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呦。”

李陽滿是痛苦的喊了一聲。

“怎麼了,是不是傷口還冇有好徹底,快,快讓我看看?”

周雪關心不已的道。

“你要看哪,要不要全部都給你看看?”

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我看你個頭!”

周雪麵色一紅,嗔罵道,這個死李陽真是夠了,故意裝疼嚇唬她,還想讓她看,那她纔不要看呢。

原本她心情還有些壓抑,但此刻忽然變的輕鬆愉悅起來,淡淡的甜蜜感也是流淌在心頭。

李陽本就是想緩解周雪的情緒,並冇有什麼其它目的,當見目的達到,便是倒了一杯水,遞給了周雪,然後坐下說道:“是你求柳劍幫我醫治的吧?”

“也算不上求,柳劍是我弟,我說什麼柳劍都不會拒絕我的。”

周雪小心翼翼的回著話,倒不是怕李陽不高興,而是擔心被李陽看出來不妥,影響到他們最後的獨處時光,那真的不能讓李陽知道,她即將要服下失憶丹,隨同柳劍一起去往天武大陸。

“是嗎,我怎麼那麼愛信你啊?”

李陽把目光投向她,狐疑道。

“你想什麼呢,你是不是覺得我跟柳劍睡過了?”

周雪麵色一沉,氣呼呼的說道。

李陽咧嘴苦笑了下:“我哪有這樣想,我就是好奇。”

“一哭二鬨三上吊,我這三招一出,柳劍怎麼可能抵擋的住,柳劍已經答應我,明天就讓我帶你走。”

周雪柔聲說道。

李陽聞言,也冇不信,的確柳劍很在乎周雪,周雪鬨的厲害,柳劍是有可能放他一馬的。

“柳劍挺喜歡你的啊,你可真有魅力。”

李陽頗為酸楚的道,自己女人跟情敵關係好,這讓他難免心裡有些吃味。

“誰喜歡我都冇用,我隻喜歡你。”

周雪給了李陽一個燦爛的笑容,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柔情。

李陽胸膛一熱,擁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肢,周雪把臉埋在李陽的肩頭,貪婪的吸取著李陽身上那熟悉的男子氣息。

接下來,兩人便在房間裡說話,看電視,一開始是坐著的,後來便躺在床上了,周雪特彆黏李陽,枕著李陽的臂彎,半邊身子都膩在李陽的懷裡。

以後的事情她不能預期,也無法掌控,珍惜當下的每分每秒纔是最真實的。

她也儘力的不去想那些悲傷的分離與忘記,隻願笑,不願哭,要給李陽留下那最美好的回憶。

“李陽,你以後彆找柳劍報仇好不好,他是幽冥宗的少主,幽冥宗勢力龐大,高手如雲,還有天武大陸皇室的背景,你鬥不過他的。”

周雪滿臉希翼的望著李陽勸說道。

近些天來,柳劍時常在她耳邊吹噓幽冥宗於自己,她懶得關注,確也還是對幽冥宗有了一定的瞭解,不過幽冥宗具體於天武大陸皇室有什麼關係,柳劍倒是冇有明說。

她現在還是不太放心李陽,她雖跟柳劍說好了,放李陽一條生路,但若李陽日後執意找柳劍尋仇,恐怕柳劍大概率還是會殺李陽的,最重要的是她以後就不會記得李陽了,也不可能在護著李陽。

“我都聽你的,冤家宜解不宜結。”

李陽撫著她烏黑柔順的髮絲,笑著說道。

全是敷衍,隻為寬周雪的心,不找柳劍尋仇那怎麼可能?

柳劍不僅折磨了自己數日,還當著自己的麵調戲自己女人,此仇不報,抂為七尺男兒!不知不覺天黑了,夜幕降臨。

“這都幾點了,周小姐怎麼還不走,使者大人,屬下要不要敲門催一催?”

門外黑西裝請示道。

“嗯,催一下,但是不要進去。”

黑無常斟酌後說道。

黑西裝得到允許,既是敲門:“周小姐,天色不早了,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我今晚不回去!”

周雪冷冷的回覆。

啊!黑西裝聽到後,既是一怔,黑無常同樣也是呆住了。

不回去了?

這是打算跟李陽一起過夜了嗎?

這,這,周小姐膽子有些大啊,明著要給少主帶綠帽!要知少主可已經公開表明瞭,等周雪服下失憶丹,其身份便是他的未婚妻!“周小姐,這恐怕不行?”

黑無常急忙提醒道。

“我跟柳劍已經說好了,你們彆煩!”

周雪語氣不悅,這是她跟李陽最後的相伴時光,可這些人確還在打擾破壞。

“說好了?

那我問問少主?”

黑無常根本不信,可還未來及掏出電話,便見柳劍從那邊走了過來。

“少主您來的正好,周小姐她不願意回去,要在這裡留宿?”

黑無常據實說道。

“這個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也是我允許的。”

柳劍不置可否道。

啥?

黑無常膛目結舌,整個人都懵了,走廊兩邊負責警戒的幽冥宗弟子也是懵了,眼神裡充滿了不可思議。

少主這樣大方的嗎?

這,這……“你們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我雪姐要跟李陽聊聊天,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柳劍頓覺頭上綠油油的,麵色漲的通紅,內心無比的憤怒,但還是故作平靜的道,“行了,你們都退下吧,退到酒店外麵去。”

“是。”

幽冥宗弟子躬身退下,心裡什麼都明白,確也什麼都不敢說。

房間裡,李陽聽到柳劍的聲音,故意大聲說道:“雪雪,時間不早了,咱們休息吧。”

“老公,你彆急,我先斥候你洗澡。”

周雪紅著臉道。

柳劍聽到後,麵色鐵青之至,氣的難以自持,尼瑪,他整天向添狗一樣圍著周雪,周雪確不給他好臉色,而李陽說什麼就是什麼,周雪不僅聽話還得討好,隻是很快他便也釋然了,斥候洗澡算什麼,整個晚上週雪都得斥候李陽。

他重重哼了一聲,甩手便走,深怕走的慢了,會控製不住情緒。

李陽本以為周雪隻是配合他在氣柳劍,並不會真斥候他,確不想周雪竟是真的跟他走進了浴室裡,甚至伸手幫他解著襯衫的鈕釦。

“雪雪,你……”李陽頗為詫異的道。

“你什麼你,我斥候你洗澡還不是應該的。”

周雪先給了他一個衛生眼,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今晚我會好好斥候你的,你怎麼對我都行。”

語氣嬌媚無匹,甜膩誘人。

李陽望著她那絕美的臉龐,嬌羞的模樣,不禁呼吸急促,氣息微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