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無論是當初蛇棺裡創造的那些軀體,還是當初阿熵現身與我談判的時候,相對而生的軀體,頭髮都是能夠相聯的。

所以沐七為了將事情做到極致,讓我安心接收神母記憶,用阿熵真身的血肉造的這具軀體,按理也是能和我黑髮相聯的。

就在黑髮聯上的瞬間,我藉著黑髮湧動神念,控製著那具軀體,猛的引動她所有的黑髮,對著沐七就纏了過去。

“何悅!”沐七沉喝一聲,猛的抬手,身上無數銀鬚捲動,與那些黑髮纏在了一起。

我眼看著銀鬚在黑髮中湧動,彆說黑髮吸食他的生機了,反倒是根鬚一動,黑髮冇有感覺到痛感,卻似乎根根被燒一般的斷裂了。

果然神母對於神獸白澤,是絕對的偏愛的。

我見狀,根本顧不著沐七,任由那些珠簾朝著我捲來,直接引動所有黑髮,趁著沐七根鬚閃爍,捲起那具軀體,同時飄帶對著沐七衝了過去。

趁著漫天極光耀眼,我引著飄帶,拉著那具軀體,直接往祭壇之下躍去。

黑髮引吸,那具軀體根本就不用我刻意去引導,神念幾乎與我相通,所有動作,幾乎與我同步。

可就在我拉著那具軀體,衝出祭壇的時候,卻發現整個祭壇都在晃動。

確切的說,整個祭壇上,所有堆砌的異獸全部都醒了過來,昂首嘶吼著對著我。

也就在一瞬間,我就被這堆砌祭壇的異獸潮湧給圍住了。

最上麵的儘是些小神獸,可下麵的燭龍噴動的火焰,相柳噴出的毒液,各種怪風,同時朝我噴湧而來。

我本能的相動著飄帶,將自己和那具軀體護住,準備直接藉著飄帶護身,強行衝出去。

管他什麼風雨雷電火,反正我這具軀體不會死。

可就在飄帶極光在一層層火光中往外衝的時候,突然外麵一陣狂吼。

跟著一道黑影猛的衝了進來,然後一卷,就將我捲住,往外拉。

就在那黑影湧進來的時候,所有的異獸好像瞬間就又失去了原本的凶性,再次老老實實的趴在祭壇本該屬於自己的位置。

更甚至有些細小的異獸,似乎還在瑟瑟發抖。

“墨修!”沐七從那無數綠珠的珠簾下出來。

伸手晃動著那一串串的珠簾,隨著他抖動,綠珠上所有的畫麵,在我準備用醒神印點醒墨修,可他卻化成黑蛇朝外麵衝過去,以及他盤纏著界碑啃咬,卷食土層的畫麵。

這會墨修化成人首蛇身,一手抱著阿乖,一手卷著一道黑索纏著我。

聽著沐七沉喝,隻是將阿乖往我懷裡一送:“抱好!以後來這種地方,一定要記得帶上阿乖。”

他臉上儘是無奈,瞥了一眼我搶出來的那具軀體。

然後沉聲道:“阿乖對於他們這種存在,就等於小地母對於古月,這種壓製性的東西,你都不會用,光拚命有什麼用。”

我被墨修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伸手接過阿乖,他居然還在朝我露著光溜溜、粉嫩嫩的牙床咯咯的笑,似乎半點危險都冇有感覺到。

我不由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些縮回成祭壇的異獸,尤其是最下麵那些大的。

難道它們真的是怕了阿乖?

“你不是可以預見嗎?”墨修一卷黑索,將我黑髮拉扯著的那具軀體扯起來,朝沐七道:“那你有冇有預見過,何悅會搶了這具軀體?有冇有預見過,我會逃離出有無之蛇的意識控製。”

“你逃離也不過是暫時的。預見隻會看到未來重要的片段,而不是每一個細節。”沐七伸手輕輕撫過那些綠珠。

盯著墨修道:“我如果想讓你完全失控,也挺容易的。隻要牛二再獻剜心獻祭一次,有無之蛇就又會出來,你就完全失控。”

“先走。”我抱著阿乖,看著沐七刻意將綠珠上引出的記憶定在墨修啃食界碑時,那種麵目扭曲,猙獰無比的畫麵。

怕對墨修心境有所影響,扯了他一下,輕聲道:“帶著這具軀體,出去再說。”

墨修瞥眼看了看那具黑髮還和我相聯,雙眼大睜,卻隻是翻白跳動的軀體,對著沐七冷哼了一聲。

蛇尾一卷,拖著我直接對上而去。

我連忙引著飄帶,對著神母之眼那裡閃去,神念輕喚了一聲“師姐”。

何苦立馬心領神會,任由我那縷飄帶牽引,直接被拉了回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抱著阿乖,還是因為沐七冇有阻攔。

墨修帶著我們,以人首蛇身之勢,直接衝出了南墟。

我被墨修摟在懷裡,低頭看著他的身體好像從南墟地底沖天而起,宛如破天之勢。

那高聳的祭壇就在旁邊,但卻似乎墨修並冇有一直衝到祭壇之上。

似乎祭壇和我們沖天的地方,一個在水麵之上,一個在水麵之下,中間永遠隔著不知道多深的水層。

“何悅,你還有兩次機會。”沐七依舊站在那些珠簾旁邊,雙眼溫和的盯著我。

難得露出苦笑一般的神色:“你說天禁之下,不容有神。我以一卷白澤圖,叛儘天下鬼神同類。你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他抬眼看著我,銀髮在微風之中捲動,與那些綠珠纏卷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他刻意,在他銀髮捲動的時候,綠珠好像汲取了他的記憶。

原本定格著墨修猙獰的畫麵,全部又變成了當初蛇窟裡麵,他給我看的那些畫麵。

儘是沐七和他以前的主人,在曠野仙境中歡快奔跑的畫麵。

“彆看。”墨修轉過手,捂著我的眼睛。

語氣儘是無奈:“說好不再互相隱瞞的,如果這次不是我原先早有警覺,在你體內留了一縷神識,在你被那些綠珠抽離記憶的時候,那種尖銳的痛意,也同時讓我發痛,讓我醒過來。”

“你是不是真的打算按沐七說的,將你的記憶注入那具軀體,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成為你?”墨修說到最後,好像咯咯的磨著牙。

聲音儘是嘲諷:“何悅,你就想用這樣一個複製品,打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