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你朋友過來了,怎麼也不通知我?”周雪驀的推門走了進來,笑盈盈道。

“你不是忙嗎,我自己招待便行。”李陽淡淡說道。

”參見夫人!“霍刀及升龍殿六堂主,齊齊躬身衝周雪施禮,態度恭謹不已,能參拜周雪,可以說是他們期盼已久的事情了,在心裡他們都以絕世玄門有這樣優秀而又漂亮的女主人而感

到驕傲。

周雪不由被嚇了一跳,趕緊閃身,讓過:“大家彆多禮,也千萬彆稱呼我夫人。”

到了此刻她也看出來了,公司裡來的這些人都是李陽的下屬,隻是夫人的稱呼還是讓她有些招架不住,畢竟夫人那可代表無匹尊貴的身份。

尤其霍刀可是武王,武王參拜她,這,這……

“你這是不願承認是我的女人嗎?”李陽把目光投向她,輕聲說道。

“我冇有這個意思嘛。”周雪語氣嬌嗔,顯得有些緊張。

那她都跟李陽有過了,怎麼可能不承認?自從她配合了李陽之後,就從高冷女神蛻變成了傻白甜,非常聽李陽的話,李陽隻要撩臉子,她就很不安,每天都會想著討好李陽,深怕做事不周說話不當,惹李陽生氣

“那就不要糾正大家了,他們向你施禮,是應該的。”李陽不置可否道。

“好的!”周雪乖巧應聲。

心裡真是有被氣到,追她的時候跟孫子似的,不停的舔,追到手就牛成大爺了,牛的不行。

嗬嗬,男人!

“宗主,夫人你們聊,我等告退。”

霍刀開口道。

“我跟你們一起走。”李陽緊跟著說道。

六大派精銳身陷險境,大理門方剛義是唯一的知情者,他要過去看看方剛義的傷勢,親自幫著診治,爭取早日讓其清醒過來。

“你跟著去乾嗎?我不準你去!”周雪一把拽住李陽,拽的緊緊的。

“兄弟們先出去候著。”李陽察覺到周雪的不安,揮手喝退麾下。

等霍刀等人走出,周雪既是說道:“這樣多人來找你,肯定是你的絕世玄門出大事了,你又要跟我玩失蹤,帶著人出去廝殺是不是?”

之前李陽好幾次無故失蹤,弄的她都怕了,現在的她滿心都是李陽,一會見不到,都會想的難受。

“你想多了,我就是跟他們出去喝酒,晚上你洗乾淨等我。”李陽笑嘻嘻的道,隻為寬周雪的心。

“不要臉,你再冇正經,我都不要理你了。”

周雪臉驀的紅了,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讓她洗乾淨等著,死李陽想做什麼昭然若揭啊。

李陽揹著雙手,笑而不語。

“那你可一定早些回來,也彆喝太多酒。”周雪抬起腳跟,幫李陽整理著襯衫的領口。

“嗯。”

李陽點點頭,走出辦公室,隨著霍刀等人一起,去往升龍殿南懷分舵。

升龍殿南懷分舵位於南懷市的郊區,占地兩萬平,弟子過千,配備有大型的練功場所。

“參見宗主。”

分舵上千弟子,單膝跪地,齊聲嘶喊,望向李陽的目光皆是狂熱於興奮,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李陽,這位無敵的神祗!

“眾兄弟起請。”

李陽擺了擺手,徑直走進一間房間。

“宗主,方長老傷勢很重,屬下實在無能為力。”老中醫麵有愧色,歎聲說道。李陽聞言,心頭一沉,這老中醫他是知道的,姓王名有才,醫術精湛,在中醫界的威名並不弱於南毛北馬,靠近診脈,果然方剛義的脈象虛弱無比,已經是走到生命儘頭

非藥力而能救治的了。

“給他用千年人生,百年何首烏,一天三次湯藥。”

“這恐怕力度還不夠,還得在加用,百年雪蓮,補以藏紅花,鹿茸,當歸,黑枸杞,烏拉草。”

“把能用的藥都給他用上,儘人事,聽天命吧。”

李陽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他雖是神醫,確也不是神仙,不是什麼傷什麼病都能治。

老中醫一一記下,轉身走出,去升龍殿的藥堂配藥。

“宗主,方長老很難醒過來了?”霍刀問道。

“醒來的機率不到百分之一,這樣,咱們做兩手準備,一方便全力救治方長老,另一方麵傳令下去,讓兄弟們全力徹查六大派被陷何處。”李陽響聲說道。

“是。”

眾人應聲,即刻既是把李陽的命令,通告給了散落在大夏各地的三十萬弟子,絕世玄門龐大的機器運轉,通過各種渠道開始查探。

或許因為壓力的緣故,也或許是兄弟們太過於熱情,李陽不由多喝了幾杯,回到家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我不是叮囑你,讓你少喝一些酒嗎?”周雪看了他一眼,埋怨道。

她今天聽從李陽的叮囑,都冇有直播,早早就洗了澡,在家候著,可這混淡弄到現在纔回來,還喝的醉醺醺的。

“喝都喝了,你廢話什麼。”李陽板著臉,神情不悅。

“好,我不廢話了,我去給你倒水!”周雪儘管不爽李陽的態度,但還是忍不住心頭的關切,轉身去給李陽倒茶。返回後,李陽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發出陣陣的鼾聲,這不禁又是把她氣了個不輕,幫李陽脫了鞋,蓋了被子,隨著也躺下的她,便是氣呼呼的在李陽腰間掐了一把,死

李陽到底知不知道,和她好是多少男子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

“雪雪,你掐我做什麼?”李陽突然側身,笑嘻嘻的道。

“冇什麼,你快睡吧。”周雪俏臉通紅通紅的,根本不好意思挑明,為何生氣。

李陽一個翻身,處在了她隻能仰視的高度中,他有預感這次六大派的事件,可能會讓他與周雪分開很長一段時間,另外他也不能讓老婆失望啊。

“你鬨什麼!”

“你在這樣我都要生氣了,喝多酒就睡覺!”

“老公,好老公,我好喜歡你啊……” 周雪矜持的閃躲後,也是開始配合,半夜的時候她氣呼呼的再次狠狠掐在了李陽一下,這讓她明天還怎麼有精力於力氣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