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活命!

“不好!”

李陽聽著後麵呼嘯而來的破空聲,便是有所警覺,以箭矢射來的速度,幾乎等於李陽剛神經反應過來,箭矢已經離他隻有一尺了。

驀的,他腳尖一磕地麵,整個人都騰在了半空,空中連續踩踏三次,這才落地,落地後,已是十米開外。

“鏘。”

箭矢直接射進山石,山頭崩潰。

“咦?”

王石也不自禁的輕咦了一聲,麵色愕然,竟然有罪奴能躲過他的射殺?這,這怎麼可能?奴仆在天武大陸地位最為低下,也是不允許修煉內功的。

“七師兄,一個罪奴你都射不準嗎,哈哈……要不還是彆射他了吧?以免老是射不中,影響了成績。”宋虎哈哈笑道,表麵是好意相勸,實則就是激將。

他的箭術相對王石還是稍遜一籌的,現在也是成績不如王石,他射殺兩百一十人,而王石則是射殺了兩百四十人。

“哼。”

王石果然被激,怒聲說道,“他隻是僥倖罷了,我在射一箭必取他的狗命。”

聲音滾滾,好似炸雷。

李陽聞言,心頭一緊,剛纔躲開一箭已經是玄而又玄,現在又惹怒了王石,必然王石再次出手,威力會更甚前次。

忙的,他一貓腰,把劉峰放下:“自己跑吧。”

“大哥哥,你不管我了嗎?”劉峰急聲道。

“我被盯上了,繼續揹著你,你隻會更危險,你往東南跑,那裡人最少。”李陽撂下話,既是跑動如飛,極速朝山坡掠去。

一是吸引射手注意,掩護劉峰,再便也是為自己在奮力逃生,山穀空曠無遮無擋,射手居高臨下,太被動了,隻有跑到山坡上,有樹木遮擋,纔有可能活命。

果然王石冇有管劉峰,隻是挽弓瞄準李陽,嗖的一聲,箭矢離弦,飛速朝李陽射來。

箭發如飛電,箭去似流星。

之前王石射殺人群,隻是單純用著臂力,可這一次確是加了內息,約莫三成左右的內力。

李陽身體猛然重心向下,倒了下去,箭矢險而又險的從頭皮劃過,隨著他雙腳猛然蹬踏,雙手一抓地麵,身如猛虎,一躍便是上了山坡,藏在了樹後。

動作矯健,一氣合成。

呃?

王石麵色凝住,震驚不已,一時之間竟是冇有再次挽弓勁射了,他這一箭已經用了內息,就連武王也不可能躲過,這個罪奴到底到底怎麼做到的?

旁邊唐沐霜於婢女彩雲也是一臉的訝色,注意力再次集中在了李陽身上。

“小姐,他是不是修煉有內功?”彩雲脆聲問道。

“內功倒是冇有,肉身強悍,爆發力驚人,這是一個天生的戰士。”唐沐霜言語間的誇讚,不言而喻。

繞是她師出名門,見聞廣博,也從未見到有人身體素質會這般優秀,李陽能躲開箭矢,全靠機體的反應,柔韌性,協調性於暴發力,隻是可惜了,這人已經成年,錯過了修煉內功的最佳年齡,如果李陽再年輕幾歲,她還真可能因為惜才,出麵保住李陽。

“七師兄,你還是彆再射殺這罪奴了,反正也是射不中,哈哈哈。”宋虎再次激將道,李陽的兩次躲避的檔口,他已射殺百人,成績追上王石並且超出。

“你不用激我,我今天必取他狗命。” 王石冷冷的道。

王石也知成績暫時落後宋虎,但是也冇怎麼放在心上,他的箭術超過宋虎一籌,殺了李陽,後續逆水翻盤冇有任何問題,如果不殺李陽,傳揚出去,他可就要成為笑柄了,高高在上的內門嫡傳,殺不死一個卑賤的罪奴?這讓他的臉放哪放?

咻,咻,咻。

三箭連射,王石再次挽弓朝李陽射了過去,心裡冷笑不止,躲在樹後,就以為冇事了嗎,他的箭矢穿透力,豈能是樹木可以擋住的?

李陽瞧見箭矢朝自己射來,不敢怠慢,迅速蹲下身來,躲開一箭,第二支箭矢再次鋪麵而來,他一扭頭讓過,第三支箭矢實在無法在閃,他隻能一咬牙,舉臂遮擋,箭矢射入的瞬間,他胳膊的肌肉便是猛然一震,硬如鋼板,箭矢硬是冇能繼續穿透,卡在了其中。

內功雖然儘失,但九轉金身訣淬鍊的身體,確依舊非同小可。

入肉三分,血流不止。

李陽不管不問,直接拔箭,全力向山頂跑去,跑動如飛,帶起飛沙走石。

“**的。”

王石暴怒,罵出了聲來,正要挽弓再射,確被麾下隨從賀三勸阻。

“石爺,比賽要緊,龍虎丹不容有失啊。”賀三響聲提醒道。

“等下在收拾他。”

王石聞言也是冷靜下來,舉目四顧,發現一千罪奴,已經隻剩下三分之一了,他如果在不轉移目標,射殺人群,就冇有贏的機會了。

“咻。”“咻。”“咻。”

王石挽弓連射,每一箭射出便有人倒下,哀嚎聲陣陣,鮮血染紅了山坡,大地,屍橫遍野。

不知不覺間,四周的山坡上隻剩下兩個身影,正是李陽於那劉峰,劉峰由於受李陽的指點,這才堅持到了現在,在跑十米,便可到達山頂,得到活命的機會。

李陽也看到了劉峰,不由心底產生了些許的驚喜。

“大哥哥,咱們快跑。”

“好。”

李陽拉住他,一個縱聲跳上了山頂。

王石射殺四百,而宋虎則是射殺了將近六百之數,也就是說王石就算把李陽和劉峰全部射殺,也追不上宋虎,這場獵殺比賽已經輸定了。

宋虎大笑三聲,放下了弓箭:“七師兄承讓。”

“哼。”

王石麵色鐵青,目眥欲裂,擰腰轉身,再次射出一箭,發力迅猛,幾乎全力施展,而且用的是特質的箭矢,顯然他要將李陽於劉峰全部射殺,以泄心頭怒火。

這怒火主要來自李陽,若非李陽躲開他三次勁射,他豈能落敗?劉峰完全是受到牽連罷了。

“成功了,我活下來了。”劉峰激動不已的道。

李陽冇有迴應,眼睛四處掃著,望著那一地的屍體,心中無比的悲涼,半個小時前,這些人還鮮活的活著,可現在已經喪命,驀的他瞳孔放大,因為他看見正有一支箭矢飛速朝他們射來。

這支箭矢,夾雜著雷聲,隱隱泛著紅光,威力巨大。

李陽毫不懷疑,這支箭矢一旦落下,便可將他們所在的山頂紅炸平。

還是死路一條。

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

這一刻李陽的心底滿是不甘於無奈。

劉峰也發現了,驚慌嘶喊:“我們到山頂了,按照規矩我們可以活了,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啊?”

箭矢越來越近,幾乎片刻便可落下。

這時,天空火速飛來一支快箭,直接擊中王石的雷火箭,轟的一聲悶響,宛若炸雷。

劉峰依舊慌張不安,瑟瑟發抖,而李陽確是把目光投向了山下,隻見唐沐霜單手持弓,英氣逼人,冇錯危難關頭正是唐沐霜出手,用冰魄箭破了王石的雷火箭。

“二師姐,您這是何意?”王石高聲質問。

“他們兩人已經到了山頂,按照我日月派的規矩,他們便可活命,成為我派的奴仆,我出手守住規矩,有問題嗎?”唐沐霜冷冷道。

“是,二師姐,是我魯莽了。”

王石看到唐沐霜臉色不好,趕緊改了態度,躬身致歉。

唐沐霜麵色緩和,將手中的彎弓遞給婢女彩雲。

“三位大人,小的現在代替掌門宣佈比賽結果以及龍虎丹的歸屬。”外門執事丁寒秋,先是抱拳施禮,然後神情一肅,朗聲道:“本屆獵殺比賽,內門弟子宋虎勝出,龍虎丹百日後發放!”

“謝掌門。”

宋虎滿臉的笑意,欣喜興奮之至。

而王石確是臉色越發的鐵青,心裡對李陽簡直恨到了極致,這個罪奴,絕不能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