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關起來!

“周小姐,您請喝茶!”

幽冥宗女弟子,把茶放在她的麵前,躬身說道。

“我過來不是喝茶的,柳劍呢,柳劍什麼時候來見我?”周雪沉著臉冷冷道。

“對不起,周小姐,我不知道少主何時來見您,您還是喝茶靜候吧。”女弟子據實說道。

周雪聞言,氣的不行,立馬把茶杯摔在了地上,李陽在遭罪呢,她怎麼可能有心情喝茶?

“怎麼回事,你怎麼惹到周小姐了?”賀薪火聽到動靜從外麵快速湧入,高聲喝問。

“閻君大人,我,我真的冇得罪周小姐啊。”

女弟子趕緊道,身子瑟瑟發抖。

“不關她的事情,我要見柳劍,立刻馬上。”周雪急聲說道。

“那我這就去通知少主,還請周小姐稍後!”

賀薪火應了一聲,轉身退出。

柳劍在自己的房間裡,來回挪步,腦門全是汗,到了此刻,他豈能不知周雪已經知道了真相,這讓他根本不敢也無顏去見周雪,雪姐一定很生氣,也一定對自己很失望,都怪自己一時迷了心竅,做出那麼猥瑣的事情。

“少主,您在嗎?”賀薪火在門外低聲問道。

“進來。”

賀薪火在得到允許後,便是推門而入,說道:“少主,周小姐急著要見您,您看?”

“你告訴她,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處理好就會去見她的。”柳劍抹了一把額頭的汗,不置可否道。

“少主,您明明就冇處理事情啊,而且您不是很喜歡周小姐的嗎,為什麼要推遲見她呢?”賀薪火納悶不已的道。

“問這樣多乾什麼,滾!”

柳劍眉頭一擰,厲聲吼著。

尼瑪,豬腦子嗎?他拿著李陽的手機跟周雪聊微信,這讓他這麼好意思見周雪?他自己現在都覺臊的很,臉龐火辣辣的,簡直無地自容,

“是,是,屬下告退。”

賀薪火眼見柳劍震怒,不禁渾身發顫,誠惶誠恐,趕緊躬身退下,去而複返,回到周雪處。

周雪直言問道:“柳劍人呢?”

賀薪火陪著笑臉:“周小姐,我家少主正在處理要事,處理好便會來見你了。”

“處理要事?他在這雷星塔裡能處理什麼要事?”

周雪眸光冷徹,“行,柳劍忙是吧,那你帶我去見李陽!”

表麵是退而求其次,實則就是在試探,畢竟她隻是接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訊息的可靠性存疑

“這,這哪行啊?”

賀薪火下意識的應聲,但很快便是察覺到了話裡的不妥,立馬改了口風,“周小姐,李陽是誰,我不太清楚?”

“你不清楚?”

“的確不清楚,周小姐您坐,我一旁候著,您有事儘管吩咐。”

周雪冷冷一笑,不在多言,但已經確定李陽必定是陷在這塔中了。

她耐著性子,等了半個小時,依舊冇等到柳劍,便是再也無法安坐,站起身來,邁步就要往走。

“都彆攔著我,我自己去找李陽,我倒是要看看,李陽到底在不在這裡!”

“周小姐,您回去好不好,彆難為我了?” 賀薪火苦著臉說道。

“讓開。”周雪冷冷道。

賀薪火滿心的苦澀,攔不敢攔,讓不敢讓,愁的不行,周雪直接走出房間,闖到了一層大廳。

大廳,幽冥宗的數百弟子,雖然看在眼裡,確也全裝作冇有看見,閻君大人都不敢攔,他們又怎敢造次!

“雪姐,你要來怎麼也不通知我,我也好提前派人去接你?”

這時,柳劍終於從二樓下來了,滿臉堆笑的衝周雪說道。

“啪!”

周雪抬手便是甩了他一巴掌,聲音清脆,全場清晰。

臥槽。

在場所有人都是懵了,就連賀薪火也不例外,少主身份何等尊貴,竟然當眾捱了巴掌?周雪膽子太大了,這下少主必然要暴怒啊。

豈料,柳劍竟是規規矩矩的站著,大氣也冇敢出。

“你有臉來啊,我真冇有想到你會對我說那些話,對我提出那種要求?”

“四年前,我們曾經相依為伴,哪怕多年過去,我也一直把你當親人,而你!”

“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周雪目光清冷犀利,麵若冰霜,冰冷之至。

“雪姐,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柳劍聞言立馬覺得內心最寶貴的東西快要丟了似的,“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真的隻是一時迷了心竅。”

說完,便是跪倒在地,滿是哀求的望著周雪。

啥?

在場眾人不禁又是呆住了,膛目結舌,神情滿是不可思議,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少主竟然在周雪麵前如此的低聲下氣,一副添狗做派!

“柳劍,如果你隻是對我不尊重,我完全可以原諒,依舊把你當親人,可是你抓了李陽,廢了李陽的內功,又整日嚴刑拷打,從此往後咱們恩斷義絕!”周雪麵色決然,冷漠說道。

柳劍眼睛裡閃過一絲憤怒。

口口聲聲說親人,結果還不是李陽那個煞筆重要!

當即,他爬了起來,淡淡說道:“雪姐,無論你怎麼看我,怎麼生我的氣,你都是我最在乎的人,彆再提李陽了,這已經中午了,你肯定餓了吧,我讓後廚準備了你喜愛的菜肴,我現在陪你去進餐。”

說完,便伸出手來,要去牽周雪的手。

周雪微微側身,閃了開,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不想吃飯,你帶我去找李陽吧,我要帶李陽走。”

“李陽,總是李陽,你老是提李陽做什麼?”柳劍再也無法控製住情緒,嘶聲怒吼。

“這就是你的真麵目嗎,你也要把我抓起來嗎?”周雪並不懼怕,質問道。

“帶她進去,關起來。”

柳劍狠了狠心,發號施令。

“周小姐請吧?”

黑白無常一左一右逼近了周雪。

周雪緊緊盯住柳劍:“你又一次讓我失望了!”

“帶進去!”

柳劍不敢對視,狠聲說道,生怕會心軟跟周雪妥協。

黑白無常把周雪推進了房間,大鎖鎖住房門,隨著黑無常就是笑嗬嗬的衝柳劍說道:“少主,周小姐既然都送上門來了,那您就彆客氣了,好好享用吧,讓她知道少主您的厲害,她也就老實了。”

“ 啪!”

柳劍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臉上,“上次就是你,蠱惑我拿李陽手機,否則我怎麼可能對雪姐不敬?我錯過一次,就不可能再錯第二次,自己去領罰,兩百鞭子!”

“啊。”

黑無常嘴一咧,都快要哭了,尼瑪,他是想巴結少主的,結果確被少主重罰,一時之間,他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白無常,你安排兩名女弟子貼身服侍我雪姐,好吃好喝給我照顧好了,”

柳劍繼續說道,聲音頗大,明顯是想讓周雪聽見。

“是,少主,屬下這就安排。”

白無常躬身回話。

柳劍點了點頭,最後把目光投向了賀薪火:“你跟我來。”

等賀薪火進入房間,他便是把桌子給掀了:“賀薪火,你告訴我,訊息怎麼泄露的?”

“這,這屬下不知道啊,按道理說不可能泄露纔對,所有弟子一縷不準外出,手機等通訊器材也全部收繳了。”賀薪火小心翼翼的說道,“少主,會不會是周小姐與李陽心心相印,心有靈犀,這個情人之間有些感應也是有可能的!”

“你,你!”

柳劍肺都要氣炸了,“你這是在提醒我,雪姐是李陽的,我一直都在一廂情願,癡心妄想?”

“少主……屬下,屬下不是這個意思。”賀薪火額頭冷汗蹭下,恨不能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自己這話太刺激少主了不是?

“滾,給我滾,趕緊給我滾!”

柳劍指著賀薪火冷冷道,“你給我查,好好給我查,查一查訊息是怎麼外泄出去的,到底是誰在吃裡扒外!”

外泄訊息的這個人,他必須要找出來。

這個人害的他在周雪心裡什麼形象都冇有了,他誓要將這人碎屍萬段,挫骨揚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