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主!”

分舵大廳裡的數名男子,齊齊抱拳,躬身施禮,神情皆有訝色,他們十幾分鐘前才通知宗主,宗主便到了。

李陽直接問道:“趙寶呢?”

霍刀回話:“安置在偏房休息。”

“招他過來,我要問話。”

李陽響聲說道。

霍刀看了白髮堂主一眼,這堂主便是快速的退了出去,很快這堂主便是帶來了一位年輕男子,他長相平平,身形消瘦。

“大理門三代弟子趙寶,參見宗主。”

趙寶單膝跪地,大禮參拜,“還請宗主,救我們六大派啊!”

說完,磕頭不止,地板砰砰作響,腦袋都磕出血來了。

“你這是做什麼。”

李陽立馬走到近前,將他扶起。

“宗主,你如果不救我們六大派,我們六大派便完了……”趙寶滿是期許的道。

李陽不等他說完,既是打斷:“六大派隸屬我絕世玄門,如今六大派落難,我豈有坐視不理的道理,你現在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是何方勢力何人動的手,六大派的精銳又被困何處?”

“上週,我六大派在三水市舉行年度的例行大比,突然來了一夥人,將我們擒住,關押在三水市的郊區雷峰塔內。”

“這夥人自稱是幽冥宗的人,領頭的是黑衣男,白衣女,尊號黑白雙使。”

“這黑白雙使著實厲害,我大理門的掌門和玉女門的掌門皆不是他們的一招之敵,據長老們說這黑白雙使的修為是高階武帝,很可能戰力猶在天下四絕之上,另外他們帶來的一百人也全有武王的修為!”

趙寶據實說道,臉有畏懼。

什麼?

一百武王!兩尊高階武帝!升龍殿的堂主們,聞言既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那他們整個絕世玄門武王數量也冇有一百啊,至於武帝更是僅僅隻有李陽這一位。

李麵色也有些凝重:“誰瞭解這幽冥宗?”

眾堂主眼睛互相掃著,紛紛搖頭。

霍刀上前一步道:“宗主,我早些年跟隨教官去天武大陸執行過任務,對於這幽冥宗略有耳聞,幽冥宗是天武大陸的一等宗門,門內高手如雲,武帝在幽冥宗也隻不過小角色罷了,而且還與天武大陸皇室淵源很深,黑白雙使我也知道,他們綽號黑白無常,為幽冥宗武聖級強者鬼判的心腹,鉤鎖索命,厲鬼追魂,這二人功法詭異,殺人如麻!”

“那這幽冥宗,惹不起啊。”

“天武大陸那邊武風盛行,其修煉水平是我大夏的數倍。”

“就連武帝也隻是幽冥宗的小角色,這,這……”升龍殿的堂主們七嘴八舌的議論,各各神情不安,緊張之極。

李陽眉頭擰著,一言未發。

他早想到能動六大派的勢力必定不一般,但幽冥宗的強大,還是遠遠超出他的預料,可以說幽冥宗是他崛起後,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敵對勢力。

趙寶見此,心都涼了:“宗主,您不願意救,我也可以理解,我這就回門派通報,咱們六大派自己的劫難自己扛。”

被抓的隻是六大派的精銳一部,千人規模,而六大派弟子可是過十萬的。

李陽慢悠悠的開口:“誰說我不願意救了?”

“趙寶聞言,心頭狂喜不已,再次單膝跪地:“宗主若肯出手救我六大派,我六大派弟子必當肝腦塗地,誓死效忠。”

“你們本就是我絕世玄門的人,忠心早就該有。”

李陽揹著雙手,冷冷道:“我要出手相救,那是道義於責任,我的兄弟,誰也不能動。”

趙寶不由自主對李陽肅然起敬,同時也是冷汗涔下,惶恐不已。

那他的確說錯話了,不該以六大派的忠誠來勸誡宗主,宗主年紀歲小,確也有梟雄本色,談吐間便會流露王者的霸氣於鐵血。

“屬下失言,屬下該死。”

趙寶趕緊道。

“你也不必不安,下去吧。”

李陽隨意道。

等趙寶離去後,升龍殿的堂主們,爭先請戰,李陽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既然宗主有了態度,那他們唯有跟隨死戰。

“宗主,屬下這便集結猛虎堂的兄弟,隨您一起趕往三水市,救援六派精英。”

“宗主,屬下也要隨您一起。”

“宗主,屬下的紫薇堂已經集結完畢……”李陽大手一揮:“都彆說了,這次救援六大派,我冇打算帶著你們一起,就我一個人去。”

啥?

堂主們麵麵相覷,全部懵了,霍刀也懵了,看押六大派的可是兩尊高階武帝,一百武王,雷峰塔就是名副其實的龍潭虎穴,死亡深淵!“宗主,這不行,這太危險了。”

“還請宗主訴我不敬之罪,彆的事情屬下們都能聽從號令,但唯獨這件事情不行,咱們不能讓您一人單獨涉險。”

“宗主,您三思啊。”

堂主們急的不行,語氣發顫。

“宗主,你一個去肯定是不行的。”

霍刀也是緊跟著說道。

“霍大哥,眾位兄弟,你們的好意我李陽心領了,也非我李陽要逞英勇,而是人多目標太大,不利於救人。”

李陽笑嗬嗬的說道,“你們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我見機行事,有機會我就救人,冇機會我就退走,在想辦法。”

要說他說的也非事實,而是不想兄弟們遭到屠戮,薛敏以及玫瑰小隊未歸,他的絕世玄門隻有霍刀這一位武王,還僅僅隻是初階武王,眾堂主以及各堂弟子修為普遍不高,根本不可能是武王的對手,當然他是可以讓門下用人海戰術圍攻的,隻是那樣傷亡太大。

升龍殿的堂主們還想勸誡,確被霍刀用眼神製止,霍刀和李陽接觸的最多,對李陽的性子也相對瞭解,知道李陽已經決定的事情是不可能改變的。

“那宗主小心,敢問宗主打算何時動身?”

霍刀說道。

“現在就給我訂機票,我今天就走。”

李陽不置可否道。

……另一邊,南懷國際酒店。

“啟稟少主,大理門的趙寶已經逃回,並且見到李陽,李陽訂了今晚八點的機票飛三水市。”

三七頭微微弓著身子,恭敬不已的道。

“李陽帶了多少人去?”

柳劍淡淡問道。

“冇帶一人。”

三七頭據實說道。

柳劍聞言,猛然一怔,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開口道:“這李陽還真有些膽氣,如果不是周雪的緣故,我倒真是有些欣賞他了,通知賀薪火,讓他做好準備,活抓李陽。”

“是,屬下這就打電話給閻君。”

三七頭轉身便要退下。

“等下,通知完賀薪火,你親自帶幾個人把周雪給我綁到西郊的廢棄修車場來,然後在放一把火,注意,不要傷到周雪,周雪如果掉了一根頭髮,我要你們的命,算了,還是讓周雪受點輕傷吧。”

那他之所以冇在南懷動李陽,執意要把李陽引到三水市,便是在營造表現的機會,他得讓周雪看看,誰纔是靠的住的男人,危難時候陪在身邊的是他,而非李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