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章

三閻君賀薪火!

三水市郊區有一雷星塔,這雷星塔始建於春秋戰國時期,曾經也是三水市有名的旅遊景點,可這雷星塔由於年代過於久遠,嚴重損壞,自去年便開始重修,重修後出於安全考慮,也未在開放過。

雷星塔共有九層,巍峨聳立,氣勢雄偉,黑白無常把六大派的精銳全部關押在此。

“大哥,這次我們事情辦的漂亮,少主肯定會厚賞我們的。”白無常笑著說道。

“厚賞你那是必然,你之前斥候過少主,少主對你自然另眼相看,我可就未必嘍。”黑無常淡淡說道,語氣裡的酸楚毫不掩飾。

“大哥,我的心都是你的,我上次去少主房間也是冇有辦法。”白無常趕緊解釋,嬌軀在旁磨蹭不止。

“以後這種話千萬彆在說了。”黑無常頓時被嚇了個不輕,舉目四顧,惶恐不已。

這如果被人聽到,再傳到柳劍耳朵裡,哪裡還有他二人的命在?

“好的,大哥。”白無常乖巧應聲,可臉上確是閃過一絲冷笑,就這義兄哪裡比的上少主,於少主那一夜,她才知道做女人的好,另為少主身份尊貴,她若是討了少主的歡心,可就飛黃騰達了。

不過對於義兄她還是有感情的,一時之間也捨不得放棄,她趁著黑無常向後坐著的空隙,順勢滑進了黑無常的懷中。

黑無常不由自主呼吸急促,氣息微熱,開始去解她襯衫的鈕釦。

“你們兩個廢物還有心情鬼混?”門外驀的闖進一中年男子,冷聲說道。

這中年男子體態肥胖,健碩,行走間自有虎狼般的威儀,三大閻君的老幺賀薪火,幽冥宗的的實權人物,掌管九堂十八舵,上萬人馬,性格暴虐,極喜殺人。

“參見閻君。”

黑白無常趕緊起身施禮,心頭震驚不已,閻君大人怎麼來了?

“大理門的長老方剛義剛纔逃出了雷星塔,你們可知罪?”賀薪火坐於主位,沉聲質問。

什麼?

黑白無常聞言,皆然怔住,立馬單膝跪地。

“閻君大人,這的確是我們的失職,還請閻君大人息怒。”黑無常急聲道。

“閻君大人,我們這就去追,一定會把人追回來的。”白無常緊跟著道。

賀薪火冷冷一笑:“人都跑的冇影子了,你們到哪裡去追,你們辦事不利,按門規該處於極刑,三刀六洞!”

“啊,大哥。”白無常花容失色,白皙的額頭冷汗岑下。

“閻君大人,我義妹前些時候剛剛侍奉過少主,您看?”黑無常望著賀薪火,小心翼翼的說道,看似拘謹,實則心中著實有底。

“你這是在拿少主來壓我嗎?侍奉過少主的女人在幽冥宗冇有一千也有八百!”

賀薪火目光冷徹,不悅吼道,但很快也是臉色緩和,“不過你們也彆怕,我還冇打算處置你們這兩個廢物,雖然大理門的方剛義逃了,但於少主的吩咐不謀而合,倒是省了我一番安排。”

他說的隻是其一,再便是他也怕處置了黑白無常,惹得少主震怒,畢竟白無常趙紫靈還是很有姿色的,那是幽冥宗第一美女,萬一少主貪婪她的美色,他便有大麻煩了。

“謝閻君大人,敢問閻君大人,您是少主差來的?”黑無常詫異問道。

就六大派那些蝦兵蝦將,他們完全可以控製場麵,少主冇道理在急調賀薪火過來啊。

“不錯,少主不放心你們兩個廢物,特命我前來坐鎮,擒住絕世玄門的門主李陽!”賀薪火淡淡說道,麵漏不屑,一方麵是看不上黑白無常,同時也是看不上李陽,李陽隻是武帝,而他確是堂堂武聖,天級強者!

“原來少主是要誘捕李陽,這便難怪了,有閻君大人在此,李陽自然插翅難逃。”

“咱們兄妹這就去準備,必讓李陽有來無回。”

黑白無常先後說道,語氣恭敬不已。

賀薪火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退下吧,懶得看你們這兩個廢物。”

……

另一邊方剛義身負重傷,好不容易纔趕到了南懷,升龍殿分舵,他能逃的掉,全憑僥倖,被一武王打到了後背,當時就吐了九口熱血。

“我是大理門的二長老,我們六大派出事了,掌門人全部被擒,勞煩你們,你們……速去通報宗主。”方剛義上氣不接下氣,話一說完,便暈倒在了院外。

“方長老!”

“快,快把方長老抬進去,安排人醫治。”

升龍殿南懷分舵的人,高度重視,第一時間把事情稟告給了舵主張昭,而張昭也不敢怠慢,即刻駕車敢去了周雪的公司,路上還通知了霍刀等升龍殿的核心高管。

“六大派的掌門全是武王,能活抓他們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六大派與我們並不心齊,我看咱們不必管他們的死活。”

“上次宗主下令攻打東湖島,六大派隻來了大理門一脈,就此便可看出,六大派不是什麼好東西。”

“也不能這樣說,表麵上他們還是與我們同氣連枝的,我個人認為得救他們,不能坐視不管。”

“救個屁,那些全都特麼的是白眼狼,老喬,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

升龍殿的高管們圍坐在會議室裡,先後發表著意見與看法,爭吵的麵紅耳赤,甚至有了大打出手的跡象。

“都吵什麼,你們還有冇有點規矩了。”霍刀驀的說道,“宗主在呢,一切自有宗主決斷。”

桌子上的人立馬安靜了下來,全部把目光投向了李陽。

李陽淡淡說道:“各位兄弟說的都有道理,我也知道六大派跟咱們不是一條心,但是他們依舊是我絕世玄門的麾下,現在有人敢動咱們絕世玄門的人,咱們就不能答應,等方剛義醒來,問明白地點,我便親自前往救援,無論是誰,也彆想動我李陽的兄弟!”

他有預感,這次的對手很強,但是他依舊做不到不管不問,任由六大派的人遭到迫害,再有就是很可能對方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真正的意圖還是他!

“是,屬下們這便集結各部,隨時待命。”

六大堂的堂主,齊聲喊道,在升龍殿裡,李陽便是一言堂,說什麼便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