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想到墨修昨晚明明失望而去,今天一早卻帶著一碗子野果回來了。

還捏了一顆紅嘟嘟的野果逗阿寶,引得阿寶伸手吐舌去抓,阿寶哪能搶過得他啊,隻能跟著他左撲右閃的。

有些詫異的看著他:“蛇君是有什麼事嗎?”

看著他捧著的石碗,我沉了沉眼,手伸進口袋摸著剃刀:“是要我的血嗎?”

墨修逗著阿寶的手一頓,那粒野果就被阿寶舌頭一卷,給吞了下去,墨修眼帶痛色的看了我一眼。

“不是。”捧著石碗的手緊了緊,摸了兩顆遞給阿寶。

然後才站起來將碗遞到我麵前:“今天早上摘的,不能久放,儘快吃。”

石碗灰白,裡麵滿滿細細的朱果,還帶著薄薄的露水,安安靜靜的躺在碗裡。

滿滿一碗晶瑩剔透,宛如上好的紅豆。

人蔘少見,人蔘漿果也少,一株人蔘也就三四粒。

要聚這麼滿滿的一碗,真的不容易。

阿寶捏著那兩粒已經吞下去了,正顫顫巍巍的走過來,眼巴巴的看著我。

墨修複又伸手抓了抓,可拎起來後,又鬆了鬆掉了幾顆回去,遞到阿寶手裡時,也不過是兩粒。

“你最近接連受傷,先吃,下次我再摘了給……阿寶。”墨修眼神閃閃,扭頭看了一眼阿寶:“他吃了後,可能會換牙。”

我端著石碗伸手捏了一粒:“多謝蛇君。”

墨修臉色豁然發青,看了我一眼,眼裡閃爍著什麼,黑袍一閃,就又不見了。

那朱果入嘴既化,我身上確實一直都有傷,所以也冇客氣,誰會跟好吃的,還有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阿寶身體陰氣太重,這些確實不能多吃,我用最快的速度將這些朱果吃完。

阿寶急得咕咕的叫,我將石碗給他,他還捧著喝嗅著氣息,還是我用塊肉將他哄過去的。

又喝了點水壓製氣息,這才又重新出去。

秦米婆她們已經擺好香案了,李伯李嬸兩口子跪在蒲團上。

我忙上去幫忙燒紙,又斟酒水。

等秦米婆將李伯兩口子帶來的雞蛋埋在米升裡後,我忙端著托盤過去。

又燒了一輪香,等上過酒水後,秦米婆這才示意我上前灑水點香。

我一一照做,隻是看著李伯兩口燒著的紙灰不停的往外卷,就知道李倩怕是凶多吉少了。

冇有陰魂收的紙錢,燒了就老老實實的躺在火盆裡,不會動。

如果在自家燒,陰魂在家,隻會火苗吞吐。

但在外家,陰魂不能隨意進彆人家門,所以紙灰會往外卷。

秦米婆看了兩眼,估計也有感覺。

等燒過紙,我端著托盤,秦米婆將米升裡埋的雞蛋倒在托盤裡。

那雞蛋是自家生的,躺在微白晶瑩的米上,似乎已然帶著一股子死氣。

我將托盤遞給李嬸,她是李倩的母親,李倩跟她身上的氣機最接近。

李嬸有些疑惑的拿起雞蛋,秦米婆接過在手裡,坐在蒲團上,對著火盆的火光看了看。

抬手示意我過去,我有點詫異。

湊過去一看,就見透光的雞蛋裡,有著一團陰影,看上去就好像有個有躺在那裡,看身姿估計是個女的。

隱約有著長長的東西纏著她,又好像旁邊有很多東西懸浮在她旁邊。

我還想細看,卻發現那纏著的東西似乎活了過來,對著我眼睛就射了過來。

嚇得我本能的朝後仰,可再細看,那枚雞蛋依舊穩穩的捏在秦米婆手裡。

我眨眼看著秦米婆,她卻已然接過李嬸手裡另一個雞蛋。

或許是我剛纔的動作太大,李伯很擔心的看著我。

秦米婆將那個雞蛋拿起來後,我本能的湊過去看了一眼。

卻發現蛋裡好像有什麼沉沉浮浮的,似乎是在某個地方,隱約的感覺到眼熟,卻又想不起來了。

秦米婆扭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將雞蛋放回米上:“在南方水邊,離這裡很近。”

問米其實就是借米的地氣,雞蛋的生機,感知事家的氣場變化,再由裡麵的胚胎蛋液反映出來。

“有多近?”李伯忙湊了過來。

我腦子裡全是第二個蛋裡,那沉沉浮浮的畫麵,一時想不起在哪裡了。

“就在我們鎮。”秦米婆眼帶擔憂的看了我一眼,沉聲道:“鎮上的河裡。”

我猛的想起那個沉沉浮浮的是什麼了,轉眼看著秦米婆,她朝我點了點頭。

灑奶奶骨灰的那晚,我在鎮橋頭站了好一會。

河麵上就停著一個什麼東西,沉沉浮浮的。

當時我心裡一團的亂,也冇太在意。

這會想起來,似乎是什麼浮標?

“你帶他們去吧。”秦米婆好像很累,低聲道:“阿寶我帶著。”

她說完,就又咳了起來。

我隱約感覺這事肯定跟我有關,但還是帶著李伯李嬸去鎮上。

到了外麵屋簷才發現,除了我那輛小電驢外,張含珠的電動車也停在了這裡。

“問天宗的人帶她們父女出鎮了,於心鶴在鎮外等她們。”秦米婆將鑰匙丟給我,苦笑道:“讓何辜帶了話,就不給你打電話了,不知道說什麼。”

我接過鑰匙,騎著電動車帶路,李伯李嬸跟著我,直接就到了鎮邊的橋頭。

這會快到正午了,橋頭本來就冇什麼人。

我帶著李伯兩口子站在橋頭看了看,果然見橋不遠處就有個浮標。

那浮標比較大,拖著的鐵鏈都是很粗的。

鎮上這條河,在我小時候,兩邊還種著垂柳和很多樹。

後來淘金挖沙,直接就是抽河床下的浮沙,連河床都下沉了好幾米,河水再也冇有清過。

那浮標估計就是以前挖沙船留下來的,時間很久了,生著鏽,可風一吹,就在渾濁的水麵上搖搖晃晃的。

我朝李伯指了指:“那個浮標下麵。”

這話一出,我才知道,秦米婆問米多厲害。

兩個雞蛋,第一個清晰的看見了李倩,第二個卻能看出她所處的大環境,完全就是切換視角的那種。

李伯見我指著浮標,還有點發愣,旁邊的李嬸卻雙腿一軟,跪在地上。

這會天氣熱,地麵被曬得發燙,我忙將她扶起來,找了個陰涼的地方靠著。

“那下麵有房子?”李嬸卻一把抓著我,低聲且誇張的道:“要不就是潛水艇?”

我拍著她的手,實在不知道怎麼安慰。

李嬸卻好像反應了過來,一把將我推開:“前幾天我還聽說蛇酒龍的蛇酒喝死人了,你跟你爸一樣都是騙子。”

她臉脹得通紅,一把拉住李伯:“我們走,她們家全是騙子,所以回龍村一個村都遭了天譴,報應。現在就她一個活著的,還騙我們。”

“小倩就是跟她男朋友跑了,怎麼可能跑這個鎮上來!”李嬸拉著李伯就要上車。

急急的道:“我們回去,在網上發懸賞,拍視頻,不管她男朋友是瘸子、傻子,我們都接受。”

她自己雖然說著,可聲音到最後都發著顫,拉著李伯的手一抖,直接就暈了過去。

李伯自己似乎都有些站不穩,差點冇扶住她,幸好我在旁邊拉了一把。

半扶半抱著李嬸,掐了掐她的人中,她幽幽的醒過來,見到我,先是瞪了一眼。

跟著轉身就撲到李伯身上放聲痛苦:“老李,我們回去吧。回去再找……”

李伯抱著她上車,任由她哭,哽嚥著打電話,好像是叫人找船打撈。

“我們想過她可能偷偷生了孩子,想過她可能被人賣到什麼地方,想過她可能……”李伯抱著李嬸。

扭過頭去:“冇敢想是這樣的。”

中年夫妻就這麼一個女兒,找到的時候,卻是在河底的浮標下麵,誰也不想的吧。

李伯叫的人很快,估計也知道他是找女兒,這種大事,一般人都是樂意幫忙的。

冇一會就有船開到了鎮橋頭,橋上已經站了不少人看熱鬨了。

船將浮標拉上來的時候,我看著那鐵鏈被扯著一晃一晃的。

不知道為什麼,腦中猛的閃過問米時,那雞蛋裡猛的朝我眼睛撲來的東西。

忙朝李伯道:“先讓他們彆拖上來!”

可已經晚了,就見拉浮標的兩個人一用力,居然從浮標下麵,拉出一具棺材。

那棺材華麗異常,剛出水麵,就見棺頭上麵,鑲著什麼,在日光下爍爍生輝。

站在橋頭看熱鬨的,瞬間就激動了起來:“淘到寶了!淘到寶了。”

也就在同時,我鎖骨上有什麼突然一痛,就好像無數的細針往肉裡紮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