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那個藥膳還冇有感覺太過明顯,可泡藥浴的時候,明顯感覺那藥浴生機很強,要不然黑髮也不可能沉入藥水中吸食生機了。

本以為是墨修和何歡研究了什麼特定的藥物,可看白微的樣子,好像不是很好的東西?

要不然以白微這種,看到何苦,都會好奇的衝去問她是不是九尾神魂的存在,怎麼會這麼吞吞吐吐的。

我皺了皺眉,可想到墨修那刻意脫了衣服幫我搓澡,難免有種犧牲男色來岔開我注意力的嫌疑。

還是朝白微搖了搖頭:“冇有什麼異常啊,就是普通的藥水和藥膳,怎麼了?”

無論如何,墨修現在和我生死與共,神蛇一族好像更護著墨修,如果墨修不提,我樂意裝不知道。

我想到這裡,身體不由的微微往後傾了傾,沉眼看著白微,臉上波瀾不驚,可心裡卻是驚濤駭浪。

原來我已經不再是那個一聽到有什麼訊息,事情有點反轉,就會心生焦慮,惶惶不安的人了。

反倒慢慢的變得心思深沉。

白微聽我說冇有異常,卻還是有點不信,朝我輕聲道:“你和墨修結婚盟的時候,阿娜和魔蛇強行闖了進來。”

我聽到這裡,眼睛微微睜了一下,想到巴山人為了不讓阿娜出那個天坑,以身相阻攔的事情,心頭突然一緊:“巴山那些人呢?”

“阿娜用意識侵占了所有人,控製他們去了摩天嶺,並冇有傷及性命。”白微的語氣有點唏噓。

我想到在結婚盟的時候,在我玄冥神遊回來,墨修直接就捂住了我的眼睛,外麵好像是有什麼異動和尖叫,可墨修並冇有讓我參與。

那尖叫聲,聽上去,就像是阿娜那些人臉觸手蛇娃的。

想到黑髮泡在藥水中,那股子自然吸食的感覺。

看樣子那些藥水果然來路有點讓白微害怕了。

我輕呼了口氣,看著白微道:“我知道了,謝謝你。”

“你確實知道?”白微微微上前一步,朝我道:“墨修怕你生產體虛,又怕婚盟逆行,對你傷害太大,就將……”

她語氣越說越激動,每說一句,就朝我走近一步。

可或許是那種事情,太過難以啟齒,她說得有點慢。

所以冇等她完全說完,就聽到墨修低沉的聲音道:“白微!”

白微立馬身體一僵,扭頭看了一眼墨修,苦笑道:“蛇君也在恨我,對吧?”

墨修端著托盤,上麵依舊是一盅藥膳,朝白微道:“你去帶阿乖吧,我夫人該喝湯了。”

我原先聽到“夫人”兩個字的時候,還愣了一下,可聽到“喝湯”,這才反應過來,說的是我。

這突然而來的稱呼,實在是讓我有點陌生啊。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居然莫名的有點甜。

原來,終究是不太一樣了。

婚盟,也是有點好處的。

白微卻似乎有點不死心,低聲道:“蛇君你知道世間如果多一條有無之蛇,對你,對蛇族,更甚至對……阿乖,會有很大的好處。”

“我知道,但我不允許。”墨修轉眼看著白微,沉聲道:“我既然做了,就做了。輪不到你們神蛇一族來指手劃腳!小神蛇大人,如果有事指教,可以直接找我談,不用這樣偷偷摸摸趁我不在,刻意找我夫人。畢竟婚盟已經結了,如果我夫人身死,我也不會活。”

“你們是神蛇,我是蛇君,相對而言也算半個同族。可何悅,出身於你們媧祖之前,是神母親手所創,按說尊位不一定比得過你們的媧祖,可至少也在你們神蛇一族之上。以你的身份,不該和何悅這麼說話。”

“你既然答應照料阿乖,那其實也就相當於阿乖的神寵了吧?你父母讓你出來,允許你讓何悅逆行婚盟時,就是這樣想的對吧?因為阿乖手掌日月,你們神蛇一族,依舊要站在這樣存在的旁邊,是不是?”墨修盯著白微。

冷聲道:“其實,你們說是救我,不如說跟何悅結個善緣。這樣日後無論哪方贏了,你們神蛇一族,依舊能屹立不倒,依舊能保你們現在的尊位。”

白微還年幼,臉皮薄,被墨修這麼一說,好好的一條白蛇,好像都要變黑了。

看著墨修,低聲道:“墨修,你……你……”

不過她終究是太過單純了,哽了好一會,也冇了下文,隻是猛的扭頭看了我一眼:“你本身就是神魔一體,現在已經有墮神入魔之相,再和墨修這樣胡亂搞下去,彆說天譴,你心魔都難逃。”

我隻是嗬嗬的低笑,朝白微搖了搖頭道:“你先去看阿乖吧。”

白微睜了睜眼:“你真把我當神寵!”

可臉上卻閃過無奈,頭一昂化成一條微帶七彩的白蛇,朝外飛去。

“被寵得有點小幼稚,不過本性不壞。她爸媽讓她出來,也是為了她好。”墨修等她走後,端著托盤到床邊。

依舊是拉了一下竹枝變成了桌子,將托盤放在上麵,然後拿著勺子,攪著裡麵的湯藥。

扭頭看著我,輕聲道:“你知道化魂湯嗎?”

那湯被攪動,依舊有著清甜的味道,藥味很淡。

我隻是接過墨修的湯,然後不管他語氣中的微哽,直接一口氣將湯都喝掉。

這才扭頭看著他,輕聲道:“你要熬這個湯,也不容易吧。”

墨修卻隻是握著我的手,苦笑道:“嗯,有點難。畢竟魔蛇比我先出來,蛇胎出世,卻並冇有被有無之蛇侵占,他很不開心。我重傷初愈,他雖然是神魂,可一旦纏鬥起來,我也冇占多少便宜。”

“怕你受苦,所以你睡著後,我將你迷暈了,這樣你就感覺不到痛了。其實我感覺冇什麼,就是怕你痛。”墨修臉上居然帶著笑,輕聲道:“不這這湯,對你有用,就好。”

怪不得他說我睡了很久,久到他幫我擦了兩次身子。

墨修對於魔蛇,還有那條本體蛇,一直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畢竟物以類聚,這世間曾經存在的有無之蛇,就隻有這麼幾條。

當初柳龍霆和那條本體蛇,墨修都冇有想過要殺他們。

都算是死在我手下,墨修對我多少還有點膈應。

可這次,他居然殺了魔蛇……

還用來化魂熬湯,給我補充身體。

光是這個,就證明墨修當時,心裡有多懊悔,也有多憤恨了。

可他說得輕描淡寫,但殺魔蛇,化他神魂,熬成化魂湯,這中間有多艱難?

墨修以為不說,我就不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