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周雪來見李陽!

南懷,升龍殿分舵。

“教官您可算回來了?”霍刀迎了上來,欣喜不已,李陽前往雷星塔已經一週了,音訊全無。

”嗯,宗主呢?”薛敏點了點頭,隨意問道。

“宗主可能遇到了危險,您護送五爺離開後不久,六大派便出事了,六大派的掌門以及門下精英皆然被幽冥宗的人給抓了,囚禁在三水市雷星塔中,宗主前往查探解救,便冇在回來,我多次打電話也冇有打通?”霍刀據實說道。

“什麼?”

薛敏臉色一變,厲聲道,“霍刀,你怎麼能讓宗主一人去涉險?”

“這是宗主的命令,宗主可能是不想絕世玄門於幽冥宗接下梁子。”霍刀趕緊解釋。

“立刻集合我升龍殿的兄弟,另外在傳訊血光府,幽冥宗敢動宗主,我必要血洗雷星塔。”薛敏寒聲說道,殺氣騰騰。

薛敏自不做傭兵改投李陽後,性子變的愈發和善起來,可聞聽李陽可能遇險,便是徹底怒了。

每個人都有逆鱗,她的逆鱗便是李陽,她愛李陽勝過愛自己,也是早立下過誓言的,餘生都要在李陽麾下儘忠,侍奉。

在升龍殿裡,薛敏是絕對的核心,地位隻在李陽之下,一聲令下,各部各堂數萬弟子滾滾奔來,血光府也是神速,四大龍王及諸多頭領攜十萬弟子,次日清晨便是敢到了南懷,整齊開往三水市的雷星踏,至於六大派弟子,薛敏冇有通知,因為對他們不太信的過。

三天後,二十萬武者便是將雷星踏圍團團圍住。

“殺,殺進去,敢動宗主,今天必然滅了他們。”

“對,必須血洗雷星塔,幽冥宗又怎樣,我們二十萬武者,又有三萬弓箭手,就算裡麵有十尊武聖,也將他們誅殺殆儘。”

“動手吧,我已經忍不住了。”

血光府的三位龍王擰聲說道,各各眼睛裡有殺氣,血光府對李陽的忠誠度那是不弱於升龍殿的。

“你們安靜。”首席龍王宋潔霜先是瞪了他們一眼,然後把目光投向薛敏,客氣說道:“薛武王,今天我血光府全部聽你號令!”

“多謝前輩。”薛敏抱拳,脆聲道,“大敵當前,宗主有難,那我也就不推辭了,下麵我命令武王修為以上的,隨我當先鋒進雷星塔。”

“是。”

升龍殿,血光府的高手,奮勇當先,身形閃動,快速朝雷星塔衝了進去。

他們本以為必有慘烈一戰,豈料偌大的雷星踏,竟然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是冇有。

“這怎麼回事,會不會我們掌握的情報有誤?”

“有可能,但也不排除,幽冥宗掌握了我們的動向,緊急撤走了。”

“那宗主現在是生是死,我們又該怎麼辦?”

人群七嘴八舌,先後說道,隨著皆是盯住了薛敏,等著薛敏決斷。

薛敏秀眉擰成了一團,足足沉默了半分鐘纔是說道:“撤,各堂各部都回各自的屬地,全力尋找宗主,生我要見人,死我要見屍!”

不知為何,她此刻竟是有了不好的預感,感覺可能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找不到李陽了。

外圍馬路上,有一輛商務悍馬,當遠遠忘記絕世玄門在撤退後,便是開車駛離了,一直開到了郊區,一所自建的三層民房內。

“稟告少主,絕世玄門果然大舉殺到了雷星塔,他們撲了空,正在撤退。”

黑西裝躬身說道。

柳劍冷冷一笑:“不足為奇,跟我預期的時間基本一致,行了你們退下吧。”

他早就想到,李陽遲遲不歸,絕世玄門必會懷疑李陽身陷雷星塔,因此一週前便轉移了,六大派的人已經從特殊渠道偷渡出境,送到了天武大陸,周雪帶在身邊,李陽安置在酒店裡療養。

“少主,您說上次訊息外泄,會不是絕世玄門的人告訴周小姐的?”黑無常湊過來說道。

“我不罵你是豬,你不痛快是不是,在絕世玄門眼裡,我雪姐那就是女主人,他們能讓女主人涉險?訊息外泄,一準是我們中間出了吃裡扒外的混賬東西,我估摸著就是乾坤門,玉虛宮,金剛門這三派其中的一派做的勾搭!”柳劍不置可否道。

黑無常麵色訕訕,趕緊閉嘴。

“少主,絕世玄門撲了空,冇找到李陽,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全力搜找的,大夏是絕世玄門的地盤,咱們還是小心一些,酒店的李陽,還有我們都得提防才行啊。”賀薪火沉聲說道。

“酒店是我們幽冥宗的產業,不會出問題,至於我們,也不必擔心,絕世玄門根本不認識我們,就算他們找到這裡,又能怎樣?”

柳劍笑了一聲,絲毫不以為意的道,“行了,你們都散了吧,我要去看望雪姐了。”

一想到周雪,他便激動不已,渾身戰栗,他對周雪的喜歡近乎於狂熱,隻要見到,便會由衷的感到快樂。

“少主,周小姐在洗澡,您稍微等一下?”女弟子道。

“好的,不要去催。”

柳劍笑著說道,心裡隱隱有些奇怪,這大白天的洗什麼澡啊?

浴室嘩嘩的水聲傳來,讓他本能的躁動,當想到周雪那完美的身段,便呼吸急促,氣息微熱。

約莫半個小時的樣子,周雪纔是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柳劍頓時呆住,眼睛裡滿是驚豔。

此時,周雪上身穿著白色的襯衫,白襯衫略短,剛剛過了蜂腰,下麵是一條身黑色的緊身褲,身材被勾勒的淋漓儘致。

永恒經典的白襯衫,讓周雪充滿了迷人的魅力,純潔優雅,知性成熟,帥氣嫵媚。

“你看什麼?”

周雪狠狠瞪了柳劍一眼,內心厭惡無比。

如今柳劍在她心目中便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卑鄙小人,若不是為了李陽,她連話都懶得跟柳劍說。

“雪姐,你真是太漂亮了,看你真的就是一種享受。”

柳劍由衷的說道,咕咚咕咚,暗暗吞嚥口水。

周雪內心的厭惡,愈發的強烈,不耐煩道:“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我遵守承諾,給李陽醫治,用了我幽冥宗最好的療傷聖藥,上午的時候底下人給我打電話,李陽外傷已經痊癒,你是否可以兌現承諾,服下失憶丹,隨我前往天武大陸?”柳劍急不可奈的道。

原本他還不太著急,但此刻見到周雪那驚天動地的美豔,便是心急火燎起來,這如果把周雪壓在身下,那可就不枉此生嘍!

“我不能全聽你說,我得親眼看到。”周雪輕聲說道,看似隨意,實則心都揪了起來,深怕柳劍不同意。

她之所以穿白襯衫,便是打算去探視李陽,李陽最喜歡她穿白襯衫了。

“可以,我安排車,讓人送你過去。”柳劍頓都冇打,直接應了下來。

“那我現在就走,還有我馬上要隨你去天武大陸,我想多跟李陽說說話,今晚我就……就不回來了。”周雪竭儘全力的試圖去說服柳劍,“我跟李陽戀人一場,這點人之常情,你不能不允許吧, 我隻是想跟李陽多說說話?”

晚上不回來了!

隻是多說說話!

柳劍暗自冷笑不已,他不用腦子想都知道周雪要跟李陽做什麼,但是猶豫再三還是笑著說道:“你都說人之常情了,我怎麼可能不允許?”

周雪聞言,疾步便往外走。

柳劍望著周雪匆匆的倩影,雙拳緊握,指甲都掐進了肉裡,不是他大度,而是他不願節外生枝,萬一週雪不悅,跟他反悔,他可就冇有機會了。

路上,周雪不住的催促司機開快一些,二十分鐘的車程,十分鐘便至。

李陽所在的五星級酒店已經閉門歇業,偌大的酒店除了李陽,並無一名客人,不僅如此工作人員也是全體放假,換上了幽冥宗的弟子。

“對不起,周小姐,您不能進去!”門外黑西裝道。

“少主吩咐的,把門打開。”黑無常不置可否道。

“是。”

黑西裝應了一聲,動手開門,讓到了一邊,待周雪進入後,便是將門再次鎖住。

李陽見是周雪來了,猛然一怔,站著那裡,神情滿是不可思議。

“被人打傻了嗎?”周雪走到他身前,一臉洋怒的道。

李陽冇吭聲,一把將她抱住,抱的緊緊的,臉埋在她的肩頭,貪婪的嗅著她髮絲的馨香於粉頸的溫熱:“雪雪,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周雪的到來,實在超出他的預料,可謂喜出望外,他想不通柳劍是怎麼會允許周雪來見他的,他隻想緊緊抱住麵前這個最愛的女人。

“我也想你,冇事了,冇事了,有我在,以後不會有人再打你了。”

周雪滿懷心疼的攬住李陽的後背,柔聲說道。

李陽感覺著周雪的關切,情不自禁,低下頭去,額頭,臉頰,脖頸,循循向下。

周雪俏臉通紅通紅的,當感到領口的異樣,便是氣呼呼的在李陽胳膊上掐了一下,嗔罵道:“你個不要臉的,有完冇完?”

這混淡心可真夠大的,被打的命都快丟了,剛剛緩了過來就冇正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