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龍虎丹的來曆!

內門有七峰,位於中間的山峰海拔最高,好似利劍插入雲霄,瑞氣祥雲繚繞,大棚山鳥飛躍,中峰為日月派的核心重地,號稱天武大陸永不墜落的七沙峰。

山體上修建有無數渾宏宮殿,雕梁刻畫,綿長的石階蜿蜒而上,大氣不已。

正殿。

掌門人方天罡高高在上,居中而坐,下首兩列不是長老便是堂主,各各氣息強大。

“掌門,四處都搜尋不到,這事情有些蹊蹺啊?”

“罷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我派洗毛伐髓,淬鍊體製的丹藥甚多,龍虎丹丟了便也丟了。”

“你懂什麼,龍虎丹怎麼可能是那些粗坯的普通丹藥可比,當然,我也不知這龍虎丹的來曆於真正功效。”

“你不知道,你跟我費什麼話?”

日月派的長老們先後說道,更有兩位言語起了衝突。

掌門方天罡,麵色一沉:“你們貴為長老,在這裡爭吵,成何體統?”

立馬,全場安靜,靜若寒蟬。

“龍虎丹遺失一事,必須追查到底,我現在便你們介紹介紹這龍虎丹,要說這龍虎丹就得從千年前的獸神之亂說起。”

“一千年前,我天武大陸強族鼎力,分彆為天族,月族,獸族,於夜族,當年獸族誕生神級強者,率領本部征戰四方,殺的天,月,夜三族,連連潰敗,後來三族設下天機大陣,纔將獸神斬殺,那戰以後,首族退居西域,月族,夜族由於損傷太大,也歸順了天族,天族便是現在天武大陸的皇室,而月夜二族也位列四大家族之列。”

“這四強族都是有血脈傳承的超級武者,獸神隕落後,獸神之心被煉製成了丹藥,丹藥名為龍虎丹。”

“在那個時期,我日月派是與四強族並列的至高存在,也參與了圍殺獸神,我派死傷過萬,根基動搖,祖師爺謝絕了天族封賞,隻是索要了這龍虎丹。”

方天罡語速不急不緩,眼神似在追憶崢嶸。

什麼?

眾長老堂主全部臉色一變,照掌門這樣說,這龍虎丹便太寶貴了,武神級強者,那已經由武入道,堪比人間神祗了,神祗的心臟煉製,這,這,這……

“掌門,我有些糊塗了,這龍虎膽如此寶貴,為何開山祖師,於曆代掌門都不服用呢?”二長老皺著眉頭,不解說道。

“因為服用的風險太大,開山祖業得到龍虎丹後,既是想要服用,恢複內傷,突破修為晉升武神,可經過反覆研究後,開山祖師發現,這龍虎丹很邪性,冇有獸族血脈,十有**會爆體而亡,再便是獸神心臟很可能殘留了獸神的一絲神念,獸神是有奪舍,複活的可能的。”

方天罡歎了口氣,“還是天族精明啊,最終祖師爺才明白,為什麼天族會願意把龍虎丹分給他。”

“**的,天族這不是明擺著坑我們嗎?”

“可惡的天族,簡直該殺。”

“天族就是狡猾,最不可信。”

一眾長老皆然暴怒,冷冷說道。

“天族強盛,已為我天武大陸之主,以後這種話切莫在說,以免給我派帶來滅頂之災。”方天罡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

“是,掌門。”

長老堂主齊聲回話,恭敬不已。

“掌門,老朽有罪,老朽負責保管龍虎丹,現在龍虎丹遺失,我甘願受罰。”大長老袁破軍驀的上前一步說道。

“師叔嚴重了。”

方天罡先是笑著安撫,然後站起,響聲道:“繼續追查龍虎丹失竊一事,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他雖著急上火,確也不好處置袁破軍,一來袁破軍輩分高,是他的師叔,在便是袁破軍在日月派也很有威望,哪怕是他也不能輕易得罪。

往後的幾天裡,李陽每日早出晚歸,砍材度日,雖然他身體並無改變,但還是莫名對龍虎丹抱有一定的期待。

因為,全派依舊在徹查,就連內門弟子,都挨個被傳到了刑堂問話,種種細節,都可體現出龍虎丹的寶貴。

當晚,李陽剛剛砍材歸來,便是被趙廣俊攔住了。

“李陽,你今天冇完成任務吧?”趙廣俊瞥了一眼李陽身上的材木,陰著臉道。

“肯定完成了。”李陽側身卸材,淡淡應聲。

“狗奴仆,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跟我睜著眼睛說瞎話,你帶回來的材木最多一千斤,我今天給你定的任務可是一萬斤。”趙廣俊眼睛一瞪,怒聲說道。

最近幾天,他每天都會給李陽加量,眼見李陽每天都會完成,便在今日發了狠,直接給李陽加到一萬斤。

“管事大人,先前我已經足額交材萬斤,由於時間太早,我便又去了一趟後山。”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表麵是稱述事實,實則就是綿裡藏針,在刺激趙廣俊呢,在刁難他又怎樣,一萬斤又算個屁!

“你說交足就交足了?我怎麼那麼愛信啊,一萬斤,你**的怎麼砍的了又背的回來?”趙廣俊先是嗤之以鼻,隨著把目光投向老嫗,“張婆婆,李陽今天交了多少材木?”

“先前已交一萬兩千斤,現在帶回來的,我要稱重後,才能稟告您。”老嫗道。

呃?

趙廣俊聞言,膛目結舌,滿臉的不可思議,這個李陽真是個狠人啊,一萬斤材,說砍就給砍回來了。

“趙廣事,您現在信了嗎?”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滾。”

趙廣俊不耐煩的揮手,心裡真是有些喪氣。

“李陽,你真是好樣的。”

“哈哈,瞧管事那張鐵青的臉,我就痛快。”

奴仆們在房間裡圍著李陽,興奮不已。

“哥幾個拿去分了吧。”

李陽咧嘴一笑,從懷裡掏出半隻烤熟的野兔。

“謝謝陽哥,謝謝陽哥。”

眾奴仆連連道謝,欣喜之至。

多日的相處,也讓李陽於室友逐漸熟路了起來,彼此關係雖然談不上多好,確比以前融洽多了。

“劉峰呢?”李陽掃了一眼全場,詫異說道。

“劉峰好像出事了,他給外門弟子送餐,不知怎麼回事就得罪了外門排位第九的楚喬兒。”

“應該是被扣住,捱打呢。”

“哎,這對我們奴仆來說,太平常不過了,陽哥你也彆擔心,應該不會被打死的。”

奴仆們七嘴八舌的說道。

李陽聽的心頭酸澀,真是為他們感到可悲,被打在他們看來已經成為家常便飯,但轉念一想又有些理解了,天武大陸弱肉強食,奴仆卑賤如螻蟻,想要活命,隻能謹小慎微,小心斥候,不能有任何的反抗。

他雖著急掛念,但也冇有任何辦法,因為他隻是一個奴仆,是冇資格走進外院的,另外就算去了,也不可能從外門大院把劉峰救走。

糟糕,心臟又疼了。

這該死的龍虎丹,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陽驀的額頭滿是冷汗,身子都抽搐了起來,最近他心臟都冇有疼過,可今天竟然又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