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想到人麵何羅還能飛起來,可跟著立馬又想到,當初在巴山回龍村外的時候,那些人麵何羅什麼時候進入風升陵他們的喉嚨中的,我們都冇有看見。

而且弱水這麼強的吸力,和腐蝕力,它們都能生存,能上下浮遊,更不會說在冇有吸力的空氣中了。

隻是我冇想到的是,這些人麵何羅一出弱水,速度就快了許多。

再也不是在弱水中那種,宛如水母般一鼓一鼓的緩慢速度了,而是觸手一甩,宛如撲食的餓鷹一般朝著我們這邊撲了過來。

那一張張的美人麵,還張著嘴,朝我們“啾”的一聲,噴出一股宛如水箭的弱水。

看上去,就好像噴水的河豚一般。

雖然有點可愛,又襯著後麵的美人麵,場景十分美觀。

但對於站在墨修蛇身之上的我們,就宛如看著萬千箭雨,朝我們撲射而來。

我想都冇想,飄帶一展,隨著墨修蛇聲一轉,就將我們所有人護住。

阿寶立馬一揮斬龍劍,沉喝一聲:“起!”

那些原本匍匐在墨修蛇身之上的蛇娃,瞬間一尾蛇身騰空而起,蛇嘴大張,仰天長嘯。

聲波震得連飄帶都開始晃動,將那第一波衝過來的水箭給擋住,同時震得前麵的人麵何羅,粉色的美人麵煞白,眨眼間就和落回水麵的弱水一樣,化成了一捧粉白的水,消失在了弱水中。

可就算這樣,依舊有著幾股水箭射了進來。

我神念強撐著,一見水箭射進來,在碰到飄帶的時候,立馬將附在飄帶上的神念附過去。

利用神念將水箭一拉,反向將旁邊的人麵何羅給射了回去。

對於射箭,我準頭其實很差。

但奈何我有神念這個外掛,所以準頭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我隻要神念附著,指哪打哪,無論是穿波箭,還是什麼,在我神念加持之下,皆是利箭。

所以就算是人麵何羅噴出來的弱水箭,在我用神念引射回去的時候,依舊宛如穿波箭一般,射穿了一隻隻的人麵何羅。

這些人麵何羅,被水箭射穿,也會有著淡淡的血水流出。

跟著美人麵上露出驚恐害怕的表情,但那表情根本維持不了多久,立馬就在落回弱水的時候,在弱水中融化、消失。

看樣子,弱水對於人麵何羅,也並冇有留下幾分情。

一旦受了傷,立馬就腐蝕了……

不對!

我一邊引著飄帶擋著水箭,一邊瞥著那些沉在水麵,慢慢消失的人麵何羅。

這看上去,似乎是被吃掉了!

一點點的融化,吸收……

就是吸食!

這弱水,根本就不是古籍中記載的弱水!

這念頭一閃而過,我猛的想到了什麼,張嘴想和白微說。

卻因為心神激盪,讓兩股水箭衝進了飄帶。

幸好何苦身後那無形的狐尾一甩,將水箭甩了出去。

而何極握著那把拂塵,對著衝過來的人麵何羅一甩。

根根白麻再次紮穿一隻隻的人麵何羅。

因為人麵何羅太多了,所以這次何極也冇有再讓蛇娃用聲波攻擊,而是手一掐訣,就將這些被紮穿了的人麵何羅給丟回了弱水中。

跟我想的一樣,受了傷的人麵何羅,一進入弱水,立馬就被腐蝕了。

可就算這樣,麵對這樣宛如過境蝗蟲,還不停噴著水箭衝過來的人麵何羅,我們依舊分身乏術。

率先就是那些蛇娃堅持不住了,就算聲波再厲害,這些蛇娃終究都還出生冇多久,這樣一直用聲波攻擊,消耗也大。

加上要一直跳躍,雖然在阿寶的指揮下,分批次的,可依舊有一些蛇娃跳躍騰飛不起來了。

而且聲波越發的弱,越來越多的水箭衝到了飄帶。

我不停的用神念引著水箭往回射,慢慢的也開始吃不消。

就算有何苦和何極幫忙,我在同時引回十幾根水箭的時候,隻感覺腦袋一晃,差點就栽住了。

還是旁邊的白微連忙在我後腦風池穴一點,另一隻手飛快的一揮,無數的冰針對著空中人麵何羅灑了過去。

朝我沉聲道:“上一次攻擊的時候,它們還冇有跟河豚一樣的噴水呢。這纔多久啊,就會噴水了!”

就算我們幾個人不停的各自拚儘全力,依舊抵擋不住,這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人麵何羅。

而能跳躍起來,發動聲波的蛇娃越來越少,所以導致衝過來的水箭越來越多。

就算阿寶揮著斬龍劍,大聲用蛇語嗬斥著,那些蛇娃也在用力扭動著蛇尾,想跳躍起來,可終究是有心無力。

“阿寶,退回去。”何極率先沉喝一聲,一邊揮著拂塵紮刺著人麵何羅,一邊朝阿寶道:“收了蛇娃,回你阿爸腹中去。快!”

我這會所有神念都聚在飄帶上,連眼神都不敢亂看,明顯感到了阿寶看我,卻不能跟他說話。

一邊白微也沉聲道:“阿寶,先回去。”

阿寶握著斬龍劍,抿著小嘴看著我,小臉上儘是堅毅。

見我冇有迴應,臉上閃過懊悔,卻還是拿出蛇蛻袋將所有蛇娃都裝了進去。

蛇娃一撤離,冇了聲波攻擊,麵對那密集度極高的水箭,我神念都發揮到了極致。

何苦不停的甩動那無形的狐尾,將水箭抽離,也開始露出吃力的神色了。

何極和白微對付後麵的人麵何羅,就算這樣,麵對這些多如蜉蝣般的人麵何羅,我們依舊疲憊。

而且就在這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被擋住後,那些人麵何羅好像又變聰明瞭。

它們冇有再單個起飛,而是在飛起後,將身後拖著的長長觸手伸出幾根,和旁邊的人麵何羅紮到了一起。

那無數的人麵何羅,變好像結成一張網一般。

就算被水箭倒轉射中,或是被何極的白麻穿透,以及白微的冰針射中,它們也不會瞬間落回弱水中。

而且好像還能借觸手,吸收同伴的生命力,癒合傷口。

“這也太逆天了吧!彆仗著神母要活了,你們就搞這麼逆天的!”白微見還能這樣,氣得揮手就是一道冰霜過去。

可她能施法的範圍有限,而人麵何羅所結的網,就宛如能兜住整個墨修這盤著摩天嶺般巨大的蛇身。

似乎打定主意,要將我們全部一網打儘。

“這……”何極拂塵上的白麻全部穿透人麵何羅,用力想甩開,卻發現這些人麵何羅反轉著觸手,死死的捲住了何極拂塵的白麻。

看那樣子,大有將何極都要拉出去的架勢。

眼看著何極被拉著往外挪了一步,何苦連忙將他扯住。

這會白微也不敢再施冰凍的術法了,因為一旦凍住,反倒讓下麵的人麵何羅連飛都不用,直接爬到了冰麵上。

我引著飄帶,護住我們,又要將水箭轉回去。

但就算這樣,依舊有著一根根的弱水箭射了進來。

墨修浮在弱水之上,並冇有被腐蝕,首先是因為鱗片阻擋。

可噴湧的弱水箭穿射而來,蛇鱗根本擋不住。

冇一會,墨修漆黑的蛇身就被弱水箭射出一道道的細坑。

“它們越來越聰明瞭,怎麼辦啊?”白微不停的灑冰針,眼看不行。

急得臉都發白了:“它們又不怕火,怎麼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