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周雪妥協!

“你的腳步聲我聽的出,我知道你一直在的。”周雪雖然俏臉還是寒著的,但是說的話確極具技巧水準。

冇有明麵上的示弱於討好,確有著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般的莫大效果。

說話是一門學問!

柳劍胸膛一熱,神情悸動不已:“雪姐……你們兩個彆待在這裡了,趕緊去準備晚餐,把最好的送過來!”

“送餐不著急,我想跟你單獨說說貼己話,可以嗎?”周雪輕聲說道,聲音煞是甜膩悅耳。

那麼嬌媚的語氣,不禁讓柳劍骨頭都酥了,連忙道:“當然可以。”

兩名女弟子躬身而退,緊閉房門。

柳劍規規矩矩的站著,顯得十分的侷促於緊張,這個是他四年前,十五六歲時便養成的習慣,每見周雪便會自慚形穢,哪怕現在身份改變,也依舊轉變不過來!

“你坐啊,傻站著做什麼?”

“你離我那麼遠乾嘛,坐到我身邊來。”

“就坐床上,坐什麼板凳?”

周雪不斷說道,要求柳劍離自己近一些。

床鋪很軟,美人近在咫尺,陣陣的馨香傳來,令他心跳加速,氣息微熱,咕咚,柳劍忍俊不住的吞了口唾沫。

“我倒是要問問你,你到底想看什麼,是想看我托衣服嗎?”周雪表情似笑非笑,盯著他問道。

柳劍眼神躲閃,根本不敢與周雪對視,自然也不敢回話。

“問你話呢,啞巴了,你在微信裡不是挺活躍的嗎?對了,你還想看勁爆的,你現在給我解釋解釋,你指的勁爆是什麼意思?”周雪繼續追問,冷冷道。

“我,我錯了……我就是一時糊塗,我,我還是站著吧。”

柳劍麵紅耳赤,趕緊站了起來,低著頭其狀便如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般。

周雪狠狠瞪了他一眼:“我把你當成親弟弟,你這樣真的好嗎,你喜歡我,有些想法我也可以理解,但以後真彆這樣了,答應姐行嗎?”

隻為緩和關係,為救李陽做鋪墊,柳劍害了李陽,他已經決心跟柳劍劃清界限了。

“雪姐,我不想隻當你弟弟。”柳劍壯著膽子道。

“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總不能一女侍二夫吧?柳劍,你如果還在意我們之間的情誼,就讓我帶李陽走!你隻要答應我,我還視你為親人,最親的人!”周雪軟語說道,神情滿是期許。

難怪對我態度這樣好,原來是要為李陽求情。

柳劍心裡冷冷一笑:“雪姐,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唯獨放了李陽不行,你不要再說了,否則我不保證不會殺了李陽。”

“你!”

周雪氣的跺腳,確也無可奈何,柳劍的鮮明態度,讓她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怎麼和柳劍商量了。

“雪姐,一會飯就送到,你如果冇什麼事情的化,我就告辭了。”柳劍黑著臉道。

“彆走。”

周雪一把將他拽住,哭著道:“柳劍,我真的很愛李陽,我不能冇有李陽的,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麵子上,把李陽放了嗎,冇有李陽,我也不能活。”

她知道說這些隻能觸怒柳劍,勾起柳劍的妒火,但是她真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近幾天來,她吃不下,睡不安,實在太擔心李陽了。

梨花帶雨,雙頰淚水冰冰。

柳劍瞧著既心疼又憤怒,用力把周雪甩開,轉身便走。

“你要逼死我嗎,你今天隻要出了這個門,我就一頭撞死,不信你試試!”周雪嘶聲喊道。

“完全是你在逼我!”

柳劍趕緊停了下來,把目光投向周雪,最終歎了口氣:“雪姐,我也不願於你爭執,這樣,我可以放了李陽,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一個條件!

周雪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雙手把衣角攥緊了,警惕無比的道:“你彆想打我主意?”

她不是不能為救李陽豁的出去,侍奉柳劍,而是一旦被李陽知道,那李陽一定會很痛苦的,這種事情她真的不能做。

“你彆亂想,我承認我很想得到你,做夢都想,但是我更想的是得到你的心。”

柳劍響聲說道,一臉的認真。

周雪聞言,不由對柳劍印象有了些許的好轉,無論怎說,他對自己倒也算真心的。

“那你說說看,是什麼條件?”周雪緊緊咬著嘴唇,問道。

“服用失憶丹,忘記一切,我也不隱瞞你,你服下失憶丹後,我會帶你去天武大陸生活,但你也放心,如果你不接受我,不喜歡我,我是不會勉強你的。”柳劍不置可否道。

到了此刻,他也看出來了,除非周雪失憶,否則是不可能忘記李陽,而愛上他的,失憶丹是幽冥宗的秘藥,可以讓人失憶,但也有弊端,那便是必須本人配合,自願服用纔可。

“忘記一切?”

周雪微微一怔,有些不情願,因為她捨不得忘記李陽,也明白一旦服用下失憶丹,她就再也不是李陽的了。

“你可以考慮考慮,我允許你今晚去探視李陽。”

柳劍淡淡說道,倒不是好心,而是要幫助周雪做決定,他得讓周雪看看,李陽現在是怎樣一種狀態,如果不妥協,李陽所麵臨的會是什麼。

周雪聞言大喜,終於能見李陽了,這真是太好了。

“那我現在就去了?”

“等一下。”

“你難道要反悔嗎?”

“我答應你的事情,不會不兌現,你先吃飯,吃過再去。”

柳劍撂下話,直接離開,來到外麵後,吩咐道:“傳我的令,讓黑白無常好好收拾收拾李陽,給我狠狠的打,不打暈我就把他們打暈。”

首先他不願周雪於李陽說話,其次也是怕李陽告訴周雪,一直都是他在動手刑罰李陽。

“是。”

晚上九點,周雪在賀薪火的親在帶領下,來到了塔頂,在走廊裡,便是聽到了響亮的鞭聲。

“這是乾什麼呢?”周雪莫名有了不好的預感,沉著臉問道。

“周小姐,您馬上就知道了。”賀薪火笑嗬嗬的道。

周雪不由加快了腳步,朝著鞭聲傳來的房間走去,走進房間的那個刹那,便是身子一顫,差點冇軟在地上。

隻見李陽被綁在柱子上,身上血跡斑斑,全是鞭痕,人也冇了意識,不知死活。

“住手,你們快住手!”周雪急聲喊道。

“對不起周小姐,這您說的恐怕不算?”賀薪火淡淡說道。

黑白無常聞言,手中的鞭子繼續往李陽身上落去,皮開肉綻。

周雪瞧著心都要碎了,淚如雨下,聲嘶力竭的喊道:“你們彆再打了,在打就要把他打死了。”

“周小姐,您還是去求求少主吧?”賀薪火點撥道。

“我現在就去找柳劍,你們先停下!”周雪雙眸清冷犀利,冷漠說道。

“ 既然周小姐都吩咐了,那黑白無常你們兩就休息會,周小姐您可抓緊,我們隻等您十分鐘,如果十分鐘後我們得不到少主的示下,那李陽可就要被活活打死嘍!”賀薪火笑著說道。

“柳劍現在在哪?”

“二層第一間房間。”

周雪得到回覆,快速的跑了出去,下樓的時候還摔了一跤,膝蓋都跌破了。

“雪姐,你不是要去看李陽的嗎,怎麼來我這裡了?”柳劍故作詫異的道。

“李陽招你惹你了,你要這樣對他?”周雪冷冷質問。

“怎麼了,你慢慢說。”柳劍語氣納悶不已。

“你的人在鞭打李陽,李陽渾身都是傷,都昏迷不醒了,你的人還揚言,要把李陽活活打死。”周雪據實說道。

“有這種事?這我全部知情,可能我的麾下為我鳴不平吧。”柳劍不置可否道。

“你當我是傻子嗎,準是你授意的!”周雪氣的領下劇烈起伏。

“我是真不知情,我如果知情,豈能讓你去探視李陽?”柳劍反駁,推的一乾二淨。

“你知情也好,不知情也罷,你現在下令,彆讓人打李陽了!”周雪急聲道。

“我可以下這個令,但是你考慮的事情要給我一個明確的回覆。”柳劍確也是不慌,慢悠悠開口。

“這……”

周雪麵有遲疑,但很快便是閃現出決然之色,“失憶丹我願意服用,隻是要等李陽傷好,安全離開之後。”

”來人,速找人給李陽醫治,用最好的藥。“

柳劍揹著雙手,響聲說道,心裡暢快不已,周雪已經答應服下失憶丹,他自覺要不了多久,便可俘獲美人的芳心於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