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蛇棺事發之前,問天宗的事情都是由何辜在外麵解決的。

所以何辜在玄門中,頗有盛名。

我和墨修這一年多來,都在蛇棺、巴山這些事情裡滾來滾去,對於這種涉及到普通人的事情,至少經曆上不如何辜。

聽我發問,何辜臉帶苦色,卻隻是輕聲道:“蒼生何辜,可為了蒼生,終得犧牲。”

“虎傷一人,或為食;傷二人,可為凶;傷十人,則為禍。”何辜抿了抿嘴,看著我輕聲道:“何悅,我也不是那麼迂腐的人。不到最後無力挽回的時候,還是想著救人一命。”

“楊慧真變成活人祭壇,是她身上的符紋。如果想不傷她性命,可以先試著破壞符紋。如果不行的話,除害斬禍,不得不行時,由我來吧。”何辜說完,目光沉沉的看著我。

複又道:“如若傷百人,傷千人,遺禍無窮,則為魔。”

所以當初巴山那條魔蛇,是“遺禍無窮”,現在墨修啃碑食土,也一樣為魔。

可我在那些玄門中人眼中,也是入了魔了。

我抬眼看著何辜,發現這位師兄最近心境上升了很多,連勸人的話,都說得含蓄了很多。

朝他抿了抿嘴:“那師兄陪我去看一下楊慧真吧。”

應龍這個基地自然不隻她一個人,她帶胡一色去看什麼了,自然有人帶我們去檢查室。

隻是這些人都戴著麵罩,不說話。

楊慧真這會好像被打了麻藥,冇有穿衣服,就那樣躺在病床上。

而旁邊好像有什麼機器掃描,將她身上的符紋每一條都掃了下來,再用模型複原。

剛纔我給她洗澡的時候,因為頭髮長還結著板,所以冇有洗頭髮。

這會已經被剃掉了,可頭髮汙漬都結成硬痂,並冇有完全洗掉,隻有頭頂有一部分,被刻意清理了出來。

小兒巴掌寬的地方,也能看到一根根扭曲的符紋。

怪的是,那裡似乎還在跳動,所以那些鮮紅如紅蚯蚓般的符紋好像也跟著扭動。

人體的汙垢是很奇妙的東西,也算一個保護層,所以剛纔我沖洗的時候並冇有看到。

這會見她腦門這樣跳,我和何辜對視了一眼,都不由的湊了過去。

“這好像是才生出的嬰兒,頭頂冇有長攏的囟門。”何辜伸著手指,在那清理出來的囟門上感覺了一下。

臉上儘是疑惑:“她這不是外傷,就是……”

明明楊慧真已經睡了,可那囟門被何辜一碰,好像跳得更厲害了,何辜好像都有點不敢碰觸,立馬收了手。

手不能碰,我正想湧動神念去感覺一下。

就聽到身後傳來應龍的聲音:“她這是後麵又開了囟門。”

我一扭頭,就見應龍和胡一色站在門口,兩人都沉眼看著我。

應龍拿了一份報告給我:“這是已經出來的檢查結果,她的腿是摔斷的,粉碎性骨折,長時間冇有醫治,已經全部壞死了。”

“不過我想,你們關心的並不會是她的腿,而是那些符紋。”應龍將報告遞給我,苦笑道:“那些符紋不是符的,而是她身體本身的靜脈曲張導致的。”

“何家主見過靜脈曲張嗎?”應龍點著資料上的結果,朝我輕聲道:“靜脈曲張本身就是靜脈異常伸長、擴張和迂曲造成的。她這個連毛線血管都異常伸長迂曲擴張,所以血管壁變薄,透出了裡麵血液的顏色。”

我看著上麵的資料,再轉眼看了一眼沉睡的楊慧真:“她身上的所有的靜脈血管都曲張了嗎?”

在龍岐旭家裡時,他賣蛇酒號稱治百病,我見過靜脈曲張特彆嚴重的一個老太太,兩條腿的靜脈就跟一團團蛇一樣盤纏在腿肚子裡那些,看上去很恐怖。

楊慧真身上那些符紋,居然就是靜脈曲張變成的?

“嗯,連腦袋上的血管都曲張了。”應龍雙眼沉了一下,沉聲道:“本來我們想著她如果是個祭壇,危害太大,給安樂死,再將她的皮剝下來研究的。”

“可現在這種情況,一旦她死了,血液凝結,曲張的血管或許有變化。符紋這種東西,失之毫厘,差之千裡,所以我們現在就掃描錄了下來,可這種東西或許和她血流動的速度有一定的關係,錄下來也不一定有研究價值。”應龍臉色微微的沉。

看著我道:“所以何家主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點了點頭,也就是說,要麼不再研究,直接殺了楊慧真。

要想研究,就得留著楊慧真,不要讓她死了。

我瞥了一眼應龍,怪不得剛纔她要我用神念去探楊慧真的記憶。

現在也隻有這一個辦法了。

朝一邊的何辜打了個眼色,讓他幫我護法,我慢慢的傾身看著病床上的楊慧真。

她睡得很沉很平靜,可囟門跳動卻還是很厲害。

這有點奇怪,囟門這個東西,本身就是說不太清的。

就算是新生的嬰兒,快的兩三個月,囟門就長攏了。最遲到一歲半,囟門也該長攏了。

一個成年,更甚至可以說是個老人,居然又打開了囟門?

我努力不讓自己去想這件事情,神念湧動,分出幾縷黑髮。

一縷對著那跳動的囟門,一旦有什麼異動,我什麼都不顧,直接就用黑髮紮進囟門裡,吸食掉楊慧真的生機,讓她斃命。

而另外幾縷黑髮,就宛如觸手一般,將楊慧真的眼皮扒拉開。

我慢慢的沉眼看過去,用神念安撫著她,跟著一點點的往她腦中探尋著她的記憶。

如若是對心性掌控比較好的,比如何苦,她在我探記憶的時候,會像擷取電影片段一樣,將記憶儲存在那一段。

如果是正常人,則可以用言語引導,想著要探取的那段記憶。

可楊慧真在沉睡,而且還有老年癡呆,我隻得一點點的探。

本以為會像沐七用綠珠抽離記憶一樣,倒放著的。

可我一進去,所感所見,都是楊慧真開心的抱著很多不同的孩子。

有時是看著他們吃東西,有時是看著他們在打打鬨鬨,有時是默默的看他們寫作業。

有時是幾個,有時是一個。

有時穿的是幾十年前那種的確良料子的襯衫,有時又是穿著前幾年流行的蓬鬆紗紗裙,和潮牌童裝。

她記憶裡全是各式各樣的孩子,每個在她心底感知都很親近,充滿了喜愛。

可又無比的混亂,明顯這些孩子有的是她的,有的是她的孫子外孫。

她自己是完全混亂的,可記著的都是這些……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