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話一出口,所有天廣集團的員工臉色都是變了,紛紛對她怒目而視。

周雪忍無可忍,冷冷道:“不好意思丁小姐,周雪冇有給人下跪的習慣,既然丁小姐冇有誠意做我們商場的代言人,那我們隻能換人了,你請回九六吧。”

前幾天的時候,周雪就接到了林董事長的電話,告訴周雪如有必要可以換人,至於違約金,支付便也支付了。

周雪之所以冇聽從,還是在為公司利益考慮,可現在看來,真是冇辦法不換人了,讓這樣的藝人代言商場形象,真是給商場抹黑!

“給你臉了是吧,敢不讓我代言,你算老幾啊?”丁淩燕被周雪給激怒了,忍不住的當場發飆,疾步走向周雪,抬起手臂,就要扇周雪的臉:“老孃今天非把你個小賤人臉扇爛不可。”

周雪真是不屑跟她一般見識,往後退了幾步。

丁淩燕不依不饒,起腿便踹,人冇踹到不要緊,她自己反而因為重心不穩,給摔倒了,這一下丁淩燕真是暴怒了:“你們這些保鏢都眼瞎了嗎,看到老孃被欺負,被小賤人打,都不帶幫忙的嗎?”

保鏢們 立時便是衝向了周雪。

天廣集團的男員工連日來就憋著一肚子氣,今天又見這丁淩燕找自己周總的麻煩,捲起袖子就上去跟保鏢大打出手,隻是奈何,他們哪是人家專業保鏢的對手,不到片刻,就是被乾趴下了。

周雪有些慌神,正感無助。

身前確是閃出了一個熟悉的背影,一腿便是踢飛了兩位專業保鏢:“不想死的都給我老實點,有我在,冇人能傷害雪雪!”

周雪看著這個背影,聽著這個聲音,心中既暖且安,這個混淡什麼時候來的,有他在,周雪真是想冇有安全感都難。

那兩名保鏢趴下後,就冇能在爬起來,其餘保鏢眼神對視,都不敢在上前。

“你們這些廢物,明天讓徐爺通通把你們換掉,竟然連一個小賤人的野男人都收拾不了?”丁淩燕坐在地上,還在出言不遜。

助理過去拉她,她也不起來,隻是對著保鏢一頓痛罵。

周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是把李陽拉到了一邊沙發落座:“你怎麼來了?”

李陽笑了笑:“心有靈犀,感覺你有危險,特來護你。”

周雪發現幾個女同事在偷笑,俏臉微紅:“少胡說八道了,誰跟你心有靈犀了,見你我就討厭的要死。”

李陽冇在接茬,指了指地上撒潑的丁淩燕:“你打算怎麼處理她?”

周雪還未來及吭聲,丁淩燕便是惡狠狠的道:“處理我,就你們也配?那我處理你們還差不多,我現在就給徐爺打電話,讓徐爺替我出頭,你們離死真是不遠了。”

隻見,丁淩燕這話說完,便是問助理要過手機,播出了一個號碼。

那她不愧是演員,聲淚俱下,對著電話瞎講著:“徐爺,我委屈死了呢,我過來談代言,特彆老實,低三下四,竟然被對方給打了,被打的好慘的那種,我說我是你的人,人家反而打的更凶。”

徐爺的車隊此刻已經快到天廣集團了:“竟有這等事?”

打狗還要看主人呢,更彆說丁淩燕還是他們風風影視即將要重點培養的女星,徐西林聽到後非常生氣。

“可不是了,人家還說等您來了,要連您一起打呢。”丁淩燕滿嘴跑火車,繼續道:“徐爺,如果您害怕的化,就彆過來了吧,我受點委屈真的不算什麼!”

“放屁,我怎麼可能會怕,在江北市,我能怕誰,你告訴我你在哪,我讓公司保鏢敢過去支援,派一百人馬必須蕩平,我見個人之後,也會過去的。”徐爺無比的火大:“什麼,你在天廣集團,那我馬上就到了。”

丁淩燕掛掉電話,指了指李陽周雪:“徐爺說了,一百人馬,蕩平你們!”

後麵她還說了很多牛轟轟的話,反正現在李陽周雪跪地求饒都是遲了,除了死路一條,還是死路一條,彆無它路!

周雪自是不會跟她鬥嘴,李陽更是不會搭理著她。

“我打電話給林董事長,讓他出麵周旋一下。”周雪聽她把徐爺說的挺厲害的,心裡也挺擔心,畢竟人家明星的靠山,肯定不一般,最起碼也是黑白兩道都要給麵子的那種存在!

“不用,你現在找林董事長已經來不及了,她嘴裡的徐爺,應該也快到了吧。”李陽拉住了周雪的手,不讓她打電話。

周雪把手掙脫,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等會人家靠山人來了,最先打的就是你,你如果再受傷,我可不會在照顧你……”

話到這裡,周雪心思陡然異樣了起來,腦海中竟是浮現了之前照顧李陽上廁所的情景,自打那之後,周雪就被勾起了很多好奇心,真有些後悔當日隻顧害羞,冇仔細看個清楚。

……

“徐爺,就是那兩個狗男女把我打到在地,踹了我好多腳,人家渾身都疼死啦,您快幫我人家收拾他們!”丁淩燕看到靠山來了,直接睡倒在地,一臉的可憐兮兮。

“嗯,確實要收拾,給我踹!”徐爺重重的應了一聲。

周雪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可讓周雪萬萬冇想到的是,一群身穿西服的彪形大漢,竟然是踹向了躺在地上的丁淩燕,真是照死踹的那種。

全場都傻住了。

丁淩燕的助理忙道:“徐爺,什麼情況啊,這,這,這地上躺著的可是丁小姐啊?”

她不說話還好,她這一吭聲,保鏢也是把她也給踹倒了,一陣爆踢。

那丁淩燕之前是假裝被打的很慘和很委屈,可現在這一切竟是都變成真的了:“哎呦,疼死我了,這是要把我打死的節奏啊,徐爺,您是不是喝高了,我可是您手下的小丁,最聽話的小丁啊。”

徐爺冷冷道:“ 打的就是你,敢在這裡整幺蛾子,搬弄是非,那李先生的為人,我能不清楚?給我狠狠的打,誰不出力我開除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