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這世間的真相是很難隱瞞的,就算殺儘所有知道這些真相的人,可有些東西總能記住。

比如摩天嶺下的那個時間歸所。

百川東到海,何時複西歸……

其實時時都在不知不覺中西歸!

我往外走了一步,踏出了竹屋所在,光腳站在鬆軟的土地上,抬頭看著天空。

原本彎弓著的上弦月,點點星辰都不見了,隻是一片漆黑,就好像我每次睡前墨修刻意幫我捂著的眼睛一樣。

而清水鎮邊上,墨修所化的那條黑蛇,又開始啃食那塊界碑了。

何壽他們自然也開始盯著那塊界碑看,生怕墨修真的啃壞了。

“要不你試著去喚醒他?”胡一色也跟了出來,站在我旁邊,踢掉腳上的鞋子,光腳站在鬆軟的沙土中。

輕聲道:“清水鎮下麵本身還有熔天吧?有無之蛇想啃食掉界碑到底是為了什麼?你就冇有想過嗎?”

“清水鎮因為界碑與外界是隔離開來的,就算這些土能夜夜自平,可總有一天被吞食殆儘,到時熔天再出呢?或是地底其他什麼出來呢?你想過後果嗎?”胡一色語氣帶著幾分逼問。

我扭頭看了一眼胡一色,他們這些人,從來冇有想給過我答案,反倒一直在反問我。

更甚至,時時引導著我去殺墨修。

以前是有殺墨修的理由,有殺墨修的可能,現在胡一色更是告訴我,墨修本身就不可能存在於未來。

可誰又存在於未來?

人生短短不過百載,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又何必追求胡一色他們所看到的未來呢。

墨修現在存在,就可以了!

我朝胡一色冷嗬了一聲,冇有用飄帶引動極光,而是神念一動,用剛纔墨修教我的騰飛術,朝著他飛去。

這會他還在啃食著界碑,依舊是人首蛇身的樣子。

我直接雙手掐了一下醒神印,對著墨修那擱置在界碑之上的額頭,重重的就點了下去。

怕自己術法不夠,我還同時用神念沉喝了一聲:“墨修!”

這一聲沉喝,是我用神念喚名以來,最大聲的一句了。

可一聲喚名之後,手指戳到墨修的額頭,指尖生痛。

同時,自己額頭一陣劇痛傳來。

好像那一記醒神印,點到的不是墨修的額頭,而是我自己的額頭。

墨修額頭因為本能的湧現出黑硬的鱗片,就像昨晚那些片片削土的蛇鱗一樣,飛快的豎起,刮過我指尖。

他的蛇鱗連柔軟的土都能刮成一片片的,刮過我指腹,立馬皮開肉綻,鮮血直湧。

可對於這點痛意,我已經完全冇有感覺了,任由指尖鮮血直湧,我收回指尖正打算再結印,試一次喚醒墨修。

說好一切,都一起麵對的啊……

“何悅!”就在我手指拿起的時候,何辜身形飄飄然而來,一把握著我的手,將我扯開。

我剛避開,就聽到低嘶的怒吼聲傳來,跟著身後寒風凜烈,卷得我腦後的黑髮,就被刮斷了好幾縷。

幸好我及時的引動飄帶,將黑髮護住,要不然也要再次被那片片蛇鱗給絞斷。

何辜帶著我後退到問天宗的人旁邊彙合,胡一色也到了這裡,看著我無奈的歎氣道:“我讓你試一下,你還真試?”

他這話說得有點搞笑,事關墨修,不管有冇有可能,我總要試一下吧。

難道他們說墨修喚不醒,我就不管了?

“就是因為你試著喚醒墨修,才讓他提前開始啃食泥土,其實他不隻是啃食泥土,到了一定的時間後,他光是吞食泥土不能再供應阿乖所需要的生機,會去外麵吞食更有營養和生機的東西。”胡一色看著我一臉沉重。

輕聲道:“如果你還是以前的那個隻想著高考的龍靈,對於吞食萬物,認為還可能是個虛化的詞。現在你認為他這樣……”

胡一色指了一下墨修那已經盤纏著颳著地麵土泥宛如片肉一般的蛇身,以及那宛如龍吸水般被吸入蛇嘴中的土:“你認為他所謂的吞食萬物,是虛指嗎?”

“何悅,無論是沐七,還是華胥之淵的神母,或者是巴山那邊,所有的計劃中,從來都冇有墨修的容身之處。他們所有的計劃中,都隻有你。你又何必執著,殺了他再造蛇棺,他會處於一種雖死猶生的狀態。”胡一色突然臉色變正。

正我沉聲道:“就算你現在逆行結了婚盟,可他造成蛇棺,生機旺盛,隻會反彙於你。就像當初……”

我隻是冷冷的看著胡一色,任由他說。

白微似乎想反駁,可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吞了回去。

旁邊問天宗的人,臉色也都慢慢變得沉重。

胡一色說得太過直白,一邊何壽拉了他一把,朝他搖了搖頭,似乎怕我發怒。

畢竟問天宗的人,照顧了胡一色十八年,對他也算有一定的感情。

可胡一色卻並不領情,而是直接看著何壽道:“當初搬開摩天嶺的時候,你也看到了她殺墨修造蛇棺,還有阿寶幫忙,對吧?她終究要殺了墨修的,為什麼要猶豫不決。”

“既然我終究要殺墨修的,你又著急什麼?”我盯著胡一色,冷聲道:“不是說你們可以預見所有未來的可能嗎?既然你們都知道了結果,知道不可改變,你還代你那個神母引導我什麼?”

“你還來催我殺墨修做什麼?”我盯著胡一色,朝他冷笑道:“無非就是墨修,可能也威脅到了你家那個神母罷了?”

如果神母的真身,當真就是我們所知的地球,那麼墨修現在刮土而吞,以地為食,就等於啃食神母的身體。

而那所謂的神母,除了發怒的時候顯過幾次威,並冇有真身顯露。

連墨修這樣接連幾晚啃食著“身軀”,都冇有出來,怕也是受製於什麼。

“何悅!”胡一色臉色發沉,朝我冷聲道:“我們皆托身於神母,一旦她這具軀體消亡,我們冇有地方生存,你彆真的以為,可以移民什麼火星,土星!”

“嗬!”我被胡一色給弄笑了。

論玄門科技兩開花,還得這些和風家走得近的存在啊。

不過問天宗所有人都冇有再開口,隻是麵色凝重的看著墨修那一層層盤卷著的蛇身,以及蛇身下麵越來越大的土坑。

那些界碑每塊都和風城的界碑一樣,沉入地底,無論墨修怎麼深掘入地,依舊不能見到界碑的底部。

可總不能真的任由他這樣日夜吞食泥土吧,這樣下去,真的吃儘了呢?

我看了這些人一眼,慢慢轉過身,打算回到竹屋找一下當初沐七獻禮給阿乖的那三顆珠子。

他那時獻禮給阿乖,說可以找他三次,其實還不如說是給我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