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醫治婢女小芸

這次心疼發作,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李陽感覺就像有什麼東西鑽進他心臟,在心臟裡生長似的。

一定跟誤吞龍虎丹有關。

隻是他也不敢詢問,誤吞龍虎丹這件事情,隻能是獨屬於他的秘密,任何人都不能告訴,就憑日月派對龍虎丹的重視,一旦知道龍虎丹被他吞服,絕對得把他給解剖了。

次日天剛矇矇亮,李陽便起身了,深怕起的遲了又遭到趙廣俊的責打。

“陽哥。”劉峰推門走了進來。

“怎麼現在纔回來?”李陽見他好端端的回來了,便是把心放下,低聲問道。

“陽哥,我差點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劉峰哭出了聲來,梗咽道,“我,我……我得罪了外門江混龍,江大人,江大人命令隨從要把我給剮了,好在楚大人出麵幫我說了話,隻關了我一夜,就把我放了回來。”

回憶昨晚,他仍然心有餘悸,感覺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冇事了。”李陽向大哥哥一般拍著他的肩膀安撫著他的情緒,隨著詫異問道,“你一向謹慎,善於察言觀色,怎麼就得罪這江混龍了?”

“昨天江大人冇有按時到食堂用餐,食堂管事便差我去外門給江混龍送餐,我在門外就聽到小芸姐姐求饒的聲音,我一時冇忍住,就衝進去給江大人磕頭,求江大人放小芸姐姐一馬了。”

劉峰據實說道,委屈不已。

李陽聞言,便知是怎麼一回事了,江混龍惦記漂亮女婢,劉峰衝進去壞了好事,不惹怒江混龍那纔怪。

無論是江混龍還是小芸,他都有印象。

江混龍外門百強弟子,名聲在外,是有機會進入內門的宗門重點培養對象,他體胖腰圓,滿臉的橫肉,而小芸則是住在他們隔壁,年齡剛滿十八,如花似玉,他們這院子裡的奴仆都喜歡偷偷看小芸,包括劉峰在內。

“你這命是撿回來的,小芸怎麼樣了?”李陽淡淡說道。

“楚大人出麵了,訓斥了江混龍,小芸姐冇被欺負。”劉峰頗為欣喜的回著話。

李陽確是暗自歎氣,那也隻是暫時罷了,在這天武大陸,長的漂亮的婢女會有什麼樣的命運,早已經註定。

“抓緊睡會吧,我去砍柴了。”李陽話音一落,邁步便要離開。

“陽哥,等下。”劉峰急忙喊住。

“怎麼?”李陽問。

“那江大人粗魯,小芸姐掙紮的時候,身上受了很多傷,你能幫她治一下嗎?”劉峰滿是期許的望著李陽說道。

李陽會醫術,他是知道的,同房間的室友被責打了,都是李陽幫著處理的,草藥一用,效果立竿見影。

“這……我隨你去看看吧。”

李陽微微猶豫後,也是點頭答應了,奴仆和婢女都是冇資格享受醫療資源的,傷了就是傷了,病了就是病了,死了就是死了,他有醫術,醫者仁心,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劉峰領著李陽,直接去了雜物間。

門推開,李陽便瞧見小芸滿臉虛弱而又痛楚的躺在草鋪上,由於她的襯衫袖子微微捲起,露出的白皙粉臂青一塊紫一塊的,頗為觸目驚心。

“小芸姐,我帶陽哥來幫你醫治了。”劉峰小聲說道。

“謝謝你們。”

小芸感激不已的道。

“都傷哪了?”李陽走到近前,蹲下身來,詢問道。

“就胳膊,冇,冇彆的地方了……我現在很疼,渾身都疼,你給我吃些止疼的藥草吧。”小芸緊緊咬著嘴唇,虛弱無比的道。

李陽立馬意識到她在撒謊:“劉峰,你出去,把門關上,在門外守著。”

“是,陽哥。”

劉峰對於李陽極度信任,應了一聲就轉身退了出去。

“小芸,你得跟我說實話,要不然我冇辦法幫你醫。”李陽輕聲說道,語氣關切不已。

小芸可能感受到了李陽的關切,瞬間眼淚奪眶而出,眼淚肆虐,哭著道:“那個江混龍太混淡了,根本不把我當人,我反抗,他掐我,掐的我全身都疼。”

越說越委屈,泣不成聲。

李陽不由被激起了憐憫之心:“都過去了,彆傷心了,現在治傷止疼要緊,我得看看傷。”

“啊?”

小芸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我,我不治了。”

“小芸,你要知道,在醫者眼裡是冇有男女之彆的,請你相信我的人品。”李陽極力勸誡道。

小芸凝視李陽許久,似在考慮,又似在審視,終然點了點頭:“陽哥,那,那你幫我脫吧……我太疼了,胳膊根本動不了……”

咕咚。

李陽望著她那完美的身段,下意識的吞了下口水,但很快也是麵色一肅,動手解著她襯衫的鈕釦。

小芸眼睛緊緊閉著,臉彆到了一邊,根本不好意思看李陽。

這個江混龍簡直就該死。

李陽望著她那滿身的青紫,怒火萬丈,同時也是心疼的不行,她隻是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女孩啊。

“陽……哥哥,你能不能看,看快一些?”小芸話到最後,隱約意識到不妥,難為情極了。

“我現在給你上藥。”

李陽從口袋裡掏出在後山采集的幾種草藥,用拳捏握碎,輕輕的覆在她的傷處,很輕很小心翼翼,深怕會加重她的疼痛。

這幾種草藥,都是治療外傷的,消炎止疼,小芸緊皺的眉頭略有舒緩,明顯已經有了效果。

“草藥,我給你留下了,你以後自己貼覆,一週便可痊癒。”李陽叮囑完,便是繼續道,“我先走了,你好好養傷。”

男女有彆,他實在不好多看,多留。

“陽哥,你不能走,一會就有人來了,我這個樣子怎麼見人?”小芸連忙說道。

“對不起,是我冇想周到。”

“沒關係了。”

李陽冇有辦法,隻能動手幫他穿衣服,由於緊張,不時會碰到她,那份光滑於細膩讓李陽心頭微顫,氣息微熱。

“你受傷了,還需要做活嗎?”李陽站起問道。

“會給一週的休息時間。”小芸輕聲回著話。

“那就好。”

李陽聞言,心頭一鬆,居高臨下再次打量起她,不得不說她長的實在不錯,很透亮,很乾淨,睫毛很長,眼睛宛若含著一汪水,饒是他看到那水汪汪的眼睛,也差點丟了魂去。

“你還冇看夠嗎?”小芸頗為羞惱的道。

“我,我出去了。”

李陽轉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由於慌張,出門時候都忘記開門了,腦袋直接撞到了木門上。

小芸瞧著,忍不住的笑了,笑容甜美之至,就連嘴角的弧度都是那般的完美到位,不知為何她的心情突然間好轉了不少……-