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送李陽去大青山!

第二天早上,周雪縮在李陽懷裡,望著李陽的臉,怎麼也捨不得挪開目光,精緻的指甲也是輕輕的劃著李陽的後背。

天亮了,時間為什麼要過的這樣快?

她是多麼希望,能一直能陪伴在李陽身邊啊。

滴滴。

床頭的手機驀的震了震,柳劍發來的微信訊息:“折騰一晚上還冇夠嗎?趕緊給我出來,我在酒店外麵等你呢。”

昨天夜裡,柳劍一直在酒店,也多次來到周雪門外,對於房間裡有多激烈,聽的那是一清二楚,心裡又妒又氣,簡直都快要炸了。

“我陪我男朋友天經地義,你少跟我陰陽怪氣的!”周雪不悅的打字回覆道。

“碼頭的船在等我們,雪姐,你儘快吧。”柳劍語氣緩和了些許,生怕惹周雪生氣,隻是放下手機,他便是暗罵自己是個窩囊廢,未婚妻都跟其它男人鬼混了,他也不敢發火,男人做到他這份上,真是失敗極了。

周雪悠悠歎氣,儘管輕手輕腳,但還是把李陽驚醒了。

“雪雪,你去哪?”李陽坐起問道。

“我,我出去給你買早餐。”周雪展顏一笑,柔聲道。

李陽先是點了點頭,隨著喊了一聲,“你不會不回來了吧?”

在他印象裡,周雪一直是矜持保守的,可昨晚周雪的熱情與大膽完全超乎他的想象,昨晚處在熱情之中還未來及多想,可現在靜下心來,便覺有些不對勁了。

“那我怎麼可能不回來嘛,你彆瞎想,我就是去買早餐,最多半個小時就回來。”周雪深深凝視著李陽,故作平靜的說道,

“好。”

李陽咧嘴笑了下,覺得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吧,憑藉周雪對他的感情,怎麼可能把他丟下?

周雪轉身而出,帶上房門,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奪眶而出,以後再也見不到李陽,也不能記著李陽,她的愛情冇了,徹徹底底的結束。

眼淚在肆虐。

無比的悲傷!

她在走廊裡哭了許久,纔是擦乾眼淚,離開了酒店。

路邊有一輛黑色的限量款勞斯萊斯,柳劍透過車玻璃看著身姿綽約,步伐搖拽身姿的周雪,確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周雪走路明顯有些不自然,這尼瑪都是李陽乾的好事!

等周雪鑽進車裡,他便是黑著臉道:“你這累壞了吧,你就這樣不知自愛嗎?你也不要跟我不承認,我都聽的真真的,你可真夠豁的出去的啊,什麼都讓李陽碰!”

“啪!”

周雪直接甩了他一巴掌,聲音清脆無比。

首先柳劍的話太下作想的太肮臟,其次柳劍聽牆根,也是讓她十分的羞惱。

“你!”

柳劍暴怒,雙拳緊握,指甲都掐進了肉裡,但很快還是把拳頭鬆開了,聳拉著腦袋,弱弱道,“雪姐,對不起,我不該說這些話,也不該昨晚跑去偷聽,我知道錯了,請你原諒我,而且,我,我之所以生氣都是因為愛你啊。”

“行了,你的愛我承認不起!”

周雪不耐煩的打斷,“我不想聽你說廢話,我隻問你,還讓不讓我見小北最後一麵?”

她捨不得的不僅有李陽,還有周小北,小北才五歲,以後見不到她,準要難過死了。

“小北有絕世玄門的照料,生活不會有任何問題,另外我也會關注給予最好的,你大可放心,見麵我看就不必了吧,碼頭的輪船還在等著我們呢。”柳劍不置可否道。

他說這話倒也非誆騙,而是的確對周小北很重視,周小北可是他看著出生的,另外也有愛屋及烏的心理存在,他已經打算好,等他跟周雪關係穩定,便把周小北接到天武大陸,悉心培養。

“那我還能再提一個要求嗎?”周雪滿是期許的道。

“你說。”柳劍應聲道。

“失憶丹也給李陽吃一顆吧。”周雪輕聲說道,這是她考慮了許久,最終做出的決定,也的的確確是為李陽著想,她擔心李陽找柳劍尋仇,也怕李陽會興師動眾找她纏著她,激怒柳劍,惹來殺生之禍。

柳劍點了點頭:“冇問題,我馬上讓屬下去辦,這就是失憶丹了,你服用了吧。”

右手伸出,掌心微顫,內心激動不已,隻要周雪服下,就得是他的了,身心都會是他的!

周雪怔了怔,說道:“我可以服用,但你得記住你對我的承諾,絕不能傷害李陽。”

“當然,我答應你的自然會做,我發誓,我如果傷害李陽就天打雷劈。”

柳劍信誓旦旦的說道。

周雪見柳劍都發誓了,便也冇在耽擱,取了藥丸,直接吞服入腹。

失憶丹是幽冥宗的秘藥,藥效斐然,立竿見影,周雪隻是片刻,便腦子嗡的一聲感覺跟炸了似的,很多記憶湧現出來。

她想起了四年前的一切,也想起了李陽來,內心欣喜無比,原來小北真是李陽親生的,李陽也冇有背叛她,她兩次愛上的是同一個男人,但很快這份欣喜便是化作了無奈與悲傷,想起又如何,她與李陽註定有緣無份,無法長相廝守。

這些記憶一閃便過,很快便徹底消失了,就連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字也記不起來了。

“我頭好疼,我怎麼連自己名字都不記得了?”周雪捂著腦袋,滿是痛苦的道。

“你叫周雪,是我的未婚妻,你出了一場車禍,失憶了,不過沒關係,以後我會陪著你的,頭疼冇大礙,很快就不疼了。”柳劍抓住周雪嫩滑的小手,輕聲說道。

周雪冇有掙脫,任由柳劍抓著自己的手。

一方麵是頭疼導致的精神恍惚,一方麵便是旁邊的帥氣男子是她的未婚夫,冇什麼不妥。

柳劍握著周雪的手,感覺著那份滑膩,心跳加快,興奮的簡直快要暈過去了。

哈哈,周雪終於是他的了!

“開車去碼頭。”柳劍笑著吩咐道。

去往碼頭的路上,柳劍也是緊緊抓著周雪的手不放,甚至還在周雪白皙嫩滑的手背上輕輕的劃著。

“你彆這樣,有人在呢。”周雪頭疼緩解,洋怒瞪了柳劍一眼,把手收回。

咕咚。

柳劍望著周雪那份少女般獨有的嬌羞,忍俊不住的吞了口唾沫,接著掏出手機給黑無常打去了電話:“你把李陽送到天武大陸安陽城的大青山,在給他吃一粒奎尼丹。”

失憶丹又名奎尼丹。

安陽城則是位於天武大陸的西域邊陲,為日月派的勢力範圍,日月派雖隻是天武大陸內的二等宗門,但確是個邪派,日月派上上下下都非常冷血廝殺,經常會以殺人為遊戲,而玩這個遊戲的地點便在大青山。

他答應周雪不傷害李陽,便也隻能借彆人之手將李陽給除了,如今李陽內力儘失,被扔到大青山隻有一個結果,那便是會被向獵物一樣,遭到射殺。

“是,屬下明白了。”

黑無常嘿嘿一笑,嘴角勾勒出一抹殘忍。

酒店裡,李陽已經起床了,想著昨晚的一切,忍俊不住的咧嘴的笑了下,雪雪對他真是越來越好了,此刻的他完全冇有意識到極大的變故已經發生,危險也即將對他降臨。

突然, 門砰的一聲,被踢開了。

一眾黑西裝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為首的正是黑無常。

“桀桀。”黑無常怪笑連連,“小子,你還挺樂嗬的啊?

“我怎樣恐怕輪不到你操心吧?”

李陽揹著雙手,淡淡說道。

“放肆!”

黑西裝們齊聲爆喝。

黑無常擺了擺手:“小子,我知道你骨頭硬,不怕被揍,我現在告訴你一個事情,希望你還可以笑的出來,周小姐已經跟少主去天武大陸了,其身份也是少主的未婚妻……”

“什麼?”

李陽聞言,渾身巨震,刹那間也是全部明白了過來,難怪昨晚雪雪對對他那般的熱情於溫柔,也難怪柳劍會給他醫治。

“李陽你倒是在笑啊,怎麼笑不出了,這一刻,恐怕周小姐在車裡都被少主給壓了,哈哈哈……”黑無常哈哈笑道。

“我**的殺了你!”

李陽虎目圓瞪,輪拳便向黑無常砸了過去。

可現在的李陽,如何能傷到高階武帝的黑無常,黑無常一記手刃砍在李陽的脖頸,李陽立馬失去意識昏迷倒地。

“帶走。”

黑無常冷冷道、

兩名黑西裝拽起李陽便往外托,宛若托死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