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九聲鐘響,全派徹查!

足足過了半日,疼痛才稍有緩解,而此刻的李陽已經是是冷汗打濕了後背,臉色蒼白如紙。

這龍虎丹貴為日月派至寶,怎麼吃了冇任何好處,反而疼痛難忍?

李陽百思不得其解,眼見日落西山,便是背起材木,返回奴仆房。

後山離奴仆房路程頗遠,加上負重兩千斤,因為李陽行進緩慢,等回到奴仆房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奴仆們正在進餐,啃著窩窩頭,狼吞虎嚥,男奴仆做的都是體力活,食量大情理之中,隔壁院子住的女奴仆,活計倒是相對輕鬆,隻是確比男子更加的悲慘。

因為日月派乃至天武大陸的男子都不會把女仆的尊嚴當回事,她們不僅要乾一些低三下四的活計,還是可以任意被鞭打的一件物品,如果長的好看,那就更淒慘了,會麵臨無限的侵淩於侮辱。

眾人望著揹負重材,身形筆直的李陽,不由皆是一怔。

“他這背了這多木材,怎麼跟冇事人似的?”

“好大的力氣,天身神力啊,難怪前日獵殺場他能在內門大人的射殺下逃生。”

“我本來隻以為是他是運氣好,現在看來還是真有實力的。”

人群七嘴八舌,紛紛議論著。

管事趙廣俊,獨自一桌,喝酒吃肉,聽到議論,眼睛下意識的向李陽掃了過去,不由也是一怔,足足沉默了半分鐘,纔是起身朝李陽走了過去。

“你就這樣揹回來的,後山到奴仆房可有二十裡山路!”趙廣俊滿是不可置信的問道。

“對。”

李陽淡淡迴應,並非惜字如金,而是怕言多有失,又換來趙廣俊的鞭打。

“有把子力氣,隻是我要求的是兩千斤材木,你若是完不成,我還得拿鞭子招呼你。” 趙廣俊陰著臉,吩咐道:“你們兩個把磅秤搬過來,立刻稱重,差一斤一鞭子。”

從冇有奴仆能在一天內完成兩千斤的砍材任務,另外他也不信李陽能負重兩千斤,行走山路二十公裡。

他定下這砍材量便是要為難李陽的,自然要較真,仔細稱量。

李陽待磅秤搬至近前,便將身上綁好的材木放到了磅秤上,現有的秤砣無法完成稱重,連續上了三次秤砣這才完成。

“差多少,報數。”趙廣俊取下腰間的鞭子,躍躍欲試。

“管事,重量是,是……兩千三百斤。”中年奴仆據實說道。

啥?

趙廣俊先是一愣,隨著快速看向了磅秤,當看清楚後,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背起兩千三百斤的柴木或許不算什麼,但是負重兩千三百斤行走二十裡山路,這便太厲害了,他執掌奴仆房數年,也冇碰到過這樣有力氣的。

不僅冇有差重量,還超重了,這讓他隻能悻悻的把鞭子收回到腰間,說道:“既然完成了,我就不打你了。”

冇有理由便責罰奴仆,這不利於管製,儘管下奴卑賤,但是為了便於管理,還是要遵循一些基本的獎懲製度的。

“謝管事。”

李陽麵無表情,淡淡說道。

“能者多勞,明天給你加量,四千斤材木,若是完不成,休怪我鞭下無情。”趙廣俊厲聲說道,心裡發出一陣冷笑,他要刁難一個奴仆,那便太容易了。

“我明白了,我一定竭儘全力。”

李陽小心翼翼的應對。

“去吃飯吧。”

趙廣俊不耐煩的打發著,話音落下,就再也懶得看李陽一眼。

李陽本想隨便找個桌子坐下,確見劉峰用力向他揮手,便是坐了過去,抓起一個窩窩頭,便是啃了起來。

“大哥哥,我今天特地打聽了,後山野獸甚多,你可要小心,千萬彆深入。”劉峰小聲說道。

“放心。”

李陽笑嗬嗬的道。

劉峰年齡不大,隻有十四歲,加上劉峰又對他特彆關心,這讓他本能的對劉峰有著好感。

驀的,鐘聲響動,一連九聲,聲震山野。

“九聲鐘響,這可是最高級彆的召集令,掌門在召集長老,堂主,執事,內外門弟子全部集合!”

“肯定出大事了!”

“反正跟我們沒關係,繼續吃飯。”

桌子上的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李陽原本也冇當回事,但很快便有外門執事丁寒秋,領著一隊外門弟子闖了進來:“所有奴仆過來集合,接受檢查,進去幾個人挨著房間給我仔細搜。”

難道丟東西了?

奴仆們紛紛緊張了起來,迅速站好了隊。

“丁執事,敢問這是怎麼了?”趙廣俊湊過來問道,微微弓著身子,態度十分的恭敬。

“龍虎丹丟了,掌門震怒,下令徹查,不過你也彆怕,龍虎丹是大長老親自保管的,你們這些奴仆也接觸不到,我過來純粹就是走個過場。”丁寒秋淡淡說道。

李陽聽到這裡,不由麵色一變,但很快便也是釋然,龍虎丹已經被他吞服入腹,自是不可能被人查到。

“雙手舉起。”

外門黑衣弟子,冷冷的道。

由於李陽在邊上第一個位置,便被第一個搜查,隻是簡單的搜身,很快便過。

院子中間,趙廣俊又是說道:“丁執事,我派丹藥眾多,丟了一枚龍虎丹,怎麼會惹得掌門震怒?”

“你一個奴仆房的管事,懂什麼?”

“龍虎丹是我派的至寶,傳承千年,隻此一枚。”

“這龍虎丹可以淬鍊根骨,洗毛伐髓,哪怕向你這樣的廢物服用下去,修為根骨也可暴漲,行了彆打聽了,問來問去的,我給你臉了嗎?”

丁寒秋話到最後明顯不耐煩了起來。

“小的這就閉嘴,丁執事息怒。”

趙廣俊渾身一顫,惶恐不已,他這奴仆房的管事隻能欺壓欺壓奴仆,彆說執事了,就是普通的外門弟子他也招惹不起。

淬鍊根骨,洗毛伐髓,修為暴漲?

全部扯淡!

李陽心裡暗暗說道,尼瑪,他可是吞下龍骨丹的,除了疼彆無任何好處,直到現在心臟還隱隱作疼著。

“稟告執事,冇有任何發現。”

“走。”

丁寒秋領人便走,繼續彆處搜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