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白無常聞言,皆是心中一定,三閻君賀薪火為武聖強者,功參造化,掌握多門秘技,據他們所知,賀薪火便有一門百裡追人的秘技,隻要這人不死,在百裡範圍內,便

無所遁形。

閻君大人如今毒已經逼出,李陽遠遁的機率又非常小,那麼明天十有**便可將李陽抓到。

近幾天,他們兩人內心也是十分的不安,如果李陽逃了,柳劍絕不會放過他們!

次日,天會濛濛的,霧霾很重。

雷星塔外,幽冥宗各部分成了數排,站姿標準,靜候賀薪火,乾坤門,玉虛宮,金剛門的人馬也集結完畢。

“參見閻君大人。”

一眾人紛紛施禮,恭敬喊道。

賀薪火揹著雙手,一言不發。

“閻君大人,我玉虛宮往哪個方向搜捕李賊?”玉虛宮掌門張朝陽請示道。張朝陽這個人,長袖善舞,十分會溜鬚拍馬,鑽營走門路,他在幽冥宗隻是一分堂的堂主,地位低下,可賀薪火確是總管南部八十一堂的總堂主,三大閻君之一,若是他

成了賀薪火的心腹,日後可就平步青雲嘍。

“啪!”

賀薪火驀的進步,甩了他一巴掌:“我讓你說話了嗎?”

“屬下知罪,屬下知罪!”

張朝陽惶恐不已,趕緊道,心裡真是有些難受,尼瑪,本是想獻殷勤,表現的積極一些,討好閻君的,可現在倒好,反是觸怒了閻君,捱了打,顏麵無光。

乾坤門掌門薛仁懷,金剛門掌門劉瑾義,冷冷一笑,頗有些幸災樂禍。

他們與張朝陽不同,儘管身在曹營身不由己,但還是對李陽念舊主之情的,而張朝陽確是想法設法想抓李陽建功,對於此他們也是很看不慣。“張朝陽,閻君大人自有主張,你稍安勿躁,如今閻君大人已經將毒逼出,功力儘複,李陽註定插翅難逃。”黑無常淡淡說道,看似在說張朝陽,實則還是在吹捧,拍賀薪

火的馬屁。

“不錯,閻君大人功參造化,妙法通神,稍微施展手段,就會令李陽無所遁形。”白無常緊跟著說道,也在拍馬屁。

賀薪火頗為受用,大笑不已:“算你們兩個廢物有點見識,知道一些本閻君的手段,左衛,速把李陽血跡奉上!”

他來大夏隻帶了一近衛,這近衛名趙光,修為高階武帝,戰力不在黑白無常之下。

趙光應了聲是,快速走到賀薪火身前,身子微微弓著,雙手奉上一截布料,布料上血跡斑斑,乃是李陽身上襯衫被樹枝刮破留下的。

“我馬上便祭煉這鮮血,將它祭煉成一滴精血,所謂精血便是人體精華所在,甚至有一縷靈魂氣息,修煉者的精血非常有靈性,會主動去找它主人的!”賀薪火響聲說道。

黑白無常以及麾下皆然興奮,激動,而玉虛宮,乾坤門,金剛門的三派弟子則是心都揪了起來,特彆為李陽擔心。

劉瑾義更是臉色驟變,不安之極,那他可是很清楚,李陽就藏在不遠處的石窟內。

“劉兄,怎麼了?”薛仁懷道。

“冇什麼。”劉謹義洋裝鎮定。

隻見賀薪火大喝一聲,右掌打出,染有血跡的布料便是被內力籠罩,隱隱泛著紅光,不消片刻,便有一滴精血凝聚成形,陡然間漂浮在半空,朝東方掠去。

“追。”

賀薪火冷冷一笑,揮手道:“李陽,等老子抓到你,就讓你好看。”

他領著麾下,一路追逐,三裡外便是停了下來。

“這幾塊岩石給我搬開。”黑無常沉聲道,眼睛直接盯住劉瑾義,這裡他帶人搜過,也清楚記得,當時是劉瑾義阻止了他手下人搬開岩石。

劉謹義額頭冷汗蹭下,這下壞了,不僅宗主在劫難逃,就連他以及門下弟子都要受到牽連,他明白黑無常已經懷疑他了,一旦發現李陽,他以及他的金剛門都要被屠戮。

怎麼辦,怎麼辦?

他慌亂不安,他門下知道內情的弟子同樣也是不安極了,甚至都有人把眼睛閉上,等著受死。

立馬便有八名幽冥宗的武王,上前搬開了四塊岩石,岩石拋出,偌大的石洞便是展現在眾人眼前。

“進去抓李陽,然後我要宰了一些吃裡扒外的東西。”黑無常語氣愈發的冰冷。

又有武王,快速湧入洞中,很快便是折返。

“報,裡麵冇人。”一武王據實說道。

“冇人?”黑無常猛然一怔,麵色僵住,李陽竟然不在裡麵,難道他誤會劉瑾義了?

金剛門知情的弟子震驚不已,劉瑾義也是長長送了口氣。

“閻君大人,會不會您這秘法不太準啊?”白無常小心翼翼的說道。

“李陽,出來吧。”

賀薪火併不搭理,而是高聲大喝,聲音滾滾,震動山林。

“不愧是武聖,果真好手段。”

李陽從山林中走出,淡淡說道。

兩分鐘前,他聽到動靜,雖不確定幽冥宗已經知曉了他的藏身之地,但還是果斷的出洞,換了地方隱藏,不是為自身安危,而是怕牽連劉瑾義以及金剛門的弟子。

賀薪火緊緊盯著李陽:“小子,你倒是挺能跑的,跑了七天,躲避了千人的搜捕。”

李陽笑了一聲:“謝謝閻君誇獎。”

賀薪火不由也是忍俊不住的笑了:“都被我抓住了,還挺自在的?我讓你馬上就笑不出來!”

話到這裡,目光垂落,眸光微冷,驀的打出一掌,直接打在了李陽小腹丹田處。

“噗。”

李陽張口便是吐出一口熱血,隻覺丹田儘碎,渾身內力消失殆儘。

內功被廢了。

乾坤門,玉虛宮,乾坤們弟子皆然暴怒,確敢怒不敢言,劉瑾義,薛任壞麵有不忍,暗自歎氣。

唯獨張朝陽麵色陰冷,冷笑不已。

“你倒是再跑,再笑啊,哈哈哈……”賀薪火哈哈笑道。

“賀薪火,我李陽有朝一日,必取你狗命。”李陽雙目赤紅,厲聲說道。

“就憑你?你**的現在就是個廢人。”賀薪火嗤之以鼻,“帶走!”

就這樣,李陽被廢修為,關進了雷星塔。

“少主,屬下已經抓住李陽,並且廢掉了李陽的內功。”賀薪火急不可奈的給柳劍打去電話,邀功報捷。

“做的好,等回宗門,我有重賞。”柳劍聽到後,欣喜之至。

“謝少主,敢問少主,如何處置李陽?”賀薪火對著電話問道。“我現在就訂機票敢過去,我要親手收拾李陽,讓他生不如死。”柳劍冷漠說道,嘴角勾勒出一抹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