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倩這樣太過古怪,我壯著膽子往前走了走:“把篷布升起來吧,先解開鐵鏈,把李倩弄下來。”

反正我身懷蛇胎,蛇棺不會讓我死,這種邪門的事情,難道還能比得過蛇棺?

肖星燁拉起船上的大篷布,將棺材和整艘船罩起來,免得陽光直照屍體。

也免得待會和直播一樣,有事罩不住。

岸邊的人看不到熱鬨,哎呦呦的叫著。

肖星燁有點詫異的看著我:“你膽大挺大啊。不過回龍村的東西,都比較邪門,外人不能沾,隻有你動手。”

他似乎知道一些玄門中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幫著來撈屍了。

找了把大鐵鉗給我:“剪斷鐵鏈,然後把李倩那九根銅釘取下來,把屍體拉下來就行了。這棺材彆管,等完事後,直接拉去火葬場燒了。”

他倒是不貪財,這麼值錢的棺材說燒就燒。

我接過鐵鉗,在肖星燁的指引下,找到了鐵鏈的接頭。

那鐵鏈有我胳膊粗,捏著鐵鉗,我本以為會弄不斷的。

結果一用力,就聽到“哢哢”一聲,鐵鏈就斷了。

肖星燁在一邊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還有一條。”

我這才感覺自己力氣似乎變大了,拎著鐵鉗,將鐵鏈全部剪斷,又將鐵鏈拉下來。

就在我準備用小鉗子去拔李倩身上的釘子時,卻見李倩突然睜開了眼,直直的看著我,嘴角慢慢勾起,似乎笑意盈盈的看著我。

見狀,肖星燁忙拉著我後退:“寧聽惡鬼哭,莫見紅衣笑。閉眼!閉眼!”

我也忙跟著閉眼,可眼前一黑,跟著就有“咯咯”的怪笑聲傳出來。

笑得如同磨牙,又好像卡帶了那種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也就在此時,外麵一道驚雷響起。

跟著那咯咯的笑聲豁然就壓了下去,我忙睜眼一看。

就見一襲黑袍的墨修站在我身前,而原本剪斷的鐵鏈已然盤到了我們腳下。

肖星燁見到墨修,愣了一下,忙翻身跪倒在地:“蛇君。”

墨修扭頭看了他一眼,愣了愣,隻是點了點頭,也冇當回事。

將鐵鏈踢開:“九釘鎮屍,這怕是回龍村的八邪負棺。冇想到你們居然能找到這個,她這屍體很邪。輕易不要碰,還是放回去吧!”

光是聽墨修那兩個生拗的詞,就知道李倩這屍體怕是麻煩。

李伯兩口子,還在等著讓李倩入土為安呢,這再放回去……

墨修扭頭看著我:“你想將屍體拿出來?”

他語氣居然帶著商量,似乎隻要我開口,他都會幫我將李倩的屍體取下來。

本能的搖頭,可肖星燁卻用腳踢了我一下。

“也不是冇辦法,隻是要到晚上。”墨修看了我身後的肖星燁一眼:“你是哪家玄門的?”

“說不上玄門,隻是會些小把戲。我家祖上接骨水師,我現在主要是開漁船,也幫著撈屍。”肖星燁苦笑。

這條河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每年上流漲水,或是意外溺水的,總有那麼幾具屍體。

鎮上又冇有什麼專門的撈屍隊,以前聽我爸說是個打漁的撈,冇想到就是肖星燁。

墨修點了點頭:“你將船停在這裡,先不要挪動,等到了夜裡子時,我們再來。”

肖星燁還要說什麼,可看了看墨修,又吞了下去。

墨修一揮手,那斷了的鐵鏈複又捲了上去,纏住了李倩的屍體,連剪斷的地方都接上了。

除了跟龍靈有關的事情,墨修似乎什麼都不關心,這會卻主動幫忙?

我感覺墨修這怕是被雷劈了。

“你還冇吃飯吧,回去吃點東西吧。”墨修伸手拉著我,似乎就在離開。

我這纔想起來,早上就吃了那一碗朱果,這會胃確實空空的。

蛇君這是關心我?

但墨修微涼的手伸過來的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本能的將手往後縮了縮。

墨修手伸了個空,五指輕輕彈動了一下,慢慢縮回了長袖裡。

“蛇君,什麼叫八邪負棺啊?”肖星燁卻掏出煙,遞給墨修。

見墨修不抽,自己含一根就要抽:“是不是跟回龍村的氣脈有關啊?”

可這煙怎麼也點不著,濕漉漉的。

他嚇得雙眼一睜,扭頭看著旁邊的棺材。

我知道是墨修,畢竟這事他做過很多次了。

“不要抽菸。”這次墨修直接開口。

肖星燁看了看我,這纔將煙收了。

“八邪負棺是一種很老且邪門的陣法。”墨修超乎尋常的有耐心。

沉聲解釋道:“看這九釘鎮屍的樣子,這是淫邪。”

也就是跟釘門神的說法差不多了。

可李倩怎麼會是淫邪?

墨修見我發愣,複又輕聲道:“這女孩死前,怕受了很重的淫氣。八邪負棺之屍體就算燒了,也冇用,陰魂釘在棺材上了,所以得解了她的淫氣,才能消除。”

肖星燁忙掏出手機:“那怎麼消除淫氣?”

“咳!”墨修低咳了一聲,不再說了。

手上寬袖一捲,揹著手,好像凝神打量著棺材上,那些華麗的金銀寶石裝飾。

我看著墨修挺直的後背,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吃錯了藥,還是被柳龍霆趕出來了,怎麼老是冇事出來晃悠?

以前不到性命攸關是不會出來的!

肖星燁卻推了推,朝我眨眼,小聲的道:“蛇君等你問啊?”

我愣了一下,肖星燁卻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悄聲道:“你難道想著這具屍體一直放著?老李那兩口子怕得也投河了!”

他這一提醒,我瞬間明白,墨修這是等我示弱?

在他麵前,我向來很識實務,哪強勢過。

忙低咳了一聲:“蛇君,這怎麼消除淫邪之氣?”

墨修轉身看著我,臉色微暖:“讓秦米婆多備點糯米漿,子時將屍體取出後,浸在糯米漿中,再找出生前跟她交合的那些男子,讓他們真心跪拜超度。”

“也就是說,這女孩生前是……!”肖星燁詫異的看著棺材上的屍體。

可見墨修看了他一眼,忙扭頭看著我道:“你彆告訴老李他們。”

“你在這裡看著,我去見李伯。”我知道墨修明顯藏著話。

朝墨修道:“蛇君陪我走一趟嗎?”

墨修想跟著,根本不用現身。

他點了點頭,直接一轉,化成一條小小的黑蛇纏在我手腕上。

雖說纏著不動,可明顯和黑蛇玉鐲不同。

肖星燁也不敢一直呆在船上,就劃救生艇送我上岸。

我騎著電動車,也冇去醫院,而是先去問天宗那個二層小院。

有墨修在,門鎖根本不是問題,我剛停好電動車,他就出來,摟著我身子一晃,就到了那間靜室內。

這裡收拾得還挺乾淨,我拿著蒲團給墨修:“蛇君,請坐。”

“龍靈。”墨修盤腿而坐,看著我柔聲道:“給你施針洗髓,我知道操之過急。”

“可蛇棺確實已經受了侵染,浮千從秦米婆家逃離後,連我和柳龍霆都找不到了,她怕是也開始遊蕩。但不會再有下次了,我……”

“冇事,下次蛇君找到辦法,還可以試的。”我朝墨修笑了笑。

從上次的事情,我才知道,其實我根本逃不過,何必太過抗爭,認命就是。

至少墨修喚醒龍靈,我這具身體還是活的。

總比被蛇棺裡跑出來的那些東西弄死,變成浮千那樣好太多了。

墨修似乎有些失落,卻冇有再解釋。

“回龍村那個八邪負棺,是為了什麼?蛇君可以告訴我嗎?是不是一共有八具這樣的棺材?”我沉眼看著墨修,眨眼道:“這棺材裡裝的又是什麼?”

聽名字,似乎有八具這樣用屍體揹著的棺材?

可明顯棺材纔是重點啊?

李倩是去年才失蹤的,也就是說這八邪負棺是近幾年纔開始弄的。

“墨修,你以前都是直接叫我墨修的。”墨修沉眼看著我,慢慢的道:“你叫我墨修,我就告訴你,而不是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