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殘酷的天武大陸!

七天後。

天武大陸,安陽郡,大青山,秋有風,呼呼的山風呼嘯,如鬼淒泣……

山穀正中,無數黑衣男子手持長刀,筆直而立,圍成了一圈,而被他們圍住則是一群麵色驚恐的普通人,他們絕多數都為大家族裡犯了錯的仆從,被髮配至此,隻有一人神情自若,眼神清澈而又茫然。

這人便是被灌下失憶丹,失去記憶的李陽。

這是哪裡?

我又是誰!

“大哥哥,我害怕。”旁邊年僅十四左右的少年,身子瑟瑟,顫聲說道。

“怕什麼?”李陽好奇問道。

“大哥哥,你終於理我了,你難道不知道嗎,這裡是安陽郡大青山,這些持刀的壯漢都是日月派的武者大人,他們馬上就會拿我們當獵物,進行射殺比賽,我們馬上就要死了。”少年悄聲說道,身子哆嗦的愈發明顯。

李陽是他一覺醒來後突然出現的,一直昏迷,前幾天剛醒,可他多次找李陽說話,都未得到任何迴應。

“拿我們當獵物,射殺?”李陽聞言也是眉頭一皺,麵色大變。

“對,這獵殺比賽每週都會在大青山舉行,誰射殺的人多,奪得前十排位,誰便會獲得日月派的宗門獎勵,每期射殺比賽,能活下來的人都不足百分之一,我年齡小,身子弱,跑不快,一會準死。”少年眼淚掉落,難過不已。

“你叫什麼名字,多大了?”

“我叫劉峰,十四,大哥哥你呢?”

李陽先是苦笑了下,他哪裡知道自己多大,叫什麼名字,想了許久腦子裡依舊一片空白:“一會你跟著我,我會儘力保護你的。”

“謝謝大哥哥。”劉峰欣喜無比,不知為何,他莫名感覺身邊這個大哥哥是個很厲害的角色,很可能是位擁有暗勁修為的武者大人。

李陽衝他笑了笑,然後目光環顧左右,發現周圍的人全部神情驚恐,不安之至,甚至隱隱有著絕望之色。

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即將要被武者獵殺,自覺必死也是情理之中。

隻是可惜,憑藉他的能力,根本無法全部救下,能保護自己,救下一個,就已經很不錯了,他這些天之所以不搭理人,一是在嘗試想起過往,再便是他發現自己受了很重的內傷,內力所剩無幾,幾乎與無,運功療傷,收效甚微。

“參見三位大人。”

日月派弟子紛紛單膝跪地,齊聲喊道。

這三人兩男一女,年齡都不大,隻在二十出頭的樣子,他們為日月派的內門嫡傳弟子,而負責現場看管的隻是外門弟子罷了,外門弟子於內門弟子身份差距巨大,可謂一天一地,按照日月派的門規,內門弟子要處死外門弟子,隻是一句話便可以了。

他們分彆是宋虎,王石,唐沐霜,修為以唐沐霜最高,唐沐霜初階武聖,而他們兩個隻是中階武帝。

李陽下意識的把目光投了過去,見他們穿著華貴,麵有傲色,宛若高人一等似的,兩個男的長相一般,不過那女子倒是十分的俏麗,一身白衣身似雪,氣質純潔冷豔,饒是李陽不禁也是多看了幾眼,不得不承認這女子氣質與顏值都屬於極品。

“都起來吧。”唐沐霜冷漠說道。

日月派外門弟子紛紛起身,很多男弟子都在用眼睛偷偷掃著唐沐霜,呼吸無形中急促。

“七師兄,今天你可彆讓著我?”宋虎笑著說道。

“九師弟,就算你求我讓你,我也不可能讓你,這次比試頭名的獎品,可是龍虎丹。”王石揹著雙手不置可否道。

兩人雖然談笑風聲,客氣不已,但較勁相爭的意思確異常的明顯。

“夠了,你們若真想分個高低,就過過招,射殺普通人算什麼本事?”唐沐霜秀眉一擰,冷冷的道。

宋虎,王石咧嘴苦笑了下,都冇敢回嘴。

首先唐沐霜有武聖的修為,實力已經堪比門內的長老,高出他們甚多,其次唐沐霜是掌門義女,身份十分的尊貴。

“二師姐,您教訓的極是,我也不想射殺普通人,可這是我日月派的傳統,又是長老會批準的的比賽選拔方式,我也是冇有辦法。”宋虎苦著臉無辜道,實則內心熱血沸騰,十分興奮。

“二師姐,您這是要放棄嗎?”王石小心翼翼的問道。

如果唐沐霜全力以赴,第一決然冇有他們的份,龍虎丹自也不能旁落。

“我不會出手的。”唐沐霜輕聲說道,龍虎丹固然珍貴,全宗隻有一枚,但是也不能讓她放棄原則,無情殺戮。

宋虎王石聞言,皆然心頭一定,欣喜之至。

“二師姐,那您也不會出手救人吧,如果您出手救人,可彆救我瞄準的獵物?”宋虎驀的說道,畢竟唐沐霜救人是有過先例的,雖然那已經是六年前了,六年前唐沐霜曾經出手,在獵場救下一個小女孩。

“我說我不出手,你聽不懂嗎?”唐沐霜麵色一沉,不悅說道。

她雖不忍殺戮普通人,確也無心救一群螻蟻,天武大陸強者為尊,弱者死了便死了,冇什麼好同情的。

“是,是,我失言了。”

宋虎趕緊躬身施禮,歉意說道。

“快宣佈規則,我已經等不急了,哈哈哈。”王石響聲催促,看向外門執事丁寒秋。

丁寒秋上前一步,響聲道:“你們這些卑賤的罪奴,都給我聽好了,獵殺比賽馬上開始,你們可以逃跑,跑上山頂便可活命,加入我日月派繼續為奴仆。”

他嚴厲的目光掃了一圈,繼續說道:“今天也算你們走運,往屆獵殺比賽都是外門百位弟子射殺,爭奪排位,可這一屆隻有三位內門大人相爭,你們還是有機會活命的,機會給你們了,能不能活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人群皆然心頭一鬆,眼中迸發出一絲光彩。

隻是三個人射殺他們千人,那他們活命的機會的確還是蠻大的,走運了,走運了啊。

而李陽確是搖了搖頭,暗暗歎氣,這哪裡是走運了,分明就是倒大黴了,原先看管他們的絕多數隻為暗勁階的武者,而現在來的這三人確是武帝,武聖,暗勁武者射殺他有信心活命,可武帝武聖射殺,他實在心裡冇底。

“下麵我宣佈,獵殺比賽正式開始。”

丁寒秋聲音不大,確全場清晰。

“跑啊,大家快跑。”

人群立馬亂了,分散開來,拚儘全力朝著山坡跑去,穀中空蕩區域離山坡隻有五百米,跑到山上有樹木遮擋隱藏,活命的機率就會大大提高。

“彆急。”

李陽眼見劉峰也要跑,便是一把抓住,提醒道。

先跑,跑的快註定不是先機,射殺比賽比的是誰射殺的人多,射手絕不會允許頭部人群脫險,他得好好觀察,看看哪個方向相對人少,纔好行動。

“七師兄,咱們今天就殺個痛快,比個高低。”

宋虎挽弓,弓滿弦,取下八支箭矢。

咻。

八支箭矢離弦,飛速的朝前方射去,跑在最前的八人全部中箭倒地,血流不止,宋虎一擊得手,立馬擰腰轉身,在上六枝箭矢,射了出去,這個方向跑在最前的六人隨著倒地,氣息全無。

“九師弟好箭術。”

王石大笑一聲,從背上取下沉弓,二十箭矢齊射,群殺一片,哀嚎聲陣陣,鮮血瞬間染紅了大地,場麵血腥之至。

李陽瞧的眼睛都紅了,暗暗道,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地方,生命竟然如同草芥一般卑微。

“大哥哥,咱們抓緊跑吧,我真的不想死。”劉峰望著一地的屍體,聽著那不斷響起的哀嚎聲,嚇的都哭了。

“不想死,就聽我的,暫時不要動。”李陽沉聲說道。

劉峰用力點頭,果真冇動。

“小姐,那小子挺聰明的也挺冷靜,竟然不跑,還在觀察四周。”婢女彩雲說道。

“有什麼用,終究是個死,隻是死的遲一些罷了。”唐沐霜冷冷一笑,她也注意到李陽了,雖有些許的意外,確也對李陽很不看好,聰明冷靜是真的,但還是太愚蠢了,都這種時候了,身邊還帶一個拖油瓶。

“小姐,如果您想讓他活,他便可以活。”彩雲繼續說道。

“彩雲,你什麼意思?”唐沐霜滿是詫異的望了她一眼。

“小姐,我在他身上看到我當年的影子,我當年不也是傻傻的,分明冇有自保之力,還護著彆人,而您不也是因此才動了惻隱之心,出手救了我嗎?”彩雲回憶過往,眼眶微紅。

“這次獵殺比賽,關係到龍虎丹的歸屬,我不好出手,他能不能活,隻能靠他自己。”唐沐霜冷漠說道。“他基本就是個死人了,冇什麼好關注的,咦……”

突然間,她發現李陽動了,李陽揹著劉峰,身形一竄,竟是已經到了十米之外。

“他這輕功不錯嘛。”彩雲訝然道。

“是還可以,尤其他還冇有內功,隻是還是跑不掉的,王石,趙虎不會給他任何機會。”唐沐霜不置可否道。

李陽揹著劉峰一路狂奔,很快便跑到了外圍前列,也引得了王石的注意。

王石挽弓瞄準,箭矢咻的一聲,朝李陽射了過去,箭矢極快,箭頭螺旋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