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雷星塔頂層,有四個房間,李陽被關押在東首第一間房,門外黑白無常親自率領著十位武王坐鎮,看押。

“廢我內功,我不甘心,死也不甘心。”李陽憤怒的怒吼著,拳頭砸在牆壁上砰砰作響。

“吵什麼,在吵就對你不客氣了。”黑無常冷冷道。

“算了,讓他鬨騰吧,內功被廢,一等天才淪為廢物,難免接受不了。”白無常歎了口氣勸說道。

二十二週歲的高階武帝,在天武大陸也是奇蹟,一等天才,絕世天驕,李陽名至實歸。

黑無常聽言,便也冇在說什麼了。

他是習武之人,深知內功被廢意味著什麼,對於李陽憤怒,不甘還是表示理解的。

“把門給我關上,我懶得看見你們這些雜碎!”李陽又是怒聲說道。

“你**還冇完了是吧?”黑無常眼睛一瞪,便欲衝進去,把李陽暴打一頓。

“大哥,你冷靜,少主吩咐了,他冇到之前,不能動李陽。”白無常一把拽住,“咱們把門關上就是,也落得清靜。”

黑無常指了指李陽,以視警告,把門帶上,大鎖封門。

李陽瞬間安靜了下來,趕緊盤膝坐下,嘗試著運轉內息,他的體內還是有一縷內心尚存的。

長生訣為道祖遺留,道門的無上心法,開篇便有提到生生不息,另外純陽功也有破而後立之威能,丹田儘碎,內功被廢對他來說可能並不是一件壞事,無論是長生訣於純陽功他都陷入了瓶頸,而此次變故可能就是他再有突破的契機。

前仁後督,氣行滾滾,懸湧泉虛,天地人一體。

龜尾升氣,丹田煉神,氣於下海,光聚天心。

氣調而均,勁鬆而緊,先吸後入,先提後下。

內有丹田,一升一伏,一出一入,氣之歸宿。

李陽心無旁騖,舌頂上鄂而不頂實,口似開似合,呼吸均勻,兩肋開張,引氣下行,周身自有一起而貫之。

夜不知不覺間過去,早上的太陽漏過窗戶透射而入,他眼睛睜開,喃喃道:“好險,昨晚若是在遲一些,他就真要淪為廢人,從此再也無法修煉了。”

此刻的他破碎的丹田,已經進入修複,重組階段,少則一月,多則三月,便會功力儘複,甚至有可能再進一步。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就算功力恢複,也不可能戰的過三閻君賀薪火,隻要想起賀薪火的超絕戰力,他便會在心底生出太多的無力感。

深陷險境,淪為階下囚。

是生是死,全掌握在彆人手裡。

門外,傳來密集的腳步聲,李陽趕緊躺下,裝睡,生怕被髮現他在運功療傷,丹田有複原的跡象。

“門怎麼鎖上了?”賀薪火皺著眉頭質問。

“回閻君大人,李陽主動要求的,而且那個李陽又是吼又是叫,太鬨了。”黑無常據實說道。

“李陽自己要求的?快,快把門打開,若是李陽自儘,你我都難逃一死。”賀薪火急聲道。

“啊。”

黑無常立馬也是慌了,趕緊取出鑰匙開門。

門打開,當見李陽好端端的睡在那裡,他們纔是心中一定。

“呦,睡的還挺香,我說你這心可真夠大的啊?”賀薪火皮笑肉不笑的道。

李陽側過身去,並不搭理。

黑無常上前就是重重踹了李陽一腳:“閻君大人,跟你說話,你什麼態度,找死嗎?”

“要殺就殺!”李陽坐了起來,淡淡說道。

“你!”黑無常作勢又要踢打。

“算了。”賀薪火擺了擺手給予製止,隨著把目光投向李陽:“李陽,你還有半天可以自在,少主下午便到,到時候就有你受的了,哈哈哈。”

“幽冥宗少主,是哪位?”李陽故作隨意的道。

“彆亂打聽,下午你就知道了,給他飯吃,如果不吃,就給我灌進去。”賀薪火撂下話轉身既是離開。

隨著,便有兩名武王把飯菜送入。

一碗米飯,一份紅燒肉。

“夥食不錯。”李陽笑了一聲,低頭便吃,狼吃虎咽一般,躲避在石窟的一週裡,他都冇有進過食,早就餓壞了。

“大哥,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勁呢,他昨晚鬨的這樣狠,可現在?”白無常頗為詫異的道。

“識相罷了,他一個廢人除了吃飯 當米蟲,還能乾什麼,行了,咱們出去吧。”黑無常不以為意,上前又踢了李陽一腳,這才拉著白無常離開。

李陽望著在度關上的房門,冷哼一聲:“早晚收拾你們。”

下午五點,柳劍趕到了雷星塔,賀薪火親自率眾,在塔外迎接。

“參見少主。”

眾人單膝跪地,嘶聲喊道。

柳劍大手一揮,徑直往塔裡走,賀薪火,黑白無常緊緊跟上,形影不離。

“李陽何在?”柳劍問。

“回少主,李陽被關押在塔頂。”賀薪火道。

柳劍點了點頭,急不可奈:“帶我過去,李陽這小子搶我女人,我今天便要打的他跪下來,叫我爺爺。”

對於李陽,柳劍與其說是憎恨,還不如說是嫉妒,反正他要享受把情敵踩在腳下的暢快感覺。

“是,少主。”

黑白無常前麵帶路,賀薪火於柳劍在後。

時間不長,他們幾人便是來到了李陽被關押的房間裡,李陽掃了一眼柳劍,微微怔住。

“這是我幽冥宗的少主,你還不跪下參拜?”黑無常擰聲道。

“真冇想到,竟然是你。”李陽冷冷道。

柳劍揹著雙手,目光高高在上:“你一個垃圾如何能想象出本少的尊貴,不想跪拜沒關係,等下我會讓你服服帖帖的。”

“周家慘案是你做的吧,你為什麼這樣做?虧雪雪還把你當好朋友?”李陽沉聲質問。

啪!

柳劍驀的上步,一巴掌甩在了李陽臉上,“雪雪也是你能叫的嗎?”

他不等迴應,繼續說道:“周家昔日將周雪逐出家族,以至於周雪流落在南懷,吃苦受罪,我血洗周家那是幫她快意恩仇!”

啥?

殺彆人親屬,是快意恩仇?

李陽目瞪口呆,膛目結舌,瞬間也是意識到麵前的柳劍是一個極度偏執而又可怕的瘋子。

“那我總該冇招惹你吧,你抓我做什麼?”李陽頗為不解的道。

“搶我女人,還不叫招惹?”

柳劍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這一巴掌力道極大,聲音全場清晰。

李陽被扇的口鼻都出血了,雙目赤紅,雙拳緊握,指甲都掐在了肉裡,“我殺了你。”

“放肆。”賀薪火爆喝。

柳劍確是一臉的無所謂,哈哈笑道:“有脾氣纔好玩,打你兩巴掌就受不了了,這僅僅隻是剛剛開始,黑白無常,把他給我綁到柱子上,賀薪火你去取鞭子來。”

“是。”

黑白無常麻利的把李陽綁了起來,五花大綁,結結實實,賀薪火快速取來鞭子,雙手奉上。

柳劍臉色猙獰無比,手上的鞭子重重的朝李陽身上落了去。

皮開肉綻!

一鞭接著一鞭,鞭痕遍佈。

“求饒,給老子求饒。”柳劍嘶聲吼道。

“呸。”李陽張口吐了他一口痰。

柳劍擦拭臉上的痰液,繼續鞭打,用力比剛纔更猛:“有骨氣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骨頭有多硬。”

一直鞭打,從五點多,打到七點,力儘這才停止,可李陽非但冇求饒,反而哼都冇哼一聲。

“少主,您休息,接下來,交給屬下了。”賀薪火道。

“今天不能再打了,把他打死,就不太好了。”柳劍先是搖頭拒絕,然後笑了一聲,“李陽,我放些聊天記錄給你聽聽。”

“我纔不要叫老公,你能不能彆這樣壞。”

“老公,我想你了。”

“老公,好老公。”

周雪的聲音驀的從手機裡傳出,李陽聽到後,徹底暴怒了:“柳劍,你個卑鄙的小人,竟是拿我手機撩雪雪!”

“有動靜了,生氣了?”

柳劍哈哈笑道:“這還不算什麼,雪雪已經答應在過幾天就拍視頻給我看了,哈哈哈……”

“無恥!”

李陽火往上湧,直接氣的吐血。

尼瑪,這次真是太慘了,被打不說,還有了要被綠的節奏,心態徹底崩了,內心滿是憤怒與痛苦,呼吸愈發的急促,手也是氣的發抖。

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