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周雪要跟柳劍說好話!

賀薪火從柳劍的房間退了出來,竟已是被冷汗打濕了後背,彆看他是武聖強者,在幽冥宗也屬位高權重之輩,但在柳劍這裡確也隻是想殺便可以殺掉的螻蟻。

“左衛,你過來。”賀薪火瞥了一眼左右,揮手道。

“閻君?”趙光躬身施禮。

“我問你,最近可有弟子私自出塔嗎?”賀薪火沉聲問詢,趙光是他的心腹,全權負責外圍警戒。

“冇有,絕對冇有,隻不過前天晚上金剛門的賀兵死了,有兩人受命外出埋葬過屍體。” 趙光仔細回憶,據實說道。

“這兩人可靠嗎,外出多久歸來的,身上有無手機?”賀薪火繼續追問。

“非常可靠,這兩人是我的麾下分彆叫張前,馬猴,外出半個小時便回,身上並無手機。”趙光信誓旦旦的道。

賀薪火聞言,眉頭擰成了一團,心裡頓覺蹊蹺了起來,聽趙光話音,外出的兩名弟子必無外泄訊息的必備條件,時間上,工具上都不具備。

“閻君大人怎麼了,莫不是出什麼事情了?”趙光頗為詫異的道。

“周小姐找了過來,並且知道了李陽被抓一事,這無疑是有人走漏了風聲,少主震怒,吩咐我徹查!”賀薪火不置可否道。

“不能吧,應該冇人有走漏風聲的機會。”趙光搖頭說道。

賀薪火來回挪步,約莫過了兩分鐘的樣子,既是開口道:“你速去通知埋葬賀兵的那兩名弟子,讓他們在塔外候著,我要他們帶路,看一看賀兵的屍體到底在不在墳墓中。”

“是。”

趙光應了一聲,急速前往。

很快,賀薪火便是親自帶隊,出塔查驗。

“掌門,不好了,閻君和左衛帶著張前,馬猴出塔了,這十有**是閻君懷疑到我們金剛門的頭上,要去挖墳掘墓查驗呢。”金剛門一弟子匆匆來報。

什麼?

室內的弟子,全部變色,驚慌不安之至。

劉謹義歎了口氣:“看來,我們金剛門這次是在劫難逃了,不過我們完成了宗主的重托,也死得其所!”

室內氣氛壓抑,一眾人皆然絕望。

“閻君大人,就是這裡了。”張前指著隆起的土堆,說道。

“挖!”賀薪火揹著雙手,冷冷道。

立馬,張前於馬猴便是動起手來,開始掘墳,不大一會,賀兵的屍體便是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之中。

“閻君,您請看,賀兵的確是死了,屍體在呢。”左衛趙光說道。

“這尼瑪真是見了鬼了,這訊息到底怎麼泄露出去的?”

賀薪火喃喃自語,百思不得其解。

上午賀兵電話向周雪傳遞訊息後,本想遠遁,但跑了一半確又折返了,甚至還找了一位司機,給了司機一大筆錢,讓司機將他掩埋了,他已經預想到周雪敢到後,幽冥宗必會徹查,也很可能會懷疑他假死,也正是因為這份謹慎於大義,才讓金剛門擺脫了嫌疑與浩劫。

“閻君大人,您,您回來了?”劉謹義強自鎮定的的打著招呼,但還是語氣發顫,身子哆嗦不止。

“你這樣緊張做什麼?”賀薪火目光投向他,質問道。

“屬下,屬下……冇緊張啊。”劉謹義吭吭哧哧,說話有些不利索了。

“劉瑾義,想必你已經知道本座帶人去掘墳查驗了,打擾你門下弟子入土為安,確實略有不妥,但事出有因,訊息外泄,本座也不能不這樣做,我在這裡跟你說聲對不住了。”賀薪火以為劉瑾義是氣憤,敢怒不敢言,便是出言安撫著。

人死為大,打擾逝者安息,是為大忌!

“啊,閻君大人切莫這樣說,屬下完全理解的。”劉瑾義儘管懵圈,但還是趕緊說道。

“嗯。”

賀薪火點點頭,邁步便走。

待賀薪火走遠,金剛門弟子便是圍了過來,有人道:“掌門,這到底怎麼回事,賀兵的屍體怎麼可能在?”

“賀兵大義,他這是去而反覆,用自己的生命在保護我們啊!”劉瑾義眼睛微微泛紅,顫聲說道。

金剛門弟子聽言,全部動容。

另一邊,賀薪火直接來到了柳劍的住處:“少主,屬下實在查不出來,您要不問問周小姐,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你覺得我雪姐會告訴我?”

柳劍狠狠瞪了他一眼,“廢物,你也是個廢物!”

賀薪火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出。

“少主,屬下有事稟告。”

這時,白無常走了進來,躬身說道,“少主,周小姐不願意進食,您看,這……”

“那就讓她餓著好了。”柳劍儘管心疼,但還是冷冷的道,“不過如果身體出了狀況,我就要你的命。”

“啊,這?” 白無常一臉的苦澀,想了想說道:‘少主,如果周小姐一直不願意進食,是否後麵可以強行灌入?”

“你說什麼,你在給我說一遍?”

柳劍目光垂落,眸光冷徹。

白無常身子一顫:“屬下隻是請示,自然不敢的。”

“滾,都給我滾。”

柳劍雙目圓凳,怒吼咆哮。

周雪知道了實情,影響了於他之間的情誼,這讓他內心無比的暴怒,他便把怒火全部發泄到了李陽身上,不停的鞭打李陽,直到天黑都冇有停。

而李陽確是心裡無比的踏實,他明白,這是柳劍拿周雪冇招,纔在他這裡出氣的,他受刑冇什麼,雪雪安全便好。

“李陽,你以為雪姐來了,你有救了嗎?”

“我告訴你,你註定終生被囚禁,生不如死。”

“我還要告訴你,雪姐遲早是我的,我會讓你看到這一天的!”

柳劍撂下話,轉身而出。

微微猶豫後,便是去了周雪的房間,在門外來回的晃悠,躊躇不已,他很想進去看看周雪於周雪說說話,可是周雪肯定不樂意見他,也不願意於理他了,對待任何人他都會用強,唯獨對周雪他做不到。

往後的幾天裡,他每天都會過來,在周雪門外徘徊,心裡愈發的著急,因為周雪已經連續三天冇有吃東西了,這樣下去,人怎麼可能堅持的住?

而周雪也是有些著急了,她是過來是救李陽的,於柳劍硬磕,著實不智,這還得跟柳劍來軟的,說說好話才行。

週四,傍晚。

“我要見柳劍,你們去幫我把柳劍找過來,你們轉告他,我不罵他,也原諒他了,而且有些想他。”周雪站起身來,輕聲說道。

兩名女弟子還未來及迴應,門便是被推開了。

柳劍激動不已的道:“雪姐,我也想你啊,我這些天都在你門外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