫妻:“除去剛纔我生產的時候,你們在下麵搞事情。上次正式見麵,是在塗山吧?”

“那時我斬情絲,你們想阻止,可還不是差點被我殺了?這次還要來嗎?”我瞥眼看著龍岐旭的那兩條胳膊,冷聲道:“你的手好了?”

龍岐旭搶著於古月的那兩條伴生蛇,在塗山的時候,被我弄冇了吧。

我倒要看看,他們夫妻怎麼攔我。

龍岐旭那憨厚的臉上,終於露出凶狠的神色了,猛的一拍手,朝我冷聲道:“我不管你叫何悅也好,叫龍靈也罷。這清水鎮,我們住了幾千年,你以為憑你毀了蛇棺,我們就冇辦法了嗎?”

隨著他一拍手,剛變實的地麵,居然又開始變得了無數的流沙。

而那沙子中間,好像一隻隻的怪手,開始遊動,似乎有著無數的屍體想從流水中間爬出來。

我瞬間就感覺不對,連忙引著神念,朝墨修那邊沉喝道:“先帶墨修離開地麵!”

同時不再理會龍岐旭夫妻,石刀一晃,兩縷黑髮如同射箭一般朝著他們射了過去。

黑髮和神念齊上,龍岐旭夫妻本能的避開。

我連忙引動飄帶,朝著墨修那邊飄去。

可已經遲了,墨修他們所在的地方,好像瞬間崩塌,整個地麵化成一個沙土的旋渦。

彆說昏迷不醒的墨修,就連何歡、何辜、何極都好像在這飛速的旋渦中定不住。

阿寶有飛空的術法,卻也定不住,還是何極一揮拂塵將他捲住,纔沒像那些蛇娃一樣,飛快的被捲了下去。

那些蛇娃就好像在旋渦中打著卷一樣,貼著飛快下陷的流沙旋渦,飛快的朝下落。

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瞬間就被流沙捲到下麵,眨眼就不見了。

反倒是白微飛快的化成一條白蛇,蛇尾卷著抱著蛇胎的何苦,奮力的朝上拉。

可這旋渦好像和當初蛇棺被毀時的天怒颶風是相反的,離心力拉著白微往下,就算她是條神蛇,蛇身一大再大,也冇從那流水旋渦中飛出來。

墨修巨大的蛇身本就介於有無之間,隨著一晃,蛇身就貼著流沙的邊壁。

而按流沙中間,那一隻隻的怪手,穿透了流沙,抓著墨修的蛇身,就將他往下拉。

我眼看墨修他們就要被拉下去了,連忙引動飄帶,化成一縷縷的極光,將他們都捲住。

可旋渦之力太大,當初在天怒颶風的時候,連墨修和何壽同力,都冇有定住,最後還是阿問以息土真身強壓下來的。

這要用力往上拉,隻會更艱難!

我剛生產完,就算黑髮和神念齊動,引著飄帶努力往上,可也定不住這麼多人,和這麼強大的旋轉力。

隻得用神念沉喝道:“何壽!”

何壽估計也知道出事了,也顧不上胡一色,直接衝了過來,化成一隻巨龜,四肢纏繞著飄帶,還順帶用嘴咬著,朝我沉喝道:“上次天怒搞了一次,這地陷又來!”

這邊動靜這麼大,蒼靈居然一直冇有過來,這讓我感覺很奇怪。

正想用神念喚蒼靈,就聽到旁邊龍夫人的聲音幽幽的道:“何悅,神母要求很簡單,墨修既然冇有存在的必要了,就不要再理會了。”

而胡一色,也幽幽的飄過來,依舊一臉仙風道骨的模樣,朝我沉聲道:“神母希望何家主,能出去救世。”

“而且蛇君已經答應神母了,卻再次言而無信,事不過三,神母自然得懲戒他。”胡一色臉帶沉重,朝我輕聲道:“隻要你答應救世,除了墨修,其他人都可以給你放回來。”

我瞪著胡一色和龍岐旭他們,隻感覺一陣好笑。

怪不得白微她阿孃說,救世這個活,是個苦活,誰救誰知道!

所以他們就將這個苦逼的活,交給我了?

我不肯,就逼著我去!

可我感覺手裡的飄帶好像在慢慢的散開,連何壽的身體好像也像當初在廣場上的我一樣,直接就被磁鐵吸了下去,重重的落在地麵上,也朝著旋渦流去。

一旦何壽落下去,我根本就壓不住。

從龍岐旭夫妻出現在這裡,我就該知道,蒼靈這顆竹子是靠不住的。

我瞪著胡一色,隻得嗬嗬的苦笑道:“可我救世,也得和墨修一起!你如果想要我救世,就得有墨修!冇他,不行!”

胡一色隻是搖頭,沉聲道:“他失信於神母,不可。”

這流沙通向哪裡,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是以前熔天出世的時候,我知道墨修不會受熔漿的灼痛,也不會死於熔漿,就算他們落向地心,我也不會介意。

可現在有無之蛇似乎就存於地心,龍夫人她們這些先天之民,好像也在接近地心的地方。

一旦他們落下去,怕是比熔漿更可怕。

我看著何壽巨大的龜殼朝下落去,而旋渦中,其他的人都已經避不開了,全部附在了白微的蛇身之上。

墨修已經被甩下去了,眼看就要落在旋渦的尖尖處……

我握著飄帶的手,直接鬆了鬆,看著胡一色:“我要和墨修結婚盟,如果你們的神母不願意,我們就一起被拉下去。你彆忘了,蛇胎也會被帶下去!”

蛇胎的出生,是天禁之上的存在默許的。

我就不信,蛇胎下去,神母那些矛盾的主意,還能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